<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打断腿
    田叶叶的心理还是如同我想的一样,因为未经过多少挫折,所以根本就没有发育成熟。

     在我卖力的表演完之后,田叶叶已经对金钱深信不疑,她相信,只有钱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田叶叶跟王明的关系越走越近,即便她走路的形态越来越不自然。

     我想这也许就是憎恨的力量,田叶叶靠着心里的那份憎恨支撑着自己。这个女人做梦都应该在想,要怎么样把我彻底击垮,要怎样才能一生一世的把我踩在脚下,让我只能恨她,却拿她半点办法都没有。

     可是田叶叶越是跟王明厮混在一起,我心里就越是高兴。因为让她变成王明的新宠,这才是我最终的目的。

     这些日子里,因为王明天天跟田叶叶沉浸在一起,也就不怎么关注我。

     其实我心里早就策划好了一个逃跑的计划,只是直到现在才有机会实施。

     现在我卡里的钱,已经有了数百万,这些都是挥金如土的王明给我的,只要我跑的足够远,那么带着这笔钱隐姓埋名之后,王明这辈子就再也不可能再找到我。

     我小心翼翼的收拾好行李,不仅背着王明在网上订好了机票,我还花钱雇人给我去办护照。

     接下来的几天,便是焦急的等待,只要等到机票跟证件到手,我就可以立马摆脱这个伤痕累累的城市,去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过上自己的安稳日子。

     几天之后,我终于拿到了自己的机票。即便这张机票的终点是太平洋的另一边,而我是个在农村刚上完小学,自己连英语都不会说的人。

     但我依然不后悔,因为那些东西,跟在深夏的日子比起来,简直就不值一提。

     我兴冲冲的出门,想吃顿好吃的好好庆祝一下。

     但是老天,仿佛又跟我开了一巨大的玩笑。

     我低着头走到门口,就被迎面匆匆走来的一个少年撞了一下。

     “啊,好疼。”我身上本来就有伤,再加上他这么一撞,后背的伤口仿佛又裂开了,疼得我直咬牙。

     “对不起。”男人赶忙过来扶我。

     只是当我缓缓把头抬起来,跟他四目相对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同时石化了。

     我不停的问自己,为什么世界会这么小,为什么自己会在这座豪华的海景别墅,遇到阔别已久的王峰!

     “怎么是你?”久别重逢,我心里千愁万绪,喉咙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是你?”王峰跟我说着同样的话,但是他明显要比我更加吃惊。

     我们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对方:“你来这里干什么?”

     王峰问的我不好意思,我拉着他的胳膊,迅速转移话题:“你还没吃饭吧,我也饿了,陪我先去吃顿饭好吗?”

     “嗯。”王峰似乎也有几分尴尬,顺着台阶就下来了。

     我带王峰去了深夏市最好的馆子,点了他们最贵的菜,要了他们最贵的酒。

     “卢丹,”王峰有些羞涩的看着我,“你还是别点这么多了,我现在,没这么钱~~”

     我扑哧一下笑了出来:“没让你请客,看把你吓得,这顿我请你的。”

     “你现在,怎么会这么有钱?”王峰接着问我。

     “这个,”我眼睛转了一下,“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吃完之后,王峰继续追问我:“为什么你会在那座别墅里?”

     “你不是也要过去?”我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过去是找我爸的,”提起“爸”这个字眼,王峰就一脸的羞愧,特意把音调拉的很低很低。

     “爸?”因为这个字对我而言,实在是太敏感了,所以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嗓音,几乎大声的喊了出来。

     王峰姓王,王明也姓王。

     以前我只知道王峰是个富二代,家里要比乡村出身的谢子聪有钱的多。而那座海景别墅里,唯一称得上是有钱人的,也就只有王明一个人。

     谢子聪接下来的回答,验证了我的猜测,王明,果然就是这个男人的亲爹。

     “可是你卖车的时候,你爸爸不是在国外吗?”我急忙问他,内心里还存在着最后的一丝渴望,就是谢子聪刚才说的不是真的,我所猜测的全都是错的。

     “当时我也以为我爸在国外,”王峰顿了顿,原来这其中,还夹杂着这么一段故事。

     当时王明确实跟自己老婆去国外了,但是因为飞机在落地时出了事,王明的老婆死于那场意外,于是王明立马就从国外飞了回来。

     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难过,王明假装出跟老婆在国外的样子,实际上,他当时就已经在深夏了。

     听完这番话,我真的恨不得自己一头撞在墙上。

     我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这么不幸。一生中遇到的这些男人,为什么全都这么狗血。

     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回到那座别墅了,于是我谎称是去那个别墅拿点东西,现在该回家了,就跟王峰分道扬镳。

     王峰要送我,被我毅然决然的拒绝,因为我根本没有脸面再面对他,即便他曾经悄无声息的把我抛弃,跟这件事情比起来,我也觉得是自己对不起他多一点。

     而王峰这次回家的目的,其实也很简单。

     他当初离我而去的时候,就是因为受不了苦日子,所以找他爸当面认错,说是自己在外面被女人蛊惑了心智,才会做出那样的错事,以后再也不会干出同样的事情。

     他爸给了他几十万,说他年纪也小了,是该自己学会去外面赚些钱了。

     这一次,就是王峰在外面把几十万打了水漂,再一次落魄的回家,又像狗一样,想对他爸摇尾乞怜。

     跟王峰分别之后,我已经不再去想那些事情。

     我走到海边,大口大口的呼着气,只是希望能够放空自己,让自己的大脑什么也不要去想。

     入夜的时候,海风逐渐大了起来,涨潮之后,潮水像是完全变了一副脾气,死命的往沙滩上拍打。

     我默默的往海里走了两步,直到海水没过我的膝盖,弄湿我的裤子跟鞋子,在冰冷的夜晚,顿觉寒气刺骨。

     “不如,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吧!”

     我的心里,冒出了这样的一个声音,只要继续往里走,很快海水就会冒过我的鼻腔,盖过我的头顶。

     到时候,我就会悄然的消失在这无垠的海里,再也不用去想任何头疼的事情,更不用去面对冰冷的现实。

     我继续往前走着,一步一步。

     潮水拍打着我的咽喉,时不时就会冲进我的嘴里,咸咸的,带着腥味,很不好受。

     “卢丹,你给我站住!”

     后边突然有人在大声喊我,我转过身去,只见十几个人整整齐齐的站成一排,全部西装革履,手里拿着手电筒,强烈的光线刺得我一时间睁不开眼。

     “把她给我拉上来!”

     王明一声令下,十几个男人纷纷冲了过来,把我像是抗麻袋一样的扛在肩头,很快就把我带到了王明面前。

     “妈的,臭婊子!”王明瞪着我,一巴掌甩在我脸上,“要不是我儿子今天问我,卢丹怎么会在这里,我他妈现在还被你蒙在鼓里!”

     王明很生气,狂怒的他让人把我扔到沙滩上,自己直接用脚在我的身上踩,嘴里还一直重复着草泥马的。

     我快要被打死了,王明总算是罢手了。

     我被他的手下扔进了车里,带回了海景别墅。

     客厅里,王峰也在地上跪着,很明显,他也是被打过的。

     浑身是血的我,被扔到了王峰身边。

     王峰看到我的时候,几乎都要恨死我了,他懊悔不已的问我:“卢丹,我特么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怎么会遇到你这样的烂货!”

     “你没造孽,都是我造的孽。”我声音微弱的回他,“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们男人永远没有错。”

     “王峰,老子的几百万的车,被你这个败家子卖了三十万,老子不跟你计较,但我真的没想到,你会跟这个女人有一腿!”

     “爸,你听我解释!”

     王峰刚吼出一句,王明就让人一脚把他踹倒了。

     “他妈的,这个女人说白了,就是个校鸡,你他妈的为了她,不惜败光家产,如果我当时没能及时阻止你,为了私奔,你是不是打算连咱家市区中心的房子都给卖了!”

     “爸,对不起,我错了。”王峰被打的瑟瑟发抖,一个劲的给他爸磕头认错。

     我对这两个男人,已经彻底失望透顶。

     一个利欲熏心,一个贱到了骨子里。

     那天夜里,王明没有放过我,他让人活生生的打断了我一条腿,然后让我从海景别墅带着血爬了出去,是死是活,听天由命。

     我爬到门口,脑袋晕晕乎乎的,身体已经全部透支。

     王明担心我死在门口,坏了房子的风水,就让人提着我的腿,又把我往前拖行了一段路,丢在了一个垃圾桶旁边。

     我倒在地上,衣服全都被磨破了,皮也被粗糙的路面擦出了血,痛苦至极,很快就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