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颁奖典礼(上)
    网络文学论坛上的一些网友吵的不可开交,而张扬呢?还在吭哧吭哧的码字。

     把琅琊榜的第八十章写完,张扬伸了个懒腰:“我去,已经快一点了,肚子好饿啊”看到电脑右下角显示的时间,张扬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从凳子上起来,张扬来到厨房准备下碗面填填肚子,刚在锅里加上水打燃火,“叮铃铃”房间里的手机响了。

     回到房间拿起手机一看,是薛致远打来的:“喂!薛叔叔我等下就去你家找你”张扬以为是薛致远打电话来催他。

     “你小子是不是又在博客上骂钟远航了?”谁知薛致远一开口就让他愣住了。

     张扬疑惑道:“没有啊,我这两天都没跟他有什么交集啊”。

     薛致远皱眉道:“难道你真跟文学协会的许主席是亲戚关系?”。

     张扬莫名道:“薛叔叔你说什么?我跟许主席是亲戚?怎么可能啊”。

     薛致远直接道:“你看看今天的成都日报吧!等会直接来单位找我就行”说完就挂了电话。

     张扬听着手机里传来的盲音还有点懵:“薛叔叔怎么会问文协的主席是不是我亲戚?”。

     把手机随手放在桌子上,张扬打开了成都日报的官网,看起今天刊登的新闻,越往下看眉头皱得越是厉害,这真的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整啊!

     ………………

     一家豪华餐厅的包厢里,钟远航正跟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聊着天。

     “老钟,这样搞会不会出事啊”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略带担忧道。

     钟远航嘴角一撇,都已经做了现在才来担忧会不会出事:“老郭放心吧,咱们又没有在报纸上明确的说出张扬就是靠许荣轩的关系获奖的,就算被许荣轩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中年男子仔细一想也是,报纸上只是说根据“知情人士”的透露,既然是知情人士那说得也不一定准确不是。

     想通了之后,中年男子自嘲的笑了笑:“看来是我自己神经紧绷了”。

     钟远航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这么说,小心点总是没错的”当然也只是安慰而已,如果被文协的人知道,先不说许荣轩会不会上报国家协会撤销钟远航副主席之位,单就是他故意抹黑自己上司这一条,就能让钟远航在文学界再无出头之日。

     虽然搞文学的私底下什么人都有,但你怎么也不能拿到明面上来,毕竟大家都要顾及自己的脸面不是。

     ………………

     看完新闻的张扬心里把钟远航骂了几百遍,这个老杂毛。

     看着评论区又变成混乱不堪的战场,支持他的和谩骂他的吵得难解难分,原先快涨到两万的粉丝又掉到了一万五,张扬感觉一阵头痛。

     自己该适当的做些反击了,张扬摸着下巴沉思道。

     “有了,今天晚上不是要参加颁奖典礼吗,自己到时候可以这么办”张扬一拍大腿恍然道。

     报纸上不是说他不是靠真材实料吗?那张扬就让那些怀疑他的人好好瞧瞧他的“真实水平”。

     打定主意的张扬继续写起了琅琊榜,反正现在才一点多,薛叔叔要五点才下班,自己去早了也只有干坐着,还不如在家多写两章呢。

     慢慢时间来到了四点,这时张扬已经快要把第八十五章写完了。

     看了眼时间张扬抓紧把八十五章写出来并检查了下错别字,匆匆发了出去。

     起身来到床边堆放衣服的柜子,好吧,除了校服张扬只有一件黑色的羽绒服,快速的套在身上。虽然今天太阳比较大,可他总不能穿件毛衣或者校服就去参加颁奖吧?而且冬天的太阳温度也不高,一件羽绒服外加一件毛衣也不会热。

     打整好了一切,张扬关掉电脑拿起手机就出了门。

     来到小区门口的车站,正好一辆公交车到站,张扬快步的上了车投过币之后,掏出手机一看已经快四点半了。

     好在路上不怎么堵车,二十多分钟后张扬在离薛致远单位不远的地方下车。

     刚刚到青少年杂志社的门口,薛致远的电话就来了。

     “喂,张扬你到了没?”薛致远浑厚的声音响起。

     “到了,我现在就在杂志社门口”张扬道。

     “嗯,就在那等我,我马上下来”薛志远道。

     把手机揣进兜里,张扬蹲在杂志社大门口前的台阶上。

     此时正是下班的时候,来来往往的人看到张扬都一阵指指点点。

     “这不是薛副总编的侄子吗?”

     “这就是那个靠关系获奖的张扬啊?”

     “不应该啊,我觉得他那首诗挺经典的啊,怎么会靠关系获奖呢”

     虽然他们差不多都听过或者看过张扬的那首现代诗,可是报纸上的新闻又让他们将信将疑,毕竟成都日报的可信度还是极高的。

     “诶,张扬?”这时赵磊从里面出来看到了张扬。

     张扬忙起身道:“赵叔叔,你也下班啦”。

     赵磊走到近前笑着道:“你小子来找你薛叔叔啊?”

     张扬道:“是啊,我在这等他”。

     点了点头,赵磊把头忽然凑到张扬耳边低声道:“我和羽馨都相信你是靠真材实料获奖的”。

     张扬本来被赵磊这个动作惊了一下,不过在听到赵磊说得话的时候他却很感动:“谢谢赵叔叔你们相信我”。

     赵磊往后移了一步,同时右手握成拳做了个鼓励的动作:“”加油”说完后又道了一声“我先回去了,再见”。

     张扬重重点了点头道:“我会的,赵叔叔再见”。

     想起赵羽馨那个小妮子张扬笑了笑,没想到她还记得自己,而且还这么相信自己。

     等了几分钟薛致远就出来了,带着张扬在附近找了一家餐厅吃饭。

     吃过晚饭已经是六点了,开着车薛致远带着张扬向着颁奖的地点行去。

     “照这样的情况来看,钟远航应该是个非常记仇的人,你自己多注意点”正在开车的钟远航叮嘱着张扬。

     “薛叔叔,他都这样污蔑我了,我怎么注意也没用啊”坐在副驾驶的张扬撇了撇嘴道。

     薛致远皱眉道:“他在报纸上不光污蔑了你,也污蔑了文协许主席,我想许主席肯定不会放过他的”说着转头看了看张扬继续道:“所以钟远航接下来这段时间应该没机会来针对你,到时候你自己在低调些就没事了”。

     低调些?被打了不还手张扬可做不到,就算现在他拿钟远航没办法,可也不代表他就能忍气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