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尸傀!螺旋宫殿里怪物的咆哮!
    掉落遗迹后,他们第一次点着了火把。广场上还有魔法球的绿光辉映,但是宫殿之内,就是漆黑一片了。他们仔细观察了下,甬道内有灯座,但是早已熄灭。

     狮身狼头的怪物石像和猴身蝙蝠头的怪物石像,如侍卫般立在甬道两旁。在初次见到这些石像时,卡特纳几人吓了一跳,浑身绷紧做出戒备。等了好一会儿,除了它们张开尖牙凶獠的恐怖表情外,并没有任何动作。卡特纳这才放松下来,对三人说:“应该是失能了的守卫傀儡。没有任何作用了。”

     众人这才继续前进。宫殿的制式很是奇怪。一条长长的甬道,大概有三四十米,接下来就是螺旋状的道路,密喀尔揣测整个宫殿似乎就如地球上的波板棒棒糖,这个宫殿的主人也真是恶趣味。

     在螺旋状的道路内测,隔不远的距离,就有一个小房间。卡特纳带着几人每一间都勘察过,但是在第一圈和第二圈的小房间,似乎都是仆役所居,所有的东西都是非常普通的用品,而且都朽坏了,零零总总,只找到了数百个几千年前的旧银币,如果当古董的话,倒也有百来个金币的收入。

     到了第二圈和第三圈的交界处,卡特纳叫停了三人,对佩斯说道:“佩斯先生,我估计从这里开始,就可能出现有价值的东西了。我想重申一下,虽然我的两个战友牺牲了……”他顿了顿,眼角有些抽搐,“但是我不希望取消他两的份额。在出去之后,他们理应得到的份额,都要送给他们的家里人。所以请原谅,我不会更改事先我们说好的协议。”

     这也算一个不通行的行规,有些冒险队里,队员之间感情寡薄,人死之后正好,少了一个分钱的人,最多给死者的家属一些小钱,作为慰抚金,也就仁至义尽了。而关系密切的冒险队,则会坚持既定的约定,能把死者的份额完完整整地交到遗属手里。

     佩斯并没有回答,能带着这么重的伤走到这里,也让人惊叹他的意志力——或者说对金钱财宝的渴望。卡特纳将自己身上最好的伤药给了他使用,他的脸色依然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得发青。他颤动着嘴唇,似乎想说,又不敢说。密喀尔在一旁狠狠地盯了他一眼,这一眼终于打消了他过度的贪婪:“好吧。但是如果有重要的物品,可以分配给他们,给他们以等值的财宝,不能将重要的物品分给他们。”

     “这是自然。”卡特纳点了点头,迈出了步伐。

     第三圈的第一个房间一被推开,四个人都皱起了眉头:数千年的污浊气体差点将他们的特制火把吹熄,而看清整个屋子的时候,一具趴在桌子旁的骸骨瞬间湮灭成了灰烬。

     这是他们来到遗迹见到的第一个“人”。

     卡特纳轻轻走了进去,差点止不住咳嗽出来。这个房间和之前的房间相比,至少宽敞了两倍有余,这是一个好兆头,说明此人在白骨宫殿中的地位至少比仆役要高。四周摆放的器具更是证明了这一点,那些都是林林总总的魔法实验器具。虽然已经没有了魔力的痕迹,但见多识广的卡特纳依然认了出来。

     “这是一个魔法师,至少是一个魔法学徒的房间。”他不回头地对三人说。闻得这话,除了依然哀戚的谭雅,密喀尔和佩斯都振奋了起来。

     三人搜索了一阵,除了几块死灵法师常用到的欧太晶石外,并无有价值的物品。这让佩斯颇为失望,那几块欧太晶石最多只值个四五百金币。

     卡特纳搜寻了一阵,发现没了继续搜索的价值,就准备出去,却看到密喀尔站在那堆骨灰旁,于是上前拍了拍他:“走吧,没有搜索的必要了。”

     密喀尔却并没动,而是看着那堆骨灰对他说:“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前两圈的房间,没有看到一具尸骸,到了这里,却发现了一具。而且还是死在了自己的屋子里,如果说连仆役都能逃走离开,他不应该还留在这。”

     卡特纳迟疑了一下,这点确实没有想到。思考了一阵,没有结果,还是决定离开:“我想接下来的房间或许可能揭开当初这里发生的事情。走吧。”

     接下来连着三个房间,都只是发现了一些普通的魔法物品,价值不大。也没有发现新的尸骸。就在他们即将搜索完第三圈,准备进入第四圈时,走在最前面的卡特纳,生生地停住了脚步。

     密喀尔他们马上围了上来,顺着卡特纳的目光向前看去,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

     甬道中间,一个趴着的,长着七条人腿,十三只人的手臂,臃肿不堪而又庞大异常的身躯,头部的位置有四个狰狞的人头,八只眼睛闭着,就那样静静地趴在那。

     “是尸傀!”卡特纳悄声惊呼道。

     尸傀,是死灵法师一贯喜欢的战士。他们用怨灵,人体,还有魔法晶石作为原料,经过不断地缝制,压制不同人体之间的排斥反应,做出最基本的尸傀,然后再注入强大的灵魂能量,激活尸傀里的怨灵,这样一只成熟的尸傀就诞生了。

     尸傀具有强大的力量,和天赋的几种死灵魔法,对魔法的抵抗力也是以出众著称。是死灵法师最核心的力量之一。

     这种尸傀,任何一个级别的死灵法师都可以制作。但是因为材料,手法,灵魂能量的差别,做出来的尸傀也是实力不一。基本上都要比制作者的等级低上至少一级左右。

     眼前的这具,如果是这个宫殿的主人所制作的话,并且它还有力量和意识,那在场的四人,只有永远留下了。

     “怎么办?我们退走?!”一直处在哀伤中的谭雅也被面前怪物的恐怖打醒了头脑,面对这样的怪物,她实在没有底气了,她最好的朋友已经丧生,现在最好的办法,只有立刻离开这里,离开佩斯的庄园,躲到熙熙攘攘的卡塔利城去,那样才会重新得到安全感。

     “等等,它为什么是趴下不动的?”密喀尔止住了她,悄声问卡特纳。

     卡特纳的精神高度集中,他甚至悄然调动了自己的灵魂能量,制造出一些灵魂波动。然而怪物却依然一动不动。

     “难道说,它和前面的石像怪一样,失去了能量?”他思索着,“但是尸傀失能的话,应该散裂成无数的尸块。为何它还是完整的?”

     想了许久,怪物似乎真的失能了,仅仅只是一堆腐肉在那里吓唬住冒险者们。卡特纳咬了咬牙,决定用最有效的方法试探一下。

     进攻!

     卡特纳使用的是长剑,疾冲之下,长剑飞舞如花,剑尖带起了一丝璀璨的银光,正是剑技“剑气连斩”!

     攻击的区域正是尸傀的头部。嘭嘭嘭!连续数声之后,卡特纳迅速闪到一旁,脸色在火把的照耀下,有了一丝阴影:

     尸傀的头部毫发无损!

     猛然,四个狰狞的人头睁开了双眼,八只惨白没有瞳仁的眼珠,死死地朝向躲在一旁的卡特纳!

     危险!

     密喀尔的身影如一阵烟一般冲了过来,短剑刺向了趴在地上的尸傀的一只脚,试图吸引它的注意力。

     然而已经晚了,就在密喀尔即将冲到时,尸傀已经猛地站了起来,向着卡特纳,十三个腐烂的拳头狠狠地砸向了他!

     卡特纳不愧是冒险队长,长期的战斗让他的选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并没有闪开,而是凌空跃起,长剑倒悬,在避开尸傀的攻击同时,向着它的一个眼珠刺去!

     佩斯早已躲开,谭雅虽然在恐惧之下压力巨大,仍然举起了手中的弓箭。

     卡特纳的长剑在电光火石间刺到了尸傀的一只眼上。惨白的眼珠顿时爆裂开来,腐浆四溅,它一声巨大的哀嚎,让整个宫殿似乎都在颤抖!

     “小心,别让它的尸水沾上!”一击得手后卡特拉飞快地后掠开,看到站在尸傀身后的密喀尔,立即提醒到。

     密喀尔听到这话,暗自叹息了一声:他不想在众人面前暴露真正的实力,所以只能乖乖地选择做一个假骑士。稳住心神,他看着高达四米的哀嚎着的尸傀,手中短剑改变了方向,朝着尸傀的身躯极速挥舞。

     等到短剑划到尸傀的身躯上,他才意识到自己的选择是多么愚蠢:他的卖力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给尸傀留下,反而吸引了它的注意。

     看上去臃肿不堪,却是极为灵活,它一个转身撞向密喀尔。幸好密喀尔在攻击之后立刻准备闪开,这才有足够的时间反应。他看到谭雅和卡特纳分别在甬道两端,只好转身撞进了第四圈的第一个房间。

     谭雅的箭也并没有效果。所有的箭枝都被它拨开了,不过倒是将它的注意力从密喀尔身上吸引了过来。看着庞大的怪物气势惊人地扑了过来,谭雅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卡特纳在另一头看着,顿时大急,这只尸傀现在看来,明摆着意识不清神智全无只靠本能:“谭雅!不要乱跑!我们轮流挑衅它!”一边大吼,一边再次冲了上来。

     密喀尔听到了卡特纳的方略,立刻做好了准备,在尸傀转身向着卡特纳去的时候,又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就这样三人从三个方向轮流挑衅着这只失去了神智的尸傀。然而他们三人虽然连续几个回合都没受伤,却开始感觉到了疲累,尸傀的身上除了卡特纳刺中眼珠的那一下,并没有其他的伤痕。

     谭雅最先感到不支:“队长,这样下去不行!我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卡特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此时密喀尔突然问道:“队长,尸傀是怎么制造出来的?”

     “用各种人体缝制出……”卡特纳回答到一半,顿时醒悟了过来,“你的意思是,缝合部分是他的弱点?!”

     密喀尔无奈:“我不知道啊!但是如果真是缝制出来,连接部位应该是最脆弱的!”

     卡特纳精神大振:“可以尝试一下!你们拖住它,我来试试!”

     密喀尔再一次地用短剑刺中了尸傀的一个脚趾,凶戾滔天的尸傀愤怒地下击,差点击中了密喀尔的脑袋,让他狼狈地翻滚着躲开。就在尸傀紧追不舍时,卡特纳的长剑已到!

     “锁龙斩!”

     应声之下,一只腐烂不堪的手臂,从尸傀身上断开,落下。

     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