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敢抢口令红包
    “一群牲口!”

     夏日炎炎,魏冲靠在椅子上,紧握着拳头,气得额头青筋暴起,恨不得砸了手机,无奈这手机是刚花几千块买的牌子货,舍不得。

     就在微信朋友圈,所有大学同学都在疯转一张群聊截图。

     魏冲:我爱白霓裳。

     潘宽:老魏威武。

     周燕:老魏威武。

     有周燕在,估计在第一时间,就将这张截图发给了白霓裳。

     魏冲再次将内容看了一遍,退出微信,点开通讯录,找到白霓裳,很想告诉她,哥只是抢了个口令红包,真的不是酒后表白。

     刚抢完红包,他就撤回了口令,结果还是被人截了图,拥有此等手速的人,只能是损友潘宽。

     更坑爹的是这个口令红包只有一分钱,正是潘宽发的,显然只为整他。

     正在想该先去教训潘宽,还是先跟白霓裳解释清楚时,手机响了,魏冲一看,就觉眼前一黑。

     电话是白霓裳打来的。

     前几天,在周燕的朋友圈里,魏冲看到过白霓裳的照片,白霓裳当年就是医学院的校花,如今更是出落得闭月羞花,各方面都不亚于当红的一线女明星。

     以她的条件,进入演艺圈,绝对能有一番作为,不过她出自中医世家,一门心思只想做个悬壶济世的女菩萨。

     这方面魏冲跟她有点像,魏家祖上代代都有人行医,到老爸魏峰,却只有魏冲一个独子,说是祖宗基业不能断在他这里,便联手老妈,数次上演自杀闹剧,逼得魏冲最终放弃警察梦,考进神州医学院中医系。

     所谓的祖宗基业,就是在老家的药房回春堂,变卖全部的家当,也换不来一套房,大学毕业后,魏冲就在回春堂坐堂,日子虽过得逍遥,但收入跟当年的同学们着实没法比。

     魏冲正想得心酸时,电话已经断了,这事必须说清楚,当即拨了过去。

     “魏冲,好久没联系,你还好吗?”电话被接通,传出白霓裳莺啭一般的声音。

     魏冲挪了挪身子,笑道:“霓裳,突然给我打电话,可是想我了?”

     “明明是你打过来的好不?”白霓裳向来是要强的性子,轻哼一声,转而道:“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跟你说。”

     魏冲一听来了精神,心想该不会是你也喜欢我,看我跟你表白,所以你也来跟我表白?

     够直爽,哥喜欢。

     白霓裳清了清嗓子,凝声道:“我们最近刚发现了一种病毒,拥有很强的传染性,目前尚未发现任何有效的药物,一旦传播开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魏冲听得一脸犯懵,叹道:“你跟我说这个干嘛?”

     “有一份病毒,已经邮寄给了你,我还有事,就先挂了。”白霓裳简单粗暴,说挂就挂。

     寄那么危险的病毒干嘛,还不如将你自己寄过来呢!

     嗡。

     有新的微信消息,只怕又是谁来取笑他,便将手机扔到桌子上,看都懒得看。

     谁知手机嗡嗡地振动个不停,气得魏冲一把抓起,看到是一条入群邀请。

     济公邀请你加入神仙恶搞群。

     济公?

     神仙恶搞群?

     绝对是一群神经病,必须拒绝,可怎么没有拒绝,也没有忽略,只有同意呢?

     而且好像只要他不同意,手机就会一直振动下去。

     既然如此,就先同意,若真遇到一群神经病,再退出也不迟。

     打定主意,点击同意,立马弹出一条系统消息。

     热烈欢迎新仙友入坑。

     入坑?不该是入群吗?

     济公:魏冲道友,敢问仙号?

     神经病,魏冲没有理会,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退群的地方。

     哪吒:新仙友好生羞涩,济公,这回该轮到你来发红包了吧?

     济公:正是。

     赤脚大仙:那还不麻溜点?

     济公:莫急莫急,且让和尚我想个好口令。

     毫无疑问,这就是一群疯子,但有红包抢,还算不错。

     魏冲调整好姿势,眼睛一眨不眨,如若抢不过一群疯子,那他以后也别在江湖上跟人切磋手速了。

     济公的口令红包,说来就来。

     魏冲根本不看口令,迅速点了两下,便将口令发送过去,对自己的手速极为满意。

     恭喜你抢到济公的伸腿瞪眼丸,已存入聚宝盆,可提取使用。

     伸腿瞪眼丸?

     魏冲彻底傻眼,头一回见到微信红包里装的不是钱。

     哪吒:魏冲上仙好胆识,请受哪吒一拜。

     济公:佩服佩服,早知上仙敢抢,和尚就多搓几颗。

     赤脚大仙:这群创建以来,还是第一次有仙友敢抢口令红包,魏冲上仙的魄力,叫人不得不服。

     魏冲看了心里觉得很舒服,这些神经病显然有着高超的拍马屁功夫。

     直到此刻,他才去翻看口令。

     我当与狗同眠嘴对嘴。

     魏冲看得一阵肉疼,当今口令红包很坑爹,这若被谁截图,传到亲朋间丢脸事小,影响找媳妇事大,必须马上撤回。

     摁住口令消息,别说撤回,就连删除和收藏等选项都没有。

     群里的那些疯子,你一言,我一语,看似在夸赞魏冲,渐渐地语境就变成了委婉的嘲讽。

     此刻他暂且不去计较,退出群聊,发现在微信钱包下,居然多了一个聚宝盆的选项。

     点开聚宝盆,就跟游戏里的背包一样,有不少的小方格,刚才抢到的那颗伸腿瞪眼丸,就躺在第一格,看着像颗丸药。

     在方格下方,有“提取”和“丢弃”的选项,魏冲一点提取,就见白光一闪,一颗指甲盖大小的药丸,出现在他面前,再看聚宝盆里,空空如也。

     魏冲使劲掐了自己一把,确定不是在做梦,才颤抖着抓住药丸,药丸灰黑,好似用泥做的,散着淡淡檀香。

     影视剧里,济公的伸腿瞪眼丸,包治百病,可医百伤,是济公从身上搓下来的污垢,这颗看着还真有点像。

     魏冲点进神仙恶搞群,询问那群疯子是不是真的神仙,结果被他们狠狠嘲笑一顿,都说魏冲敢抢这种口令红包,肯定是上仙中的翘楚,让他速速报上仙号。

     最后还说既然抢了口令红包,就得按照口令去做,否则将遭受极其恐怖的惩罚,就是神仙也吃不消。

     魏冲只是笑了笑,老子才没那么傻,绝对不会抱着狗咬着狗嘴睡一宿。

     倒是那颗伸腿瞪眼丸,值得好好研究,反正现在没有看病买药的人,当即来到他的小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