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野郎中
    尾随美女十里,这种经历,应该是很享受的。

     “老魏,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今天我撞鬼了。”潘宽喘着粗气,语气却极为兴奋。

     魏冲佯装不知,笑问道:“鬼长什么样?”

     “可漂亮了,那脸蛋,那身材……”潘宽找不到词汇来形容,转而道:“我拍了照片,你赶紧到医院来看吧。”

     “你发过来不就行了?”魏冲无语地道。

     “主要是我打娘胎里出来,就没进行过这么高强度的运动,着实累坏了,有个预约好的病人,你过来替我招待下,多谢了。”潘宽肉厚脸皮更厚,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回春堂里也没什么生意,何况魏冲很想了解那个口令红包的魔力,当即锁好门,前往长安医院。

     身为京城神州医学院的博士生,潘宽来到长安医院,直接拥有主任医师的待遇,在门诊拥有自己的办公室。

     魏冲来到办公室时,看到潘宽斜靠在椅子上,满脸通红,大汗淋漓,气喘得就跟三伏天拉车的老牛似的。

     “胖子,你再不减肥,将来生孩子都得请人代劳。”魏冲笑着调侃。

     “到时候请你不就行了?”潘宽猥琐地一笑,满脸肥肉堆积,颇为滑稽,起身时,周身的赘肉乱颤,惊天动地。

     他抓过自己的白大褂,扔给魏冲,道:“我先去冲个澡,回来再跟你分享美女。”

     魏冲披上白大褂,坐到宽大舒服的皮椅上,便在电脑上乱点,以他对潘宽的了解,电脑硬盘里,必然有见不得光的东西。

     没过多久,有人进来,说道:“潘医生,我妈的病,最近又严重了……”

     这个声音,怎么那么熟悉?

     魏冲直起身子,从电脑屏后露出脑袋,看到了一个穿着青色长裙的姑娘,居然是李青云。

     “怎么是你?”李青云也懵了,说着走到门口,看清她没有走错房间,又进来问道:“潘医生呢?”

     “潘医生最近便秘,所以请我过来代半天班。”魏冲轻咳一声,续道:“都这么久了,李婶的感冒,还没好吗?”

     李青云气不打一处来,斥道:“还不是拜你所赐?”

     真是冤家路窄!

     “青云……”

     “别直呼我的名字,请叫我李小姐,谢谢。”

     “好吧,李小姐,你听说我,这死胖子,就是你口中的潘医生,其实水平一般,如果过两天李婶的病还不见好,就让李婶到回春堂来一趟,我有特效药。”魏冲笑道。

     李婶的感冒拖得越久,对肺腑的伤害就越大,现在他利用伸腿瞪眼丸,研制出了消灭病毒的特效丸药,估计仅需一颗,就能治好李婶。

     但其实他不敢乱用这种特效药。

     “我带我妈去别的医院,拜托你放过我们吧!”李青云哭丧着脸,迅速逃离。

     魏冲无奈,等到潘宽洗完澡回来,便询问李婶的详细情况。

     潘宽本要跟魏冲分享尾随美女的刺激,一听脸色微变,沉声道:“说实话,李婶的病情不容乐观,看似是普通的感冒,实则不是,但又无法确诊,我为这事已经头疼好久了。”

     魏冲轻揉着额头,道:“李婶应该做过病毒检测吧,给我看看最终报告。”

     “我说老魏,你咋对李婶如此关心?”身为医生,潘宽却有着一颗狗仔八卦心,“你该不会是看上李青云了吧?”

     潘宽随即否定了这个猜测,自言自语地道:“不能啊,李青云是不错,但放着白霓裳不要,你瞎了?”

     魏冲只是凝视着潘宽,并不说话。

     “我给你找找。”潘宽只得妥协,李婶的病情,颇为诡异,他清楚魏冲的实力,一起探讨探讨,也是好的。

     看过报告,登时惊出魏冲一身的冷汗。

     李婶所感染的病毒,跟新型的HD1748病毒很像,在方方面面有着高度吻合,所幸还不具备在人类间传播的能力。

     不过病毒的进化能力很强,必须尽快稳住李婶的病情。

     就在这时,一人大步流星地冲了进来,进门便道:“潘宽,你是怎么搞的,居然找野郎中代班,知不知道病人家属已经投诉……”

     那人已过中年,体型偏胖,脸如国字,气度不凡,看到魏冲时,冷酷的面色转为和善,笑道:“魏冲,既然来了,怎么不到我办公室坐坐?”

     这人正是长安医院的院长任平安,当年魏冲取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时,任平安都亲自上门邀请,让魏冲到长安医院就职,无奈魏冲要继承老祖宗留下来的回春堂,只能委婉拒绝,并将潘宽介绍给了任平安。

     魏冲正要说话,潘宽已是努起嘴巴,嘀咕道:“野郎中哪敢进院长办公室啊!”

     任平安面露赧然,笑道:“你们先聊,这事我去处理,改天请你们吃饭。”

     魏冲进入神州医学院,便与出自中医世家的天才白霓裳齐名,全国各大医院都给他抛去橄榄枝,但魏冲却回到家乡,在回春堂坐堂,曾轰动一时,不过任平安坚信,只要魏冲还在这长安城,早晚给他弄到长安医院来。

     “任院长,我跟你一起去。”既然选择了医生这一行,就得兢兢业业,李婶感染的是否是HD1748病毒,魏冲必须确认这一点。

     院长办公室里,李婶不断在李青云耳边絮叨,让她要相信魏冲,魏冲绝对是个好大夫,也会是个好老公,听得李青云又羞又恼,很想将母亲的嘴巴缝上。

     任平安带着魏冲和潘宽回来,进门后,就开始疯狂吹捧魏冲,吹得魏冲都很不好意思,但心里着实受用。

     自始至终,李青云都是一言不发。

     李婶却很开心,笑道:“青云,你看任院长说的跟我一样,你不信我,但总得信任院长吧!”

     李青云颇有修养,只是气恼魏冲耽误了母亲的病,抬头看向潘宽,问道:“潘医生,任院长说你和魏冲是同学,那跟魏冲比,你们谁的医术更高明?”

     “那当然是……”“我”字还没出口,就听任平安一声轻咳,潘宽恨得牙痒痒,只得改口道,“……魏冲了。”

     李青云如何看不出潘宽是碍于上司的面子,语气坚决地道:“任院长,多谢你的好意,但我还是要转院,我不能将我妈的性命,交给一个江湖野郎中。”

     “好吧。”任平安叹了口气,拿起笔,在转院证明上签了字。

     离开医院时,魏冲特意嘱咐潘宽,若再有跟李婶病情相似的病人,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通知他,然后便打车回到药堂。

     药堂前,有道红影,魏冲看了就觉得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