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禽兽不如
    魏冲也就是随口一说,鬼知道马峰现在人在何处。

     没想到潘宽听了,立马来劲,笑道:“马峰就在长安,刚还跟我打听了你的地址,说有要事找你,这拍摄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真的假的?”

     “千真万确,我还有个手术,先挂了啊!”

     自从大学毕业,有六七年没见了吧,马峰突然来访,所为何事?

     以马峰的心胸,肯定不是来叙同学情,十有八九是来卖弄的。

     这么说来,马峰现在混得人模狗样?

     回春堂破败不堪,连大门都没有,这若被马峰看到,定会拍几张照片,到同学群里大肆嘲笑。

     得想个办法,不给马峰这种机会。

     目前唯一的办法,似乎就剩主动联系马峰,约他到别的地方见面。

     魏冲站在窗户边,在同学群里翻出马峰,犹豫着要不要发出消息,不经意间却看到,马峰就在对街。

     只是马峰的举动,太过恶心。

     他站在路灯下,双手抱着路灯杆,又亲又蹭,猥琐至极。

     应该是那个口令起作用了。

     马峰啊马峰,要怪就怪你手贱,非要抢给潘宽的惊喜。

     兴许是冰冷的路灯杆,刺激到了马峰,只见他全身一颤,宛如丧尸般走向远处。

     魏冲急忙下楼,悄然尾随,目的自然不是为了拍摄,而是阻止马峰乱来。

     不管在人间历劫的嫦娥是谁,总不能让马峰肆意玷污吧。

     但看马峰走得不快,也没有神奇的事发生,难道历劫嫦娥就在长安?

     一路跟随,最后,马峰来到一户人家门口,魏冲一看彻底呆住,居然是李婶家。

     李婶家有两个女人,那历劫嫦娥是李青云呢,还是李婶呢?

     应该是李青云,不可能是李婶吧?

     马峰眸光灼热,重重按响门铃,全身都在颤抖。

     魏冲握紧拳头,若马峰真敢做出禽兽之事,他的拳头绝不会留情,不过细想起来,马峰之所以会这样,还不是被他给害的,如此说来自己不是更禽兽?

     “谁呀?”李青云在屋中问道。

     当她打开门,隔着防盗门,看到是马峰时,喜道:“马医生,怎么是你?”说着便打开了防盗门。

     看样子李青云和马峰很熟,那马峰来这里不是因为口令,而是……

     “啊……”

     门才打开,马峰就朝李青云扑了过去。

     李青云脸色惨白,慌得手足无措,都忘记了躲避。

     但马峰的举动极为诡异,他并没有将李青云扑倒在地,大肆轻薄,而是重重地推开她,飞速冲向卧室。

     “妈……”

     李青云反应过来,迅速起身,追向卧室,看到马峰掀开被子,竟然要对自己的母亲行不轨,盛怒之下,抓起一侧的小凳子,狠狠朝马峰砸去。

     但她还是胆小,不敢砸马峰的脑袋,一板凳砸在马峰厚实的后背上,根本造不成实质性的伤害,反而马峰转身就是一脚,将她踹倒在地,痛得难以起身。

     马峰看都不看李青云,捧起李婶的脸,就要吻下去。

     熟睡中的李婶,瞬间被惊醒,看到有张丑陋的嘴朝她吻来,甩手就是一巴掌。

     但这一巴掌,非但没有扇醒马峰,反激起他更恐怖的兽性。

     李婶无力反抗,只能将头扭到一边,流下屈辱的泪水。

     李青云更是叫不出声音,只剩悲痛欲绝的抽泣。

     就在这个时候,魏冲飞身进门,从李青云的身上跳过去,一掌劈在马峰的后脖子处。

     尽管马峰已经被打晕,但他还是毫不吝啬地对准马峰的脸,重重给了一拳,很快马峰的半张脸都肿了起来。

     魏冲摇摇头,骂道:“禽兽不如。”

     “魏冲,你……”李婶看到是魏冲,感激地不知该说什么好。

     李青云怔怔看着魏冲,千言万语只化作两个字:“谢……谢!”

     难怪自古男儿都有英雄梦,原来行侠仗义除强救美的感觉,竟是如此美妙,特别是看到李青云感激又崇拜的目光,别提有多爽。

     美妙过后,因无人说话,便只有尴尬,魏冲轻咳一声,问道:“要不要报警?”

     “算了吧!”事关母亲的名声,李青云不想将事情闹大,只是用无辜的眼神看着魏冲。

     魏冲明白她的意思,拎起马峰,扔到了小区黑暗的角落里。

     回来时,看到李婶靠在床头,脸色煞白,不住地剧咳着,急得李青云都将急救电话拨错了。

     魏冲替李婶把了把脉,脉象紊乱,时有时无,如快要断气似的。

     情况危急,此刻魏冲也顾不得许多,将用伸腿瞪眼丸制作的特效药,喂李婶吃下一粒。

     这种特效药,还没在人身上试验过,难料会出现什么情况,也许药到病除彻底治愈李婶,也许药力过猛立马让李婶归西。

     只能豁出性命赌一把。

     特效药很快起了作用,止住了李婶的咳嗽,魏冲再次把脉,脉搏虽很微弱,至少稳定了下来,看来这次他赌赢了。

     特效药非常神奇,极大地减轻了李婶的痛苦,不一会儿,李婶就昏昏睡去。

     “魏冲,对……对不……”李青云心头百味交杂,到嘴边的道歉却很难吐出来。

     “青云,你出来,我想跟你聊聊李婶的病。”魏冲觉得应该将真相告诉李青云,好让她趁早有个心理准备。

     来到客厅,李青云给魏冲倒了杯水,然后坐在魏冲对面,双手握在一起,低着头,满脸愁容。

     她本打算送母亲到南方的大医院治疗,联系好的主治大夫就是马峰,却怎么也没想到,马峰一出现,竟会做出那种事。

     病急乱投医,显然她是上当受骗了。

     “从症状上来看,李婶就是感染了普通的流感病毒,但其实不是,李婶感染的是HD1748病毒。”看李青云一脸不解,魏冲只得解释道,“这是一种刚从鸟类身上发现的新病毒,目前尚无任何可有效治愈的药物。”

     “我妈只是得了感冒,不是吗?”李青云喃喃说道。

     魏冲很想给她肯定的答案,但现实是残酷的,善意的谎言,只会让人麻痹,无法救人脱离病海。

     经过沉思,李青云最终决定带母亲去京城,京城有全神州最大的医院,最先进的医疗设备,最好的药物,最顶尖的专家,定能治好母亲的感冒。

     她坚信母亲只是得了感冒,一定是魏冲搞错了。

     魏冲也希望是他搞错了,当即打电话给白霓裳,让她帮忙照顾李婶,就盼以神农集团的实力,能稳住李婶的病情,让李婶撑到研制出抗体的那一天。

     “魏冲,如果确诊,那这将是全国首次出现人感染HD1748的病例,你一定要弄清楚,李婶是从哪感染的病毒,这很重要。”最后,白霓裳特意嘱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