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大力丸
    那红影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献殷勤要盗病毒的姑娘。

     时隔多日,这姑娘再次出现,估计他们已经发现了那病毒是假的。

     “姑娘,不知今天是来看上面,还是看后面,或者是看下面?”尽管魏冲态度诚恳,礼数周到,但那姑娘的眉心,快皱出一颗鸽子蛋来。

     不过她很快露出妩媚的笑容,道:“我是来给你暖床的。”说着握住魏冲的手,拉进药堂,一把推倒在诊疗床上,并顺势骑到了魏冲的身上。

     胸前的凸起几乎贴到了魏冲的鼻梁上,搞得魏冲都开始浑身燥热。

     那姑娘甜甜地笑着,不知从哪摸出的绳索,眨眼间,便将魏冲的手脚捆到床上,速度奇快,手艺毫不拖泥带水。

     魏冲并不想做个待宰的羔羊,也尝试着要反抗,只是这姑娘不但速度快,而且力量极大,握住他手的那一刻,便已彻底将他控制。

     “姑娘,虽然我不介意你在上面,但好歹是第一次,给我点男人的面子,让我在上面好吗?”魏冲笑着说道,尽量使自己保持冷静,并努力将头往上抬,鼻梁才碰到不该碰的地方,那姑娘就如触电般弹起,轻飘飘落到了地上。

     她捋了捋耳边的秀发,嗲声道:“只要你将白霓裳给你的病毒交给我,我不但不会伤害你,还会让你拥有我,如何?”

     魏冲不是傻子,只怕真将病毒交出去,等到这伙人确认真假后,就会杀他灭口,死不交出病毒,才会有一线生机。

     看魏冲不说话,那姑娘活动了一下手脚,就开始在魏冲身上乱翻,从一个口袋里摸出了钱包,另一个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魏冲鄙夷地瞧着那姑娘,笑道:“那么危险的病毒,我怎么可能会带在身上?”

     “我当然不是在找病毒,而是清理掉你身上的东西,然后……”那姑娘始终带着笑,再次翻身骑到魏冲身上,手指轻轻划过魏冲的胸口,动作极尽挑逗,“让你欲仙欲死。”

     “我好期待啊!”魏冲的声音很不自然。

     那姑娘绝美的柔荑,轻抚过魏冲的左胸时,摸到了一个圆鼓鼓的东西,掏出来一看原来是颗红色药丸,便问:“这是什么?”

     被男人贴身携带的药丸,肯定不健康。

     姑娘莹白的额头上,又多了几条黑线。

     魏冲如实说道:“大力丸。”

     “大力丸?”

     “通俗点讲,就是一种床上用品。”

     “床上用品?”

     “姑娘你懂的。”

     那姑娘歪着脑袋,陷入沉思,半晌后,终于反应过来,抡拳狠狠砸在魏冲心口,打得魏冲差点背过气去。

     魏冲喘着粗气,吃力地道:“谋……谋杀亲夫啊!”

     “我让你好好爽爽。”那姑娘捏住魏冲的下巴,将大力丸塞进嘴里,又在下巴处轻轻一拍,药丸便顺着喉管,顺溜地滑进了魏冲的肚子里。

     看魏冲脸如猪肝色,那姑娘异常得意,满脸期待地问:“怎么,有感觉了没?”

     “大姐,会死人的。”魏冲简直要哭了。

     虽然他锻炼得身强体健,但也是肉身凡胎,太白金星的这颗大力丸,十有八九会让他爆为齑粉。

     那姑娘解开魏冲的腰带,红着脸说道:“只要你将真病毒给我,我会给你泄火的。”

     估摸我前世将你肚子搞大然后抛弃了你,这世我才会死在你的手上。

     魏冲欲哭无泪,猛地扯开嗓子喊道:“宝宝。”

     这个时候,能指望救命的只有好运系统了。

     没想到药堂的门被人推开,李青云一脸迷茫地走了进来,低声问道:“魏冲,你……是在叫我吗?”

     这女人肯定也是来寻仇的,该死的,我前世到底欠了多少桃花债啊!

     事实上,李青云这次是来道歉的,回家后,她特意查了魏冲的资料,看清任平安并没有夸大其词,魏冲真的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医学博士。

     即便治不好母亲的怪感冒,但以魏冲的人脉,定能联络到京城最顶尖的专家。

     她很后悔。

     为了母亲,她鼓足勇气来道歉,刚进门就听到魏冲喊“宝宝”,潜意识里觉得魏冲是在喊她,整个人都有点不知所措。

     但她很快发现,魏冲躺在诊疗床上,手脚被缚,身上还骑着个美艳的女人。

     敢情是误会了,瞬间臊得她面红耳赤。

     那红裙姑娘扭头打量着李青云,皱眉道:“不敲门就算了,难道看不到我们在忙吗?”

     “救……”

     “命”字还没出口,魏冲的嘴,就被红裙姑娘的嘴给堵上了。

     魏冲恍若被雷电劈中,脑中一片空白。

     “对……对不起,打扰了。”李青云受到极大的视觉冲击,说完,顺手带上门,拔腿就跑,玩得这么野,得赶紧远离,不然自己也会被带坏的。

     那姑娘看魏冲脸色逐渐变得红赤,心中忐忑,跳到地上,凝眸瞧着。

     “宝宝,你就这么对我?”魏冲怒道。

     “请主人别着急,系统正在分析,很快就能给主人带来好运。”系统宝宝声如婴孩,居然变得奶声奶气。

     那姑娘笑道:“别着急,宝宝会对你好的。”说着拿出一把匕首,在魏冲的双腿上方比划。

     那动作,不言而喻。

     但此刻魏冲无心顾及,大力丸在胃里化开,产生燥热的力量,烧得他全身难受。

     在他的双眸中,似有跳动的火焰,随着呼吸不断变得急促,周身的青筋也暴突起来。

     “啊啊啊……”

     极度的痛苦,让魏冲怪吼连连。

     “你叫……床?”红裙姑娘本想调侃,却看到魏冲突然发力,缚住手脚的绳索,竟然同时爆断。

     不愧是大力丸,这效力也太惊人了。

     感叹中,红裙姑娘手腕翻转,锋利的匕首,无情地刺向魏冲的命根。

     这是要我断子绝孙啊!

     魏冲勃然大怒,一拳砸出,这一拳蓄力十足,虎虎生风。

     那姑娘若执意刺落,纵然能断了魏冲的子孙根,但她的脑袋,估摸也会被魏冲一拳打爆,这种伤人找死的事,聪明人都不会做。

     只是那姑娘才退,魏冲已从床上跃起,又一脚踹来,逼得她只能举臂一挡,就听咔嚓一声,臂骨断裂,整个人都被踹得飞出了药堂。

     “主人,金鸡独立,气沉丹田……”系统宝宝在此刻开口,阻止魏冲追出去,再不压制住大力丸的药力,魏冲就彻底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