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岂能跟狗亲嘴
    是泥丸,还是神药,只要验验成分就知道了。

     经过检测,让魏冲目瞪口呆,那颗伸腿瞪眼丸,的确是泥丸,不过那泥土绝非地球上所有,里面蕴藏着磅礴的生命气机。

     显微镜下,一丁点的泥丸成分,就能轻松灭掉各种病毒。

     神药,绝对是神药。

     那个济公,只怕是真的济公,群里的神仙,只怕是真的神仙。

     若能多抢几颗伸腿瞪眼丸,那他必将颠覆未来的医学界,运气好点再抢一些灵丹妙药仙器法宝,那就发达了。

     正美美地想着,药堂里来人了。

     来人是李婶,寡居在家,有个女儿,在国外读博士,平常有个小感冒,都来魏冲这里抓药,从不去医院,算是魏冲的老主顾。

     这次李婶感冒已经有半个多月了,虽说在魏冲的中药调理下,病情没有加重,但也没有好转。

     李婶怕花钱,不管魏冲怎么劝,死活都不肯去医院。

     说实话,魏冲都有点怕李婶,只怕再开几副中药,都可以送李婶上西天了。

     不过今天李婶看起来气色不错,脸颊红润,眉角带笑,显然碰到了好事。

     前脚刚跨进门槛,李婶就扯开嗓子喊道:“小魏,再给我抓三副。”

     魏冲急匆匆赶到药堂,一听这话,就绝眼前一黑,急忙劝道:“李婶,虽说中药即便治不了病,也吃不死人,但是药三分毒……”

     “所以你是想毒死我妈?”

     门口红影闪动,一人疾步走进,身穿血色长裙,一头长发甩动,美得惊心动魄,唯独脸上杀气涌动,颇煞风景。

     魏冲一眼认出,此女正是李婶的女儿李青云,但他佯装不认识,问李婶道:“李婶可认识这位姑娘?”

     “小魏,快抓药,别装傻,晚上过来吃饭。”李婶笑得很开心,暗暗朝魏冲打个手势,那意思是要魏冲好好把握机会。

     魏冲尴尬地笑笑,在他的手机里,可是有不少李青云的私照,全都是李婶发给他的,为的是撮合他和李青云,李青云身为大龄单身女博士,堪称剩女中的战斗机,着实急坏了李婶。

     “再敢给我妈乱抓药,老娘分分钟弄死你。”李青云握着拳头,气得胸口乱颤。

     双峰挺拔,风景独特,魏冲都看呆了。

     “死流氓。”

     魏冲还待细看,却见李青云探手抓来,吓得他急忙弯腰躲避,抬起头时,李青云已经拉着李婶出了药堂。

     听到李青云打车要去医院,魏冲长长舒了口气,尽管伸腿瞪眼丸有着超强的杀毒能力,但他可不敢随便用在人身上。

     临近天黑,魏冲早早关门,本打算继续研究伸腿瞪眼丸,结果李婶打来电话,催促他过来吃饭。

     想到李婶的病还没好,魏冲便买了些水果,很不情愿地来到李婶家,按响门铃。

     开门的是李青云,看到魏冲时,一脸错愕,随即转为愤怒,道:“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你,”看到李青云额头现出黑线,魏冲急忙改口,“不,我是来看李婶的。”

     正说时,门后传来一声狗吠,一条金色的哈巴狗,随即蹿了出来,一跃跳到魏冲胸口,毛茸茸的脑袋,狠命往魏冲脸上蹭。

     魏冲将水果塞到李青云手中,双手抱住哈巴狗,斜视着李青云,嘿嘿笑道:“狗比人可爱多了。”

     猛地,小腹处腾起一股温热,瞬间直达脑门,顿时魏冲神识有点恍惚,低头看到哈巴狗吐出长长的舌头,居然有想要用嘴含住狗舌头的冲动。

     这是怎么回事?

     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身为如此帅的男人,岂能跟狗亲嘴,魏冲很想将哈巴狗推飞,无奈身体根本不听脑袋的使唤,反而张嘴凑近狗嘴。

     李青云一脸惊骇,手中的水果袋掉到地上,抬手指着魏冲,说不出一个字。

     别看魏冲长得怪好看的,可这口味,着实重了点。

     “小魏,你来……”李婶准备好饭菜,担心自家女儿会不让魏冲进门,才刚过来,就看到魏冲要跟自家的狗接吻的奇观,但她毕竟阅历丰富,很快恢复镇定,大声喝道:“小魏,你做什么?”

     声如惊雷,震得魏冲恢复理智,用力丢开哈巴狗,转身就跑,嘴里却道:“李婶,我改天再来看您。”

     那条哈巴狗,汪汪叫了两声,迈开小短腿,噔噔噔跑下楼梯,紧追魏冲而去。

     李青云缓慢地转过身,凝视着母亲,憋住笑,道:“妈,这就是你说的高大威猛、英俊帅气、吃苦耐劳、多才多艺的好男人?分明就是个变态嘛!”

     李婶满脸尴尬,完全无法替魏冲辩解,探头看了看楼下,难道真是我看走了眼?

     夜路喧嚣,霓灯闪烁。

     魏冲缓步走在大街上,心情郁闷,居然当着美女的面要跟狗接吻,这张帅脸算是丢尽了,好在李青云并没有拍照,不然……

     “汪汪。”

     熟悉的狗叫声打破沉思,魏冲扭头一看,那条哈巴狗,正火急火燎地追来。

     魏冲望狗色变,心中叫苦,如果追我的是李青云就好了,不过眼下还是跑吧,别想太多。

     好在魏冲经常健身,加上哈巴狗腿短,在这种人狗赛跑中,魏冲拥有碾压性的优势,跑回家时,回头看不到哈巴狗的踪影。

     回到家中,锁好房门,冲杯热茶,缓口气后,魏冲开始思考。

     那种身体不受大脑控制的感觉,真是太诡异了,就算哈巴狗是听从李青云的命令,但李青云绝对操控不了他,只怕……

     “汪汪。”

     不是吧?

     叫声是从沙发后传来,魏冲咽了咽口水,缓缓扭头,那条哈巴狗蹲在一侧,热情地朝他摇着尾巴。

     门窗是关好的,这狗是怎么进来的?

     那狗好似会读心术,张开嘴巴,一字一句地道:“我当与狗同眠嘴对嘴。”

     狗会说话?

     这显然不是重点,毕竟伸腿瞪眼丸都在手中,关键是狗说的话,正是那个口令红包的口令。

     刚才他就在想这点,这下全都明了了,济公设置的那个口令,竟然会在现实中应验,难怪他抢了那个口令红包后,一干神仙会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你别过来。”

     眼看哈巴狗作势欲扑,魏冲迅疾起身,奔向卧室,翻出抽屉里的麻醉剂,在哈巴狗追进来时,一针扎进狗脖子。

     哈巴狗挣扎几下,便被彻底麻醉。

     只要这狗不动,那种想跟狗拥抱亲嘴的感觉,就不会出现,魏冲将狗放到门口,只觉万分疲惫,洗过澡后,倒头就睡。

     这一夜睡得很不踏实,总是梦到有恶狗扑来,想要非礼他,越睡越觉得心惊胆战。

     翌日睁开眼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正嗡嗡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