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偷听
    我贴在门上,身体冰凉,一直都在打颤。

     即便如此,我还是聚精会神的听完了谢子聪跟六子的所有谈话。

     晚上的强哥,大名叫林强,算是深夏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年纪刚满三十岁,就已经在深夏市中心罩了七八个夜场。

     而之前跟谢子聪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名字叫田叶叶。田叶叶的哥哥田野是深夏大学的扛把子,谢子聪也是深夏大学的风云人物,两个人针尖对麦芒,奈何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谢子聪终究还是败给了田野。

     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大学生活继续体面风光下去,谢子聪特意设计了一出英雄救美,他让六子跟老黑扮演丧心病狂乃至于变态的罪犯,然后自己挺身而出,救下身处险境的田叶叶。

     谢子聪成了田叶叶的男朋友,这样一来,无论是对外还是对内,田野都没了跟谢子聪继续为敌的理由。

     玩弄着田叶叶的感情,过着自己的舒坦日子。这样的渣男,除了谢子聪,真的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

     “妈的,本以为把卢丹那个小婊子作为礼物送给强哥,就能换来强哥的支持,这样的话,我不仅能从实力上跟田野那个混蛋五五开,而且有了强哥这座靠山,从气势上,我要比他田野还要高出一头!”

     这是谢子聪的原话,他是咬牙切齿说出这一番话的。假如捅人不犯法的话,我这会铁定已经被谢子聪千刀万剐。

     我的反抗,让谢子聪赔了夫人又折兵。

     不仅引起了强哥的厌恶,更糟糕的是,他为了骗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抛弃田叶叶。

     一山不容二虎,田野本身就对谢子聪有成见,这一下,谢子聪又玩弄了田野的亲妹妹,两个人真的可以算是不共戴天。

     谢子聪心里犯怵,所以一大早就把六子叫了过来。

     他们两人商量的最终结果就是故技重施,这一次,谢子聪更加变本加厉。

     他让六子再多找两个人,准备又一次的绑架田叶叶。

     甚至连台词,谢子聪都给六子想好了: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吧,我们有碰面了。这一次,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不用想,六子说完这番话之后,肯定是一连串的嘴巴子往田叶叶脸上扇。

     田叶叶跟我一样,都是被谢子聪这个王八蛋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女人。田叶叶跟我一样,肯定对这个混蛋恨之入骨。

     可我已经一无所有,甚至连爸妈,也在我提出要向傻子退婚的时候,毫不留情的跟我断绝了关系。

     但是田叶叶不一样,田叶叶本身就是富家女,他哥哥又在深夏大学里面混得开,而且还压了谢子聪一头,只要我把真想告诉给田叶叶,那么谢子聪必然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时候,我好恨自己,我恨自己穷的连根录音笔都买不起。

     只要拿出录音,根本不用我做任何解释,如山的铁证,就会让谢子聪百口莫辩。

     我不知道自己空口说出来,田叶叶到底会不会相信,但是跟谢子聪一样,事已至此,我也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孤注一掷。

     我下定决心,要把自己听到的这一切,一五一十的告诉给田叶叶。

     趁着他们不注意,我一个转身,从门口溜了过去。

     我憋着气,匆匆忙忙的往楼底下跑。

     谁知不知道从哪冒出的一个中年女人,直接冲过来,二话不说就开始扒我的衣服。

     我身上只穿了一件吊带,外面披着从谢子聪家里拿出来的毯子。

     中年妇女一把就将毯子撕落在地,但她依然不肯满足,还从包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女人一边给我录像,一边继续拉扯我的吊带。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我根本不认识你!”

     我急忙吼了一声,想着镇住女人之后,自己就赶紧从楼里跑出去。

     毕竟谢子聪跟六子谈话的时候,门并没有关。我能听到他们说的话,他们也同样对外面的声音一清二楚。

     要是任由这个女人继续闹下去,永不了多久,他们两个人就会从房间里走出来。一看到是我,谢子聪肯定会不由分说的将我拉回去。

     我不能再落到这两个人的手里,否则的话,我就死定了。

     可是女人非但没有被我吓住,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她直接一巴掌甩在我脸上,铺天盖地的唾沫星子接踵而出:“草泥马的狐狸精,穿成这个骚样,也不怕冻死你个贱货!实话告诉你,老娘在这守了一夜了,就是等你这个贱人从我家出来,被我捉个现形!”

     这个人的年纪,少说也有三十五六,谢子聪就算再怎么不堪,也不会去勾搭这种年纪的女人。

     而且这个女人,也没有穿金戴银,并不像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更何况,我跟谢子聪在一个屋檐下,至少也相处了好几个月,关于这个女人的事情,我连影都没见过。

     “你肯定弄错了!”我无比认真的瞅着女人的脸,“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更不知道你老公是哪位。我想你要找的第三者,现在肯定还在你家里,只是你这么一闹,她很可能就被吓跑了!”

     “你这个狐狸精,还想骗老娘!”女人咧起肥厚的嘴唇,不客气的揪着我的头发,拉着我就往上面走,“老娘让你嘴硬,我这就带你回家给我老公对峙!”

     城市里的关系不比乡村邻里,即便是紧挨的两户人,一年之间,可能连个面都见不上。

     与其冒着被谢子聪发现的危险,在这里跟这个气急败坏丧失理智的女人继续纠缠下去,倒不如直接去她家里,让她彻彻底底的搞清楚状况。

     对我而言,跟这个女人回家,明显要安全得多。而且这座楼里,家家户户都有暖气,在这个女人家里待上一阵子之后,外边的太阳也就出来了。气温回暖,我也就不会再被冻的那么难受。

     我顺着女人,回到了家。

     进屋的时候,卧室里面的一男一女,瞬间脸色煞白。

     男人用被子紧紧的护住身边女人,缩着身子,颤颤巍巍的问自己老婆:“你昨天不是刚说自己出差去了,怎么,怎么现在~~”

     方才还对我拳打脚踢,彪悍的如同套马杆汉子的泼妇,在被自己问出这么一句话之后,顷刻之间,像是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

     女人松开了扯我头发的手,吧唧一声瘫坐在地上,哭哭啼啼的宛若一个孩子。

     哭了好一会,女人终于鼓着劲,再次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踉踉跄跄的走到了自己老公身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指着自己老公:“别人给我说了多少次,你背着我在外面搞女人。可我总是不信,总是告诉自己,那是她们嫉妒我找了你这么优秀的老公,所以总想给我们两个添油加醋。”

     可是女人,容易一往情深,总是被情所困,最终越陷越深。

     就像此刻,这个女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老公跟别的女人,苟且在自己家里的大圆床上,在她俩的头顶,还是自己跟老公的婚纱照。

     女人心痛万分,幸运的是,她把所有的悲痛都转化成了力量。举起拳头,就朝小三的头上砸了过去。

     只是那一拳,被他老公给挡住了。

     原先带着愧疚的男人,看到自己老婆对小三拳脚相向,竟然直接从床上一跃而起,选择了跟自己老婆彻底翻脸。

     “你在干嘛!”女人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我让你滚!”男人狠狠推了自己老婆一把,女人肥硕的身躯,重重的墙壁上,“砰”的一声,我想心碎的声音,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