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反向鼓励
    田叶叶看的一愣一愣的,是的,这才是有钱人的生活。

     以前田叶叶自以为自己是白富美,自以为是富家女。但直到此刻,在一瓶要价三万元的路易十三面前,田叶叶也只能无力的承认,就算是之前的自己,也同样是个穷人。

     人比人,就是这么残忍。

     酒保把酒端上来的时候,田叶叶看着眼前的瓶子,半天都不敢抿上一口。

     “怕什么,我请客。”我对她和善的笑着。

     “你说这个酒这么贵,要是就这么喝了,是不是太可惜了?”田叶叶咬了咬嘴唇,看上去很心疼,“要不我们把这个酒给退了吧,这一瓶三万,喝一口也是很多钱吧,有这些钱,留着肯定有用的。”

     我看着田叶叶直想笑,但为了演的逼真,我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我记得就在不久前,王峰悄无声息的离我而去,让我对这个世界已经彻底绝望。我神情恍惚的出门想寻死,可谁知道老天偏偏不长眼,让谢子聪的车停在了我的前面。

     田叶叶从车上走下来,对我百般羞辱。

     尤其是她扇在我脸上的那一巴掌,我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右脸疼痛难忍。

     当时她骂我穷,还说我弄脏了谢子聪的车,根本就赔不起,让我滚得远远地。

     可是现在呢?

     我随意点来的一瓶酒,都在田叶叶眼里成了天价的贵重五品。

     我没有理会她,让酒保给我打开了一瓶酒。

     我直接把瓶口的酒给倒了出去,洒在地上,田叶叶看的更加心疼:“卢丹,你这是干嘛?”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贫穷的滋味,所以我对田叶叶此刻的想法一清二楚。她一定心疼的要命,觉得我这是无异于是把金子往深渊里扔。在一个穷人眼里,命才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因为命这玩意每个人都有,但是至于其他的,只要是其他拥有的,他现在都没有。

     我笑了笑,拉起田叶叶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叶叶,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危险,你知道对一个女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什么?”

     “当然是修养。”我微微晃动着高脚杯,看着杯子里的酒,“男人的价值来自于金钱,而女人的价值则完全取决于男人。你记住,不管你花多少钱,只要有人愿意给你买单,就代表着你有花不完的钱,而同样的,不管你再怎么省钱,就算勤俭节约的过一辈子,到头来也是个两手空空的穷光蛋。你要学会包装自己,女人会打扮,会交际,金钱对你而言,真的就像白纸那么简单。”

     田叶叶眼神呆滞的望着我的高脚杯,我知道这个女人的心里彻底动摇了。

     “来,我教你怎么包装自己,第一步品酒你先得学会吧。”

     田叶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的确是这个道理。酒是什么,酒就是用来交际的东西,会喝,怎么喝的优雅,这些东西都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学会的,是要慢慢学出来的。

     在我的悉心教导下,田叶叶一杯一杯的往肚子咽。不知不觉,一瓶酒已经快被她喝的见底。

     路易十三这种酒,陈化期最少要到达五十年以上,因此后劲特别大,比红酒还要厉害的多。

     因此田叶叶在喝的时候并未察觉到什么,但是过了一会,酒劲一上来,田叶叶的脸就变得比猴子屁股还要红。

     这个女人不胜酒力,脑袋发晕,身体像失去重心似得左摇右晃,很快便一头栽倒了下去。

     我知道时机已然成熟,便对在一旁守望已久的王明使了个眼色。

     “干得漂亮!”王明对我竖起了大拇指,一时间笑的合不拢嘴,“真没发现,你这丫头这么厉害。”

     我机械的对王明回以礼貌性的微笑,但是心里却难受到了极点。

     一个女人,谁不想天真烂漫的活下去,一辈子也不要有任何的勾心斗角。永远不要陷入时间的纷争,就像长在温室里的花朵,不用经历任何的风霜雨雪。

     但没办法,我早早的就陷入了男人利益的角逐,先是自私自利的村长,想让我给他的傻儿子传宗接代,想照顾巨婴一样,把他的儿子照顾一辈子。

     我好不容易搭上了谢子聪,以为自己就此可以摆脱厄运,哪怕是每天给谢子聪洗衣做饭,我也愿意这样忙碌而安稳的过完一辈子。可我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变态。

     接着就是王明,当然到了这个时候,我基本已经对男人麻木了。

     我清楚的认识到,女人在他们眼里,。就是发泄的工具,摆布的玩偶,或是在别的男人面前炫耀的摆件。

     所以为了保护自己,我不得不学会耍心机来保护自己。

     如果今天被王明带走的田叶叶,那估计过几天,被打的皮开肉绽的人,肯定就是我。

     第二天午时,王明才懒洋洋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看到我的时候,王明对我笑了笑,说是这次干的不错,下次要给我奖励。

     等他离开的时候,我急急忙忙冲进了房间。

     我想看看,田叶叶到底被他弄成了什么样子,如果这个女人想不开寻了短见,那我心里肯定也会过意不去的。因为我虽然恨她,但是罪不至死,我还希望她可以活下去。

     毕竟在这个冰冷的世界,我也需要有个人被我骗,被我欺负,这样我才能活的舒心一点。

     我进去的时候,田叶叶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身体紧紧蜷缩在了一起,像是受了惊的小孩子,躲在黑角落里瑟瑟发抖。

     “你不觉得,被窝里都是他的味道吗?”我故意说了一句,田叶叶立马把被子掀开。

     披头散发,身上被掐的青一块紫一块,有的地方甚至还留了血,我真的想不到,仅仅只是第一次,王明就已经对田叶叶残忍到了这种程度。

     田叶叶看着我,两只眼睛呆若木鸡,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机。

     “我知道你现在可能一时半会还接受不了,但是想想你卡里的一百万。”我安慰着田叶叶。

     “卢丹,”田叶叶对我轻声唤了句,然后招手把我叫了过去。

     这个女人想干嘛?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应该也做不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我坐到了田叶叶身边,她一下子扑到了我怀里,哭的不像样子。

     我本能的用手拍着她的后背,让她不要那么难过。

     可是突然之间,我就感觉自己的肩膀很痛,仿佛皮肉被撕裂的那种感觉。

     我往下瞄了一眼,才发现原来是田叶叶在咬我。她的牙齿已经嵌进了我的肉里,血都流了出来,嗒嗒的淌在床单上。

     “你现在知道我有多痛了吗!”田叶叶嘶吼着挪开了自己的血盆大口,眼泪混着血水,全都搅拌在了一起。

     我咬着牙:“你那也叫痛苦,我让你看看我!”

     我把衣服脱了下去,后背对着田叶叶。

     我相信田叶叶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我背后的每一道鞭痕,那些伤口就像是婴儿的嘴巴,只要我一激动,伤口周围的皮肉就会一一起一合。

     田叶叶愣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现在,你满意了吗?”

     田叶叶被我问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她沉默了好久,然后哭着鼻子问我:“卢丹,既然你已经被伤的这么重,你就该知道这里不是人待的地方,你为什么还要拉我过来,你分明就是在害我!”

     “对啊,我就是在害你。”我也什么都不顾了,顺着自己的心境,把一切的不满都发泄了出来,“你忘记自己之前是怎么欺负我的了?我这个人是记仇的,我恨你,我到现在还在恨你!”

     “卢丹!”田叶叶的小姐脾气也上来了,直接从被窝里跑过来,对着我就要抡嘴巴子。

     不过这一次,我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只能默默地被她打,被打以后还要默不作声的这口恶气咽进肚子里,任由它腐烂发霉。

     这一次,田叶叶刚冲上来,我反手就是一记大嘴巴子甩在了田叶叶脸上。

     “臭婊子,你到现在还认不清自己吗!”我对田叶叶咆哮着,“以前你欺负我,我不敢还手,是因为我穷我没钱,我害怕打伤了你,连自己父母也要搭进去,倾家荡产的卖房子给你赔医疗费。但是现在,我有的是钱,你信不信就算我现在把你的脸给打烂,让你一辈子都变成见不得人的丑八怪,这笔损失我也赔得起!”

     想想昨天晚上的两瓶路易十三,像是洒水一样被我倒在地上,田叶叶不再说话了。

     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净了,田叶叶双腿瘫软的坐到床上,除了眼泪,再也无法做任何的反抗。

     “记住,没有钱,你什么都不是!”我揪着田叶叶的头发,把这番话冷冷的甩给了她。

     “卢丹,你混蛋!”田叶叶大声的冲我嚷嚷着。

     “很想报复我是吗?”我怔怔的看着她,“那就活下去,让自己变得更有钱,比我有钱一百倍一千倍,然后再像以前那样堂而皇之的骑在我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