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是一章 傻子不傻了
    醒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是被好心人救走的。

     我卡里所有的钱,在被王明发现我跟他儿子同居过的时候,就已经被全部冻结了。

     我身无分文,医院不肯收留我,在简单的包扎之后,就被送到了福利院。

     这里边居住的人,都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不仅有许许多多的孤寡老人,还有许多缺胳膊断腿的年轻人。

     就比如我,我的右腿是被王明他们活生生打断的,没有右腿的支撑,我连站起来都相当吃力,更别说是像正常人那样行走。

     一天中午,出去晒太阳的时候,我无意间瞅到了放置在前台,用来登记每天出去活动人员的名单。

     在这个名单上面,我诧异的看到了一个人的名字----谢子聪。

     过往的种种,如同放电影似得浮现在我的脑海。

     我记得很清楚,谢子聪的两条腿,是在那个巷子里断掉的。

     当时他口口声声说要干掉我跟王明,手里拿着一块砖头,喘着粗气,气势汹汹的朝我们走了过来。

     其实在巷子的另一头,早就埋伏好了王明的人,只是自以为是的谢子聪一直没有察觉到而已。

     就在他以为自己即将干掉王明的时候,远处的两颗子弹,从枪膛里径直飞出。

     谢子聪的膝盖被打出两个大洞,血流不止,森森白骨都暴露在外。

     他的腿,就这么被废掉了。

     可福利院终究是弱者穷人住的地方,我实在搞不懂,谢子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推着轮椅出去晒太阳的时候,谢子聪刚好从外边回来。

     看到我的时候,谢子聪的脸色突然之间变的很难看。

     在福利院的这些日子,一个残疾人,又没人照顾,身上的卫生差的要命。

     谢子聪的头发乱糟糟的,胡须爬的满脸都是,衣服上到处都是散落的油渍,脸上蒙着厚厚的一层灰尘,再也没了往日的荣光。

     “你在这里,过的还习惯吗?”我弱弱的问谢子聪。

     谢子聪咬着牙,神情瞬间激动起来。他板着脸的时候,牙齿从嘴巴里露了出来,黄黄的,明明是好长时间都没有刷过了。

     “我知道你恨我,你沦落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都是因为我,但我一点也不后悔,”我直直的盯着谢子聪,“因为我也同样恨你。”

     “卢丹,”谢子聪叫了声我的名字,从低沉的嗓音中,我可以感受到他的绝望,“我爸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两件事,一是生了傻子,二就是帮傻子娶了你。”

     “犯了错总要付出代价,你以为你爸犯错之后,只有你们家付出了代价,你看看我,我现在这副模样,全都是你跟你爸一手造成的!”

     我越说越激动,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激动的把轮椅滑倒谢子聪身边,自己双手抓住他的轮椅扶手。

     谢子聪还没反应过来,我用力的把扶手往上一掀,谢子聪当即摔了个人仰马翻。

     “快快快,那边出事了!”

     福利院的工作人员立马赶了过来,他们没好气的看着我:“我说你可是昨天刚刚进来的,怎么刚进来就在这里闹事,还想不想住了!”

     我默不作声的被工作人员退回了房间,因为寻衅滋事,按照福利院的惩罚制度,我要被在屋子里关三天禁闭。

     好在屋子里有个窗户,往东开的。

     每天早早醒来,可以趴在窗口上,感受到朝阳的温暖与妩媚。

     但是到了下午,因为光线的缘故,屋子里就会变的黑漆漆的。

     福利院的灯统一是八点才给开,七点半钟的时候,房间基本就会变成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

     这时候,混沌了一天到老头老太太,会像神经病一样的哀嚎起来。

     哭儿子的,哭女儿的,哭老伴的,如怨如诉,如泣如慕。

     这些声音,就像坟地里乌鸦的叫声,听的我不寒而栗。再加上房间黑暗的没有一丁点光线,仿佛完全变成了一个密闭的空间。

     我在这里,能够感受到的,只有从头渗到脚的恐惧。

     三天的小黑屋,已经达到了我的极限。我很清楚,自己再这样下去,肯定是会死在这里的。

     我沦落至此,谢子聪跟他爸罪责难逃,现在我见不到他爸,却可以在这里见到谢子聪,所以除了报复谢子聪,我没有更好的选择。

     但是打架我是再也不敢了,因为那个小黑屋实在是太恐怖,如果周伟安安静静的还好,但是加上那一声声绝望的哀嚎,那里根本与地狱无异。

     我每次把轮椅滑到谢子聪身边的时候,自己都会嘲笑他。

     我说谢子聪是贱人,是废物,变成这个样子,是他罪有应得。

     我一点都不后悔当初设计陷害他,我甚至觉得,王明做的还不够狠,当时不仅应该废掉这个混蛋两条腿,还应该打断他两条胳膊,让谢子聪只能这辈子只能像条狗一样苟延残喘。

     毕竟他这个人,骨子里的性格就是一条狗。

     谢子聪也会反击我,她骂我是婊子,是贱货。

     要是没有傻子,我早就被卖给了村里的糟老头。

     那种散发着糜烂熏臭的泥巴炕头,才是我这种人应该去睡的地方。

     我们两个就这样,一个嫌弃着一个,彼此之间憎恨着,都恨不得对方赶紧去死,可越是这样,对方反倒更有精神在这里活下去。

     一个月之后,我本来去老地点,准备再去看看自己的老仇人。

     刚把轮椅推过去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有个人提了一大堆东西,挂在谢子聪轮椅后面,自己推着谢子聪,在温和的阳光下,慢悠悠的往宿舍的方向走。

     这个人,看着有点眼熟。

     我把距离拉的近了点,清清楚楚的听到,谢子聪喊了那个人一声“哥哥。”

     我心头一颤,眼前的这个人,莫非是谢子俊?

     只是这个体型,差距似乎是大了点。

     我记得以前的谢子俊,至少有三百多斤,是个彻头彻尾的大胖子,而且他的脑子是坏掉的,所以走路的时候总是摇头晃脑的,这个时候,鼻腔里的鼻涕也都全部晃了出来,挂的满脸都是。

     在村长的逼迫下,我曾无数次的给男人擦过鼻涕。

     可是眼前的这个人,明显瘦削了点,将近一米八的个头,看上去却几乎只有一百四十斤的样子。

     我看着这个男人,坐在轮椅上默默发呆,以至于这个人推着谢子聪,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都没反应过来。

     他看着我,眼睛瞪得老大,嘴唇上下颤抖的喊了声我的名字:“你是,卢丹?”

     “你是?”我比他更加惊讶,眼睛比他睁得更大。

     “我是子俊啊!”他把谢子聪放在那里,直接朝我跑了过来,抓起我的手,“这段时间,我真的好想好想你,我昏迷在医院的时候,他们都说我一直在喊你的名字。真的,我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我还可以喊你一声老婆吗?”

     谢子俊~~

     我不得不重新审视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阔别许久,谢子俊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番样子。

     眉毛很浓,眼睛大大的,下巴很尖,棱次分明。这种巨大的变化,绝对不是减肥或者整容就能达到的,这种感觉,就像是完全脱胎换骨了一样。

     “这段时间,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惊讶不已的问谢子俊。

     “你还记得我住院的原因吗?”谢子俊微微扬起头,回想着之前的事情。

     提到这个,我心里就有些惭愧。

     那天我跟谢子俊,谢子聪,还有他爸一起在食堂里吃饭,因为我见到这几个人就觉得害怕,所以从头到尾,饭都没吃下去几口。

     后来我又被村长强行留到了宾馆,说是要跟傻子圆房。

     我心里痛苦的要死,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以泪洗面。

     当时谢子俊看他爸走了,就拿起宾馆里的泡面,接着开水泡了起来。

     因为傻子当时脑子本来就比别人差点,平衡感什么的就自然不必多说。

     当时开水全都烫在了他手上,当场就起了核桃大小的水泡。

     可我以为这只是因为傻子贪吃,宁愿被烫死,也不能饿肚子。

     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打理傻子,任由他在那里自生自灭,我心里甚至觉得,傻子被烫死了最好,这样我就再也不用面对这个人生中的噩梦。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傻子的那碗面,竟然是给我泡的。

     他知道我在餐桌上没吃东西,晚上的时候,肚子肯定会饿的要命。就算是手上被开水烫出了水泡,傻子也没喊疼,更没把那碗扔到地上。

     因为他知道,那碗面如果洒了,我就没吃的了。

     我更没想到的是,傻子因为受了伤,他知道这样如果被他爹看到,他爸肯定会把我打个半死。

     所以他把手伸进了自己肮脏的裤兜里,结果没多久,伤口就被感染了。

     病毒细菌在傻子的血液里游窜繁殖,傻子躺进了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情况危急,生命危在旦夕。

     后来,我还在谢子聪的唆使下,想要了结了傻子,结果傻子因为听到我被他爸打了,竟然自己从床上趴了下来,导致自己被感染的更加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