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绝望
    他的手,从我的小腿,渐渐往上摸索。身上的所有重量,都压在我身上。

     两个人的身体贴的很近,我全身燥热,紧张的几乎喘不过气来:“子聪,你慢点,我害怕。”

     “第一次哪有不紧张的?”

     这一声反问,吓得我差点从地板上跳了起来。

     并不是内容低俗,而是这个声音,根本就不是子聪的!

     我睁大眼睛,瞳孔里浮现出一张无比陌生的脸。只要再往下一点点,这个男人的舌头就会触碰到我的嘴唇。

     “你是谁!”

     我被惊出了一头的冷汗,拼命的推搡着身上的男人。

     可这个男人的手,就像章鱼的触角一样,牢牢吸在我的皮肤上,我越是挣扎,他就越是来劲。

     我像是一只被逼入死角的兔子,迫不得已之下,只好长大嘴巴,狠狠咬在男人的脖子。

     “啊!”一声凄惨的尖叫,回荡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震得蜡烛的火焰纷纷摇曳。

     男人的影子,被昏黄的烛光拉的老长,在墙上一闪一闪,鬼影一般。

     他掐住我的脖子,一巴掌重重扇了过来。

     啪!

     一声脆响之后,我的半边脸肿了,火辣辣的疼,咸咸的血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草尼玛的,还敢咬老子!”男人至极,跳起来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

     我疼痛万分,幸运的是,在这个时候,外面的门开了。

     子聪的身影仿佛一根救命稻草出现在了我面前。我顾不上疼,撑着地面爬了起来,踉踉跄跄的朝子聪扑了过去。

     我像个三岁小孩一样躲在子聪身后,双手牢牢抓住他的肩膀,一肚子的委屈翻江倒海似的往出冒:“子聪,快救我。”

     我真的好委屈,话还没说到一半,声音就哽咽起来:“子聪,这个人就在刚才闯了进来,他要欺负我!”

     当我义愤填膺的伸出手指控诉那个男人的时候,打死我也想不到,子聪给我的回应,竟会是冷酷无情的一巴掌。

     劈头盖脸、呼啸而来,摧毁了我人生所有的希望。

     “叫强哥!”子聪揪住我的头发,往那个男人身边拽了过去,“乡下来的,不懂规矩,强哥您可千万别生气。”

     “他妈的,”男人捏住我的下巴,捏核桃似的,把我的头给扶了起来,“妈的,老子晚上的兴致全让你这个贱货给败光了!”

     尽管全身都疼的要命,可我至今都不愿相信晚上自己亲眼看到的这一切。我心里还抱着一丝幻想,这一切只是一场梦,一场很真实很真实,连疼痛都格外真实的梦。

     所以我拧过头,两只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子聪的脸。

     梦里的所有东西,你越想看清,就会越发的模糊。

     只要子聪脸上的轮廓不是那么清晰,那么这必然就是一场梦。

     可偏偏事与愿违,我甚至可以从子聪的瞳孔中,看到自己披头散发、颓废不堪的面容。

     这不是梦······

     哀莫大于心死,我已顾不上疼痛,行尸走肉一般的从男人手里挣脱出去。

     我紧紧贴住鞋子从的身体,咬着牙质问他:“告诉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昨日的种种历历在目,阳光下,子聪轻轻挽住我的胳膊,我们驻足桥头听风低吟。

     他告诉我,会爱我一辈子,给我一辈子幸福长安。

     他说自己追逐完美,希望我去医院做完修补手术,一切就可以重新开始。

     在这个男人的甜言蜜语中,我彻底沦陷理智全无。我对这个男人千依百顺,决定把自己的一切在这夜晚全都奉献给他。

     可最后,我等来的,却是这位所谓“强哥”的欺辱霸凌,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谢子聪竟会是跟这个男人的一伙的。

     “因为你不仅蠢,而且贱。”谢子聪不屑的瞥了我一眼,“你这个人,根本不会懂门当户对是什么意思吧?”

     我紧紧咬着嘴唇,咬的嘴唇都要破掉。

     一旁的强哥见我憋得满脸通红,兴致勃勃的打趣道:“哎呀,没有想到,不仅身体干净,性子还这么纯啊。”

     谢子聪两眼放光,像狗一样迎合道:“那还用说,这妮子的雏可是有证明的。”

     医院的那张证明,被谢子聪小心翼翼的捧到了强哥面前。

     在医院的时候,这张证明曾让我欣慰不已。这不单单是一张纸,更是我跟子聪未来的保障。

     可现在,当强哥对着这张纸幽幽的阴笑之后。这张证明对我而言,变的比傻子床上留下的那滩朱红还要扎眼。

     我恨不得立刻把纸从他们手里抢过来给撕得粉碎,可是我刚走出一步,就被谢子聪死死按在了地上。

     “强哥,不瞒你说,我这房间里,各式各样的小绳子可多着呢,要不要我把这小妮子给你捆了试试?”

     “谢子聪,你不是人!”我扯着嗓子大喊,一口口水毫不留情的吐在了谢子聪脸上。

     “我不是人?”谢子聪反手就是一巴掌撸了过来,“我要不是人,那你算什么东西!也不看看你家里穷成什么鸟样,你这种人就是天生的贱命。要不是看你还有点利用价值,你以为老子会赏你一个笑脸?”

     利用价值?

     我猛然回想起了昨晚的那一通电话。

     那时候,谢子聪喝的酩酊大醉,深夜的时候,有人电话打了过来,我怕会影响到他,就把电话接了起来。

     那个五大三粗的声音,一直嚷嚷子聪是为了钱,才会那么恨自己的傻子哥哥。

     我当时气的要命,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此刻再次回想起来,除了苦笑,我什么也做不了。

     我恨自己,怎么会那么傻,就那样轻信了这个混蛋的鬼话。甚至在别人把真相赤裸裸的说出来的时候,我还要想方设法的为他伪装。

     “你说你喜欢我,其实都是在骗我对不对?”

     “是的,”谢子聪十分得意的点了下头,“因为你这个蠢女人实在是太好骗了,真的,如果不骗你一下,我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谢子聪拉着他的强哥,大声的嘲笑我:“强哥,你知道这个女人蠢到什么程度吗?那天中午,我在沙发上跟田叶叶缠在一起,被她刚好给撞见了。我就给她说那是分手炮,没想到这个傻逼,连那种话都信,真是要笑死我了。”

     “哦?”强哥摆出半信半疑的神色。

     谢子聪更加意兴阑珊:“这个蠢货,跟傻子简直就是绝配。我让他去医院干掉傻子,没想到她还真去了。不过有点可惜的是,傻子竟然是自己从病床掉下来的,要是她能亲手拔掉傻子的氧气管,那就再好不过了,一下子少了两个累赘,我可就轻松多了。”

     “看来你是真的讨厌你这个嫂子啊。”

     “有个傻子大哥已经让我受了二十年的窝囊气,我还怎么容得下这个傻逼女人?”谢子聪莞尔一笑,“不过还在她还是个雏,我知道强哥您就好着口,所以就特意把她给你留下了。”

     “不错,”强哥的眼里,对谢子聪流露出无限赞赏,“晚上这小环境布置的相当不错,连你嫂子你也不放过。你这小子,做事确实又狠又漂亮,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以后厦大西门的天阙酒吧,我让你过去管着怎么样?”

     “谢谢强哥!”

     谢子聪卑躬屈膝的那张脸,绝对是我见过的这世上最丑陋的脸。

     这个男人机关算尽,就是为了眼前的这一刻。现在他不仅将我打发了出去,而且还从我身上狠赚了一笔。

     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兔子急了不仅会咬人一口,还会接着咬下第二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