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傻子之死
    很快,天亮了。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谢子聪还在睡着,他的胳膊搂着我的小腹,贴得很紧,却并没有从我的睡衣里塞进去。

     这让我很温暖,也很踏实。

     我轻轻摸了下他的脸颊,从他的怀里溜了出去。

     我用子聪放在桌上的三百块钱,买了一个果篮,打了车,直奔医院。

     子聪说的很对,傻子就是压在我头上的大山,只有傻子死了,我才能彻底解脱,才能获得自由。

     隔着病房的玻璃窗,我看到傻子正奄奄一息的躺在一间单人病房里,脸色煞白,透明的氧气罩将嘴巴和鼻子扣的严严实实。

     我刚推门进去,村长像是见到仇人一样,两只眼睛变的血红,紧紧攥着拳头,拳锋毕露。

     “对不起,我来迟了。”我提着果篮,放在了傻子的床头柜上。

     突然间,我感觉到自己的头顶痛的要命。

     一扭头,只见村长死死的揪住我的头发,脸上横肉遍布,二话不说就把我往门外拉扯。

     刚到楼道里,村长一脚踹在我的小腹上,我的身体,根本禁不住这突如其来的一脚。我被踹的倒在墙上,村长又跟过来,左右开弓,嘴巴子扇的啪啪作响。

     楼道的护士看到了,拉着村长想救下我,可是这个老家伙,就像恶鬼一样。一双手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眼睛里全是杀气。

     “这个贱人,害得我儿子危在旦夕,”村长的手指头戳着我的鼻梁,“我告诉你,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此时的我,双眼死死瞪着村长。如果他的傻儿子,今天不倒在这里,那么我的后半辈子才是真的生不如死!

     我憋着气,飞起一脚,狠狠的踹向了村长的裤裆。

     村里的寡妇,经常会在一起讨论,男人的要害是多么脆弱。我迫不得已,只好硬着头皮飞出这临门一脚。

     锃亮的皮靴,仿佛一把尖锐的匕首,朝村长的要害刺了过去。

     只听见一声杀猪似的咆哮声,村长的两只手飞速缩了回去,喉咙干瘪的皱成一团,眼珠子都差点爆了出来。

     报复的快感迅速涌上头顶,我的眼睛一片血红,今天傻子必须死。

     没等我转过身,村长竟然咬着牙,再次站了起来。

     他快速的拔出腰间的皮带,左右揪住我的头发,右手开弓,鞭子似得抽在我身上。

     三两下的功夫,我的棉衣就被抽烂了,羽毛从烂掉的口子里飞了出来,洋洋洒洒,飘得我满头都是。

     “你这个贱人,连老子你也敢打!”村长揪住我的头发,猛地往前一拽。

     剧烈的疼痛让我伸长了脖子,这时候,村长直接把皮带缠在我的脖子上,绕过几圈之后,疯狂的往紧勒。

     旁边的小护士一个个全都被吓得脸色煞白,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直接上前帮我。

     “报警吧。”

     “对,快报警。”

     一个年轻的护士,颤颤巍巍的拿出手机,却被村长的一声震吼,吓得把手机丢到了地上。

     “贱人,害了我儿子,现在又想害我,看老子不要了你的狗命!”村长的力气越来越大,皮带越勒越紧,我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快要断掉了,鲜血似乎已经堵住了喉咙,仿佛一块大石头砸进了肺里,身体摇摇欲坠,死亡近在咫尺。

     村长的笑容愈发灿烂,我的意识愈加模糊,我应该,死定了吧。

     绝望的我,已经没了任何反抗的力气。空气仿佛结冰似的凝滞在了鼻腔,我没有办法呼吸了。

     幸运的是,村长的力气,似乎已经快要用光了。

     他的手渐渐松开,我终于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只是一旁的护士全都傻眼了,神色要比畏惧村长发疯的时候,更加惊恐。

     被吓掉手机的护士,不可置信的捂住自己的嘴巴:“这怎么可能,他明明已经重症昏迷,怎么还能从病床上爬下来?”

     “快叫主治医师!”稍微年长的护士,急忙拿起口袋里的对讲机,“主任,你看来看看,四十二床的病人要出事了!”

     顺着她们的目光,我把头低了下去。

     傻子!

     只见傻子已经全身溃烂,像是煮熟了的虾子,身上一片绯红。

     “小吴,快把病人抬回去!”老护士对着几个小护士大喊,“病人本身就是因为皮肤溃烂,导致被全身被细菌感染,情况危在旦夕。现在溃烂面积加大,地上全是病毒,再这样下去,他会没命的!”

     傻子······

     我看着傻子,刀戳心窝子一样的难受。

     他虚弱的要命,却偏执的抓住村长的脚踝,气若游丝:“爸,别打我、媳妇······”

     我心里一酸,泪水止不住的往出涌,一瞬间,眼前一片模糊。

     难怪发疯的村长,会突然之间停止对我的虐待。这一切,并不是因为他用光了力气,而是因为他的宝贝儿子,比他更加丧心病狂的从病床上爬了下来。

     细菌的感染,让傻子原本就胖呼呼的身体,变的更加臃肿。仿佛一只被注满水的气球,圆鼓鼓的,全身透明,一触即破。

     更准确的讲,意识不清的他,应该是从床上摔下来的。

     “砰”的一声,晶莹通透的身体,像是水球一样,炸裂开来。

     傻子一身的血,光是别人看着,就觉得触目惊人,更别说此时的傻子是何等的痛苦。

     但即便如此,傻子还是用生命的最后一口气,挡在我前面。扯着他老爸的裤腿,让他父亲住手。

     可以说,如果不是傻子的及时出现,那么现在躺在地上的人,必然就是我。

     “快救我儿子!”村长什么都顾不上了,对着周围的护士大喊。

     傻子的倒下,仿佛卸去了这个恶毒中年人的所有盔甲。村长匍匐在地,抱着傻子,老泪纵横。

     很快,几名医生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一群人合力把全身是血的傻子抬上了病床,急忙把傻子推进了抢救室。

     村长顺着抢救室的外墙滑倒下去,全身瘫软的望着天花板,眼神呆滞,嘴唇不停的打哆嗦。

     我擦掉眼角的泪水,横着心,从医院里走了出去。

     走出复杂交错的大楼,阳光从天空中倾泻而下。

     十二点的中午,正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候。

     庸碌的人们,享受着冬日久违的温暖。

     驻足的路人,三三两两的坐在星罗棋布的小摊上,惬意享受着午后的时光。

     我回头望了一样,深不见底的医院走廊,跟外面的阳光相比,显得昏暗不堪,幽暗的如同一座魔窟。

     我深吸一口气:自己应该算是从魔窟里面逃出来了吧。

     傻子应该这次应该已经万劫不复了,不管是护士还是医生,在把傻子推进抢救室的时候,无不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就算是深夏市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大夫,面对傻子这样的病人,也同样是焦头烂额、一筹莫展。

     所以一直飞扬跋扈的村长,才会像是被抽干了灵魂似的,瘫倒在病房的门口,形如枯槁,干涸的如同一具死尸。

     我的目的已经实现了,傻子肯定是死了,在这个世界上,我已经彻底没了累赘。

     就像谢子聪说的,这座压在我头上的大山,已经彻底分崩离析。

     可是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我掬起自己的两颊,想拼命的笑一下,没想到自己却莫名其妙的哭了。

     两滴眼泪从眼眶里泛滥出来,我的心好痛。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冬天的旭日对我而言,也开始变得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