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自伤伤人
    “其实我根本就不是处女。”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令强哥瞬间脸色大变,更让谢子聪刹那之间面如土色。

     “到底怎么回事?”强哥略微震怒,谢子聪急忙赶到我身边与我对质。

     “妈的,你这个婊子不要乱讲话,老子手里有医院的证明,那还能有假?”

     我跟着咧开嘴:“我不知道那张证明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那晚你哥哥压在我身上,我很疼,第二天,床单上就染上了殷红的血渍。”

     强哥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直接一脚踹飞了地上的蜡烛:“草尼玛的谢子聪,你他妈是不是在骗老子!”

     “强哥,我哪敢啊?”

     “你不敢?”突如其来飞出的一脚,直接踹的谢子聪人仰马翻,“他妈的,别人都亲口承认了,你还想在这糊弄老子!”

     “强哥,那证明可是明摆着的啊,”谢子聪一脸的委屈,“这个女人分明就是在挑拨离间,你可千万别上当啊!”

     “哼,不要自作聪明了。”强哥点起一支烟,烟灰居高临下弹在谢子聪的脸上,“老子告诉你,跟我玩,你小子可嫩的。老子这双火眼金睛,简直比测谎仪还灵,谁在说谎,老子一眼便知,不然现在怕不是你在叫我强哥,而是我该恭恭敬敬的喊你声聪哥了吧。”

     “强哥,这肯定是场误会!”谢子聪的声音,都明显大了好几个分贝。

     他跑到我的面前,气急败坏的揪住我的衣服:“你这个臭婊子,究竟在胡说八道什么!”

     我认真地重复着:“我到你家的第一天,你爸就给我下了药。我被你哥弄上了床。你爸怕你哥不会,还特意在旁边给他放着视频,教他到底该怎么弄。我浑浑噩噩的躺在床上,连一丁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就那样被你哥哥据为己有。”

     这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本是我脑海中噩梦一般的记忆,每次回想起来的时候,我的身上总是针扎一样的难受。

     可现在,当我发现这段记忆同样可以刺痛别人的时候,自己在一瞬间,竟然也可以感受到轻松与愉悦。

     谢子聪似乎已经完全被我激怒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忌讳的东西,谢子聪最忌讳的,应该就是别人将傻子称呼成他的哥哥。

     “我再说一边,那个傻子根本就不是我哥哥!”谢子聪暴怒,他紧紧攥着手里的证明,“强哥,你相信我,医院的证明不会有错的。并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傻子的智商,就算别人再怎么教他,他也不可能找到路的!”

     “哼,证明可以造假,处女膜也可以修补,你以为老子还会相信你说的话?”

     强哥摔门而出,谢子聪恼羞成怒。

     他从房间里找出了一根皮鞭,在我身上狠狠的抽打。

     我痛不欲生的倒在地上,谢子聪就举起蜡烛往我身上滴。

     融化的蜡烛滴在我的身上,刺啦一声,迅速在我的皮肤上凝固。被烫过的皮肤,红彤彤的一片,包裹在蜡里,晶莹剔透。

     我被折磨了整整一个晚上,谢子聪的心情才稍稍平复下去。

     “你滚吧。”谢子聪开了门,指着外面的楼道,“这辈子都别让老子再看见你!”

     我拉起沙发上的毯子,紧紧裹住自己上身,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冬天的寒意还没有完全褪去,我刚跑到小区楼底下,凛冽的寒风就吹得我裸露在外的大腿,紧紧的蜷在一起。

     望着蒙蒙亮的天空,我没敢继续往出走。

     我身上只穿了一件吊带,从沙发上拿出来的毯子又只有短短的一截,根本挡不住外面的寒风。

     如果我继续往出走,我真的害怕自己的腿会被冻得烂掉,就像农村老人的手指,红不溜秋的,仿佛被剥了皮似的。

     可我如果继续待在这里,万一再被谢子聪碰到,他肯定会把我拽回去,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负我。

     纠结之后,我好躲在一楼的角落里,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太阳能够早点出来。

     等到气温稍稍升高一点,我就从这里逃出去,再也不要回来了。

     越是等待,时间就过得越慢。

     低温下,我一直搓着自己的小腿,好让自己保持知觉,可是自己的脸却被冻僵了,嘴唇也开始发紫,四周仿佛成了一个巨大的冰窟。

     不一会,走廊里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心里咯噔一下,想着如果是个女人,自己就求她把我带回家里。

     因为外面实在太冷了,我全身的毛孔都在结冰,这种感觉如坐针毡,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煎熬。

     我的要求并不高,只要有个好心人,能让我待在他家里,哪怕是蹲在门口都可以。只要等到天明了,我肯定立马走人。

     我鼓起莫大的勇气,从墙壁后面轻轻把头探了出去。

     一个锃亮的光头映入眼帘,微弱的灯光,洒在寸草不留的头上,也显得格外刺眼。

     在这个人的耳朵处,还有一颗璀璨夺目的十字耳钉。

     这个人好熟悉,我刚一眯上眼睛,便立即回想起来,这个人不就是上次欺负我的耳钉男----六子!

     那辆晃动的面包车,以及躺在车上的田叶叶,还有我在敲开了车门之后,呼啸而来的无妄之灾。

     挥之不去的痛楚,让我对那段记忆更加刻骨铭心。

     我敢百分之百的肯定,这个人,就是那个十恶不赦的大流氓!

     只是为什么偏偏这么巧,他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时间还这么早。

     耳钉男走路的样子看起来慷锵有力,不像是刚睡醒的姿态。这也就意味着,他并不是彻夜未归,而是极有可能过来找人。

     上一次,谢子聪为了救田叶叶,将那两个臭流氓一顿暴揍,打的这两个人屁滚尿流。

     流氓之所以称为流氓,就是因为他们卑劣成性,做事不择手段,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要快。

     我心里不禁嘀咕起来:耳钉男这次过来,该不会是特地来报复谢子聪的吧?

     一想到这,我就尾随了出去,小心翼翼的跟在耳钉男身后。因为我想看看,谢子聪这个渣男遭到报应的画面。

     上了楼之后,耳钉男果然笔直走向了谢子聪的家。

     我的嘴角,不由得往上咧了起来。

     谢子聪啊谢子聪,你毒如蛇蝎,论心计玩的比谁都溜,可老天爷终究是长眼的。

     人在做,天在看,你想方设法的害你哥哥,玩弄女生的感情,现在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终于找个人来收拾你了!

     很快,门开了。

     耳钉男被迅速的拽进了房间,我急急忙忙跟了过去。

     好在门并没有关,而是轻掩着。我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口,凭借着唯一的好奇心给自己壮胆,从门缝里往房间里面张望。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谢子聪的手,竟然搭在了耳钉男的肩头,这幅画面,就像是多年未见的两个老友。

     怎么会这样,耳钉男跟谢子聪竟然认识!

     那么上一次面包车的事情,我越想越害怕,看来那一切,又是谢子聪早已安排好的一场戏。我压根想不到,自己曾经默默喜欢的这个男人,竟然可以阴险到这种地步。

     细思极恐,我带着一头的冷汗,把耳朵贴在了门上。

     “六子,他妈的,计划失败了,”只听见谢子聪一声叹息,“没想到,我千算万算,最后竟然栽在了那个臭婊子手里。”

     “怎么,她不是处?”耳钉男的语气更加焦急,“林强最憎恨的事情,就是被人欺骗,这下问题大了。”

     “不过事已至此,只好一不做二不休了。”谢子聪接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