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和傻子的一样
    晚饭,是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吃的。我,村长,还有他的两个宝贝儿子。

     餐厅很豪华,桌上的饭菜也是前所未有的丰盛。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一桌的饭菜,起码可以买来我好几年的口粮。

     因为子聪租的房子是两室一厅,根本住不下这么多人。吃完饭,村长在大酒店里定了两间房。

     我揪着心,寸步不离的跟在子聪后面。我甚至弱弱的扯下了谢子聪的衣角,希望她能带着我一起回家。

     可惜一切都是徒劳的,村长当即就留下了我,说我是傻子的媳妇,晚上必须跟傻子睡在一张床上。

     新婚的那一晚,我已经被这父子俩折磨的肝肠寸断。人最怕的事情,就是噩梦重现。

     村长的眼神像是刀子一样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低着头,行尸走肉一样的走进了傻子的房间。

     “俊俊啊,你在家里不是天天吵着要媳妇吗,现在你媳妇来了。”村长拍着谢子俊的手,一脸微笑。

     谢子俊看着我,笑的合不拢嘴,口水再次决堤似的落在酒店的地毯上,湿漉漉的一片,映着灯光,一闪一闪的,看得我直想作呕。

     “过来!”

     我不敢反抗,只能一步步的往前走着。

     坐在床边的时候,村长让傻子摸我的手。

     五根臃肿的手指,像是蝎子一样窜上我的手背,而我却还不能反抗,只能任由它肆意的油窜。

     在村长的教导下,傻子就差扒掉我的衣服,把我按倒在床上。

     幸好在这个时候,村长接了通电话,也不知道是谁打来了,但情况似乎很紧急。村长没说上两句话,就匆匆忙忙的从房间里跑了出去。

     没了村长的威胁,我想只兔子一样,“嗖”的一下从傻子怀里溜了出去。

     我躲在墙角,搂着自己,涕泗横流。

     “媳妇,你别哭了。”傻子说着,想给我把纸递过来。

     我本能的对傻子大吼:“你别过来!”

     傻子像是被电触了一样,一下子愣住了。

     这样的尴尬,持续了好久好久。

     我想傻子可能是抬手抬得太累了,所以傻子刚把手放下去,就起身走到了放食物的柜子前面。

     我听别人说,傻子好像是小时候发高烧,把脑子给烧坏了,这才留下了后遗症,不仅嘴巴是歪的,就连四肢也不太稳健。

     傻子撕了半天,才把泡面外面的包装膜撕开。倒热水的时候,傻子没有把握好力度,滚烫的开水全都泼在了手上。

     “呲啦”一声,仿佛炒菜的声音,眨眼间,傻子的手被烫出了好几个芋头大小的水泡。

     我看的出来,傻子很疼,可傻子还是忍着痛,硬是没让那桶面从自己的手里落下去。

     傻子在家的时候就很能吃,我想傻子这回一定是又饿了。像他这种智商的人,吃饭应该是比生命还重要的事情吧,所以傻子即便手被烫的烂掉,也要护住这一碗泡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傻子呆呆的坐在床边,望着这碗泡面口水直流。

     几分钟后,老坛酸菜的味道就飘得满屋子都是。

     傻子闭着眼睛深情的嗅了一口,足足咽了好大一口唾沫。他迫不及待的把面端了起来,我本以为傻子要狼吞虎咽的一扫而光,谁知他竟然一口都没动。

     相反,傻子端着这碗面,步履蹒跚、如履薄冰的朝我走了过来。

     “媳妇,快、快吃饭。”傻子结结巴巴的把面朝我手里递,“你晚上,都没吃饭,一定饿了吧。”

     那桌丰盛的晚宴,我的确一口都没咽下去。

     有傻子跟村长在,就算是吃一块豆腐,我也觉得如鲠在喉。

     我本以为,傻子这种人,心里只有自己。

     直到这些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心里酸酸的。

     我看着傻子红透了的双手,心里很难受。并不是因为傻子满手的水泡感动了我,而是我根本不想跟傻子有任何的交集,更不想对他有任何的亏欠。

     傻子一个劲的要把面递给我吃,我拼命的不接受,终于,那碗面在争执之中坠落下去,洒落一地。

     傻子看着满地的方便面,彻底傻眼了。

     失落的傻子,行尸走肉般的躺在床上,一声不吭,仿佛一个假人。

     我坐在椅子上,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没有傻子的骚扰,我的世界瞬间清静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傻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叫醒睡在隔壁的村长回家了。

     这一次跟上次截然相反,傻子没有再看我一眼,从头到尾,双手一直插在兜里,连头也没回一下。

     望着奔驰的小轿车,我的心里满是庆幸。

     自己终于逃过了一劫,傻子就像是一个污水池,我跟傻子多接触一次,子聪就会多嫌弃我一分。这一次,幸好我的坚持,让我守住了防线。

     回家的时候,谢子聪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我刚一进门,就看到谢子聪笑意盎然的脸。

     “没看出来,你挺厉害啊。”谢子聪眨着眼睛笑道。

     “我没有跟他······”我顿了顿,还是舔着脸跟谢子聪解释,“昨天晚上,我跟傻子没有那个。”

     “嗯,我知道。”谢子聪抿着嘴唇,胸有成竹的把手机给我撇了过来,“看看这些照片。”

     这不是!

     我诧异的张大嘴巴,翻动着手机上一张张触目惊心的照片。

     “恭喜你,傻子已经在医院昏迷不醒了。”谢子聪抿着嘴唇,脸上依旧留着浅笑。

     可我的心,却针扎似的难受。

     谢子聪让我看的照片,不是别的,正是傻子昨晚被开水烫伤的双手。

     “不就是烫出了几个水泡,怎么可能会这个样子啊!”我焦急的问谢子聪。

     “哼,你没读过书,我说了你也不会明白。不过感染你总听说吧,傻子的手烫秃噜了皮,本就该把手包扎起来,可是这个脑子不够用的家伙,竟敢把手插进裤兜里。”

     傻子的裤兜······

     傻子家里虽然有钱,但是傻子妈死的很早,家里就跟他跟村长两个人。村长虽然可以让傻子一生温饱,可毕竟村长也是个男人,他根本顾及不到傻子的卫生问题。

     或许也正是这个原因,村长才会不惜重金把我娶回家,好让我照顾傻子。

     傻子经常流口水,卫生状况本来就差,像裤兜这种难以清洗的地方,细菌病毒更是多的数不清。

     我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今天早上,这个家伙,从起床的时候,就一直把手插在兜里,任凭口水再怎么往下淌,手连动都没动一下。

     肯定是因为这样,不然傻子也不会被感染。

     “知道吗,我爸现在气的要命,要不是病房里离不开人,他可能这会已经提着刀追到这里砍你了。”谢子聪边说边笑,仿佛傻子的生死,在他眼里根本无足轻重。

     再次回想起昨晚洒落一地的方便面,我的心里已经充满愧疚。

     如果我当时愿意去帮傻子倒一下开水,就不会出现后面这样的惨事。

     我紧皱着眉头,忧心忡忡。

     谢子聪挑起我的下巴,轻蔑的问我:“够了,别再装了,傻子死了,你不应该高兴才是吗?”

     “我没有。”内心的愧疚,让我急忙摇头。

     “在我面前,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谢子聪的食指,勾着我的下巴,划上我的鼻尖。“跟你一样,其实我也巴不得傻子死掉呢。”

     我瞪大眼睛看着谢子聪,一脸的不可置信。

     傻子明明是他的亲哥哥,他一个接受了高等教育的人,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