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因果报应
    “就连傻子那样的货色,你也心甘情愿被他霸占你的身体?”谢子俊瞅着我,嘴边嘟囔着,“卢丹,你还记着你求我带你出来的时候吗?那个时候是谁口口声声说,要跟傻子永远的划清界限,怎么现在傻子快死了,你反倒有点舍不得了?”

     “傻子他其实······”我吞吞吐吐的,一肚子的委屈,却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

     如果傻子是在家里不小心触电了,或者从楼梯上滚下去,或者出门的时候被雷给劈了。我想自己可能会跟谢子俊一样,在听到傻子生命垂危的消息之后,立马幸灾乐祸的合不拢嘴。

     可我心里很清楚,傻子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都是因为我。

     他虽然一直流口水,模样憨憨的,四肢也不利索。但是仔细一想,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关心我的人,似乎也就只有傻子了。

     一听到退婚,连我爸我妈都急着跟我撇清关系,让我永远也不要回家。他们连我的死活都不管,可是傻子却知道我没吃晚饭,自己跑过去给我煮泡面。

     开水把他手烫了,我还在心里暗暗的嘲笑傻子,殊不知,傻子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怕我挨饿。

     想到这些,我也就明白了。傻子为什么要早早回家,要一直把烫烂的手插在自己脏不啦叽兜里不肯拿出来。

     因为傻子心里很清楚,只要被他爸爸看到自己烂掉的双手,肯定会二话不说冲过来把我打个半死。

     “你可真贱。”谢子聪就差一口痰吐在我脸上,他气急败坏的骂我,“好啊,既然你这么喜欢傻子,反正你也是他的女人,等傻子病好了,我就把你们统统送回去,少他妈死皮赖脸的黏在老子这里!”

     谢子聪的话,像是一盆凉水浇在我了头顶。一想起在那个家里发生的一幕幕,我就被吓得浑身发抖。

     “我不要回去,求求你,不要让我回去。”我祈求着谢子聪。

     “哼,”谢子聪白了我一眼,“你也不好好想想,就算你躲得了初一,你能躲得了十五吗?只要傻子还活着,你作为傻子媳妇,迟早都得回去照顾那个废物。你现在想要摆脱傻子的办法只有一个。”

     “什么?”

     “干掉傻子。”谢子聪说的斩钉截铁,心里边赫然打定了主意。

     傻子再傻,他也是个人。

     “子聪,杀人是犯法的,而且那个人可是你的亲哥哥啊!”

     “去你妈的,”谢子聪反手一个嘴巴子抽在我脸上,“我在警告你最后一次,那个废物不是我哥哥,他就是个傻子。而且想你这么懦弱,你就活该被傻子欺辱一辈子!”

     谢子聪的眼睛都红了,胳膊上的青筋全都爆了起来,我不知道,谢子聪为什么这么痛恨傻子。

     我记得我跟傻子成亲那天,傻子甚至可以不理我,也要出去接自己的亲弟弟。吃饭的时候,傻子不停地给谢子聪的碗里夹菜,可是谢子聪嫌他脏,根本连筷子都没动,就上楼去了。

     谢子聪还让我给他把衣服洗了,说是被傻子摸过,就变脏了。

     那一晚,傻子躺在床上,口水跟眼泪搅在一起,哭成了泪人。

     “现在傻子住在医院里奄奄一息,你作为傻子媳妇,最有权力去探视傻子,只要你在病房里轻轻动动手脚,就可以送傻子归西,而你也就彻底解脱了,再也没有人可以恶心到你。”

     “我、我不敢杀人。”我紧紧咬着嘴唇,几乎都要把嘴唇给咬烂了。

     谢子聪抓起我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

     他的胸脯,很结实,皮肤触碰在毛衣柔软的绒毛上,很舒服,很暖和。

     “卢丹,我知道你一直喜欢我,对不对?”

     “我······”

     我想狡辩,可是我的脸已经彻底出卖了我。沸腾的血液,澎湃在每一根毛细血管末梢,我的脸跟猴子屁股似的,已然红到了脖子根。

     “如果你想跟我在一起,首先你必须保证自己是干净的,别忘了,你现在可是那个傻子的肮脏女人。”谢子俊的手开始用力,我的手被他攥的好疼,仿佛骨头都要被捏碎了,整个手掌都在发麻。

     不可否认,我真的很喜欢他。眼前的这个男生,是我们村里最优秀的男人,他天生俊俏,白皙的肌肤,刀削一般的脸庞,剑眉星目之下,还有一颗比别人都聪明的大脑。

     他是我们那里,唯一考上重点大学的人,还没到二十岁的时候,到他家里给他说媒提亲的媒人,已经从村子里,一直排到了后面的半山腰。

     “主动就会有故事,”谢子聪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我们已经在一起住了这么久,其实我发现,你是个很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只可惜对女人而言,最重要的是名声,傻子就像一座大山一样死死压在你的头顶,如果你想重新做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这座大山山崩地裂,否则,你一辈子都是傻子的破鞋!”

     “干掉,傻子,”我吞吞吐吐的把这句说了出来。

     谢子聪一下子把我搂进了怀里,“对,干掉傻子,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只要傻子死了,你就可以重新做回好女孩!”

     那天下午,谢子聪对我出奇的好。

     他让我躺在沙发上,什么也不要做,给我把电视打开,还给我端了杯饮料,不仅放了吸管,还在杯子上插了根柠檬片,他说这样不仅颜色比较好看,而且喝饮料的时候,还可以嗅到股淡淡的清香,提神醒脑。

     谢子聪下厨,给我亲手包的饺子。

     自从我记事起,我就一直在给别人做饭,这一次,真的是我吃到身边人做的第一顿饭。

     我吃着吃着,眼泪就有点止不住了。

     “傻丫头,你哭什么。”谢子聪拿着纸巾,凑到我跟前,轻轻的给我抹着眼泪,“只要愿意做我的女人,以后每顿都可以这个样子。”

     “那我是不是要幸福死?”我望着谢子聪,不由得破涕为笑。

     有人为我做饭,有人为我擦泪,这一刻,我真的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要是这就幸福死了,那岂不是显得我太不会照顾人了?”谢子聪再次把我搂到了怀里,抚着我的头发,在我耳边低声轻吟,“不过我们现在还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这个人就是傻子。”

     我跟着谢子聪跑到市里,结果还没过上多久,傻子就跟他爸再次找到了这里。

     一进门,村长对我一顿暴打,骂我是贱人,说我这辈子,只能是他儿子的女人。

     宾馆里,村长再次指导傻子,像是饿狼一样的扑倒在我身上,强取豪夺。

     “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谢子聪扶着我的脸颊,“在我这的这些日子里,我虽然表面对你很冷漠,但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心底很善良的女生。可往往也是这份善良,可能会让你万劫不复,古往今来不得好死的,多数不都是那些老好人吗?”

     我点了点头,我不能因为一颗糖,就忘记了自己满身的伤疤。

     如果不是傻子,我根本不用遭这么大的罪。

     我的手瞬间攥了起来,谢子聪紧紧地搂着我:“傻子那么欺负你,能有今天,这都是他的报应。而你只要把自己万分之一的苦难,再次还到他身上就可以了。”

     晚上,谢子聪搂着我,躺在了他的床上。

     他的床单很香,被窝里很暖和。他的双手,一直紧紧地抱着我,这份温暖,让我如沐春光。

     如果这是一场梦,我真的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