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洛崖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日近黄昏,日光为白云披上光彩,给这天搅拌染上那寂寥的微黄色,那洛水倒影,似乎更加的悲凉,“飕飕”凤,更是让人憔悴,吹拂着的柳叶儿“沙沙”,河畔那络凌度蜥发出那令人耳熟的娃吟声,奏响了一幅凄凉的洛州秋天的悲乐,忘君涯更是让人憔悴。

     一位披着披肩散发的女子站在忘君涯边,神情有些慌张却显露出一种王者的风范,一步步后退,后面便是咒怨洛崖“唯有无尽的深渊,是给天才的最好的坟墓。”她仰头望着那幽蓝的天说道。

     满脸污秽泥,挡住了清秀的容貌,唯有一双充满恨意的黑色眸子露在外面,一袭青色衣衫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上面满是斑驳血迹,她就是洛府的第一千金—洛如瞳。然而洛如瞳死死的盯着对面的这群人,恨不得把他们生吞活剥才方可解恨。竟乘着爷爷去帝国边关帮助好友刘将军的时间,他们居然会对自己下毒手,就连自己的母亲都在害自己,欲将她除之而后快。

     “唉,唉,天妒英才,天妒英才!”黑眸散发一股令人咒怨的邪恶感,女子切齿地喊道。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位少妇,扭着腰肢向前两步,娇笑声传遍山崖各处,那让人发寒的双眼瞪着洛如瞳道:“瞳儿啊,其实我们也不想这样的,可你爷爷那个老东西居然把家族里最宝贵的言灵神决和镇龙塔全都给了你,你爹爹死的早,所以他没有把东西给我,如果你爹还在的话一定会全都留给我的!……”

     洛如潼伸手摸了摸爷爷临出发前交给她的空间灵戒,里面放着很多家族功法和至宝,心里涌上一股让人感到温暖的暖流,传遍了身体的各部分,心中振了振,握紧了手中的软剑,冷眼看着她,说:“你想说什么呢?我的好妈妈。”

     美丽的少妇眼中尽是鄙夷之色:“我想要什么你不知道?野种,你不要装傻,把属于你妹妹的东西东西交出来!”

     洛如潼笑笑,略带鄙夷却又是满脸的委屈看着这厮少妇:“你是我娘,却从不关心过我,现在还要杀我。我以前从未有过怨言,如果你跟我要我会给你们,因为我不稀罕这些,可是你们却用这种方式来夺取。那我告诉你们,我毁了它们,也不会给你们的!”

     说着,两手运起灵光,软剑“彭!”,裂成两边掉在地上,灵光径直向各处蔓延,像蔷薇之花一样垂怜这像各处蔓延,很快身体膨胀起来。“不好!她要自爆!”一个修为达到中灵八十级的中年男子说到,同时快速出手压制住洛如瞳继续膨胀的身体,灵力涌入她的筋脉,体内的伤口迅速的愈合着,洛如瞳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眼看着他,吐出一口污血,身体舒服了很多,男子冲她使了个眼色,挡住身后众人的视线,往她手中塞了几颗丹药,刹那间两手一拱将她用灵力围成了一团起来,拍下了悬崖。

     此人正是爷爷安插在洛府内的亲信洛大龙、用来保护她的,可是奈何今日高手太多不敢贸然出手,只好看准时机将她拍下悬崖,在等洛爷爷回到府内,在商讨此事了。

     要是从众人的角度来看就是洛大龙防止洛如瞳自爆伤害到众人无奈之下将其拍落悬崖。众人都松了口气,中灵三十三级的强者自爆可不是闹着玩的,甚至搞不好大家都要给她陪葬。

     但此时的洛大龙,眼神中流露出一种不舍和莫名的罪恶感,似乎是上天给予他这个世上最最痛苦的惩罚了,即便他是一个杀人从不为此惋惜的人,但这可是他的救命恩人的孙女啊!天啊!我怎么能这样!这可是当年暗夜城惠所解印的咒怨符文依然存在悬崖之下,听说只有有缘之人才可与之抵消,否则将随之消散!不知有多少人死在这这厮之上,这玩意儿可不是闹着玩的,把人给弄个灰飞烟灭,都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儿,洛大龙冒了一身冷汗。

     在其旁的洛萧媚看到此时的洛大龙,心中疑惑:奇怪了?洛大龙一个高大威猛的大男人竟为了这个这种货色而这样!便有些小孩子气地问道:“喂!瞧你这样儿,是在干嘛呢!在想什么!”

     洛大龙一愣!急忙说道:“没,没什么,二小姐,我怎么会有事呢?”

     洛萧媚看他那囧样儿,就左手握拳向着洛大龙的胸膛挥了下去,笑道:“那干嘛摆个苦瓜脸啊!真是的再说她都死定了,直接叫我大小姐吧!”

     洛大龙弯了弯腰,切齿地说道:“这—好吧,大小姐,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家里的一些繁琐的事儿弄的头有些疼,罢了,不打紧,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洛萧媚眼瞄了他一眼,看他没什么,就说道:“嗯?哦,走吧。”

     “是,我就先走一步了”洛大龙立即转身叫道,缓呼了一大口气,“嗖—”已一跃,跳过了所有人的视线,走了。

     而萧媚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隐隐有些不爽,萧媚是何等人物,她,就是洛如瞳的养母,洛萧媚的亲生母亲!为了得到洛家的家产和权利,她,在洛家潜心五年!只为达到这个位置!现在整个洛家的头儿!什么风浪没见过,洛大龙没想过,看来啊!萧媚这次又得忙活了……

     圣地,帝国边关。

     “轰轰轰!轰—”数千只敞开那巨大的两翼遮盖住了帝国边关的蓝天的魔猎鹰,乘着黑压压的气势,张开那恶心的嘴巴那垂下的口水让人逆呕,喷射出的灵光向着边关的灵力结印护着肆虐着,城门上,一位白发披肩的红色盔甲老者望着这些魔猎鹰,那深邃的双眼,那两撇白色长须在哪肆虐的凌厉的魔猎鹰的灵力沧海之中飘荡。

     “可真叫人担心啊!”老者哽咽地说道。

     “蹬—蹬—蹬蹬—”一支军容整肃的军队哗哗的整齐的列在帝国边关的城下,一个在前面领头的老者,喊道:“刘老弟!”

     那白发披肩的老者,便是刘薛辞刘将军,帝国边关守了四十八年的灵!不灭的灵!帝国曾经的的半壁江山是靠他打下来的!他俯下头,看见了他,露出了那久违的笑,虽有些僵硬,但却是那么真实,说道:“你来了。”

     他,就是洛家的主人,洛如潼的爷爷,洛萧泽。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