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来者不善!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这么说——”南宫天没有面露表情,“呵呵,你还是来了。”

     “洛如潼,让开!”迷雾又露出一个身影,“他不是你的对手,更不是你的朋友!”

     洛如潼顿时一振,刚想转头,“扼~~”一阵刺痛深进洛如潼得躯体中,这种疼痛,有一丝的温暖,但却布满了能让人致命的剧毒,那种痛,就像是从心里开始的,一种背叛的痛。又有一种陷入冰窖中寒气逼人的微痛,洛如潼左眼往回盯了一眼,冷漠才是让她倒下的似乎是罪魁祸首。

     “扼~~”洛如潼从未有过的体验,就像这块大陆上无数卑微的生灵一般——奴隶,似乎受到了他们的愤怒,愤怒,那种从心底就痛恨的愤怒,热得像烈日灼心,冷的得像冰天雪地,这种痛,更像他们得绝地反击!

     在奴隶主上夺走似乎本该属于他的权利,夺走他最喜爱的王冠、钻石、权杖,那时候,他是在意他的财富,还是畏惧与恐惧而惊慌失措,还是因为被仇恨和愤怒而变成野兽,甚至比野兽更可怕的东西夺走了他们引以为荣的鞭子?

     又还是因为是他们曾经,曾经认为不会叛乱,永远忠诚守卫自己的奴隶所欺骗,夺走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的,曾无数领教了这打在血肉之躯体,深凹在无底而黑暗的深渊里,现实般的残酷……

     南宫天败露出那他不想披露出的表情,这狰狞的表情,是恐惧?还是胜利的喜悦?显然,在场的,都很疑惑。

     那显露出虚空而冰冷的左手,深深的插露了温暖的躯体的后背里,透进那布满灵气,红色的,在他看来似乎就,就只是一条血泠泠的管子罢了,不过,他真的,真的暖起来了么?

     帝国,南部引起一次奴隶的大反击,这一次沉重的打击,便让暗夜帝国南部经济受到巨大重创,然而,很显然这一次的起义没有引起什么太大的波澜,那倒是帝国将有120万平方千米的农田将被荒废!将有6000万的平民受到饥饿!

     饿的还是那些起来反抗的人儿呢!

     洛如瞳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似乎自己的脑袋被什么凝结起来,似乎是因为那些雾气的侵扰使得洛如瞳的身体的体温在不断的下降,似乎这一句话,她又在哪里听过。

     “洛如潼,对不起。”南宫天哽咽道。

     一阵绞心痛,让人失去了知觉……

     “砰~~”寒气逐渐高升而逐渐漫延过来,最高到了3米之多,也算漫到了南宫天的脚底前了,“你还真的是无情啊!南宫天?”

     南宫天咧嘴一笑,“你是在笑话我?”

     “我可没有这个胆啊!我,小南宫宫主。”一个丰满成熟女人轮廓在白雾中在南宫天的面前显露出来,仅仅露出一张滴满了血的红的不能在深得,下底裹这剧毒般黑色唇口渐渐进军南宫天那张显得有些苍老的唇口,哲白的、纤细的皮肤在眼光下显得还算年轻。

     她款款走了过来,两人的高度还算很贴近的,她索性来点刺激的,毫无征兆的将自己那高翘的鼻梁稍稍贴在南宫天的鼻尖儿上,两双眼睛也对在了一块儿,电流般交汇在一起,虽然南宫天有些排斥,眼珠子儿一直向下徘徊,想都不敢想她到底想干嘛,只是一只手稍稍碰触着腰背上,那丰满的乳头贴在了一块儿……

     碰到了……

     两人在相互舞摆着,就像有着小情调的两个小两口儿,激起对方的性欲,唇对唇的较量,南宫天的双手不由自主地腰部抚摸,再抚摸,轻轻地,那女的也没有任他摆弄,也开始主动起来,狠是靠在他身上,开始,南宫天还想反抗,不过就是,任何一个男人想反抗都反抗不了的那种刺激……

     这个女人就是——洛萧媚!

     不过南宫天却感到无助与空虚,似乎对方想把她占为己有似的,不过他还是跟随着脑给他的指令,手指一点点地向上倾移,两人令人恶心。

     “好啦!这不是玩的时候!”一个更老些的女人的声音在周围回荡着,有着灵王一样的气魄和庞大灵力所显耀的语气。

     两个青年也松开了彼此的双手,说是两个青年同时放的,还不如说是南宫天受不了这种东西奋力甩开的呢,南宫天又下意识地看了看洛如瞳,不过倒是结合在一起的两个唇口,不断蚕食着对方的身体,以此引导对方陷入自己所设下陷阱,激起对方的性欲,看来,还真的让人感到恶心。

     洛萧媚有些气愤的看着南宫天。

     南宫天犹豫了一下,“萧夫人,洛如潼本人我已经带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你那一份给我啊?要知道我是抓住了你的把柄的!”

     “哦?”

     “你难道要毁约么?除非……”

     “你难道要毁约么?除非……”南宫天有些紧张,因为他知道即使自己有着极其丰富的实战经验,他也无法保证自己那几斤几两可以与这个能与帝尊齐名的洛宇之妻子所抗衡,更不知道她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奇招怪招没有被人发现,他可不想这个时候与萧媚作对,因为他知道,他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去与之对抗,更不知道她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奇招怪招没有被人发现,他可不想这个时候与萧媚作对,因为他知道,他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去与之对抗。

     “那倒不是,只是提个醒儿吧,”萧媚耸了耸肩,悠悠地说:“不要在长辈的面上,自以为是!”

     “因为我不是……”南宫天有些欲言为止,“萧夫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忘掉了,我只是有些性急了,不过该给还是要给的吧?堂堂洛家之首,不会要……”

     “请不要性急了,我会把洛家的兵力调动到城北的,不过即使这样,西宫和东宫的人也会赶过来的!”萧媚威胁道,“你就不怕吗?”

     南宫天咧开了嘴,笑着,缓缓说道“呵呵,没关系,这个问题我自己可以解决的,轮门?冥神门。”萧媚有些惶恐。

     “轮,么?”

     洛萧媚也愣了愣,咽了咽口水,平缓了一下内心的一点点的嫉妒心,故作姿态地说:“不就是冥神门第六重么,妈,难道不是么?”

     萧媚只是定定地站着,话也不说,只是两眼死盯着南宫天。

     “冥神门,帝国三大禁术之一,以强大的限制术灵师的能力以及强大的破坏力,加上那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提升比自己高出几倍的速度,不过……”萧媚又抿了抿了嘴,“你,应该还没达到吧?”

     “那个境界的确,对于你来说实在是是太过与强大了,我看达到灵王的人也未必能挑战这个极限。”洛萧媚说道。

     南宫天俯下身子来,看向洛如瞳嫩白的脸,笑着又似乎有点担心,又抬头看着萧媚,有那种给别人压力的眼神欢欢的轻声说:“你们还是想想她吧。”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