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龙塔缘由 2
    南宫天纵身一蹦,两手一拱出朝着科三贝莱,顿然间凝结出了一颗光球,眼神里表现着以为帝尊所有的自信。

     在强烈的光芒下科三贝莱也在雾尘纷纷中显现出来,身体小了五六米,但也凸显出了一只龙的强壮,肤色也泛着黄略反射着光有些耀眼,前爪也伸张了出去,半臂上还显露出了肌肉呢!后腿也直立了起来,硬朗起来的科三贝莱傲立在坑的中心看着南宫天,一脸的怒火。

     “斗转星移!”说完一道包裹着无数灵力的光球从南宫天的手上横冲过去,“呼~”巨大的声响伴随着,“砰砰”巨大气流敲响了各处,“嗖”急速的向着科三贝莱的面前冲去。

     “龙刃?魄?斩!嗷呜!”科三贝莱怒吼道,“轰!”话语间,光球砸在了科三贝莱的身上,巨大的力量震动了整片森林,光球也随之化作一道雷对准了洛如瞳。

     “啊?”不知情的洛如瞳吱了一声。

     “轰!”一声巨响,洛如瞳与镇龙塔脱离了出来,朝着悬崖的边缘甩去,失去了控制的镇龙塔的泛着奇异的灵光,“呼呼~”强大气流在镇龙塔的四周回荡。

     “不好!”南宫天朝前一看,奋力一跳过洛如瞳身旁。

     “嘭!”脱离了镇龙塔的庇护的洛如瞳被剧烈的灵力引力场给振幅到了,一个劲儿地落入了南宫天的臂膀上了,“嘶~嘶~嘶”南宫天在竭力的把洛如瞳弄停下来,两手抓紧了洛如瞳的身子,扎住了马步,停靠在悬崖的边缘。

     “呼~轰~”镇龙塔加大了吸力。

     “可恶!有是这个东西!”科三贝莱怒吼道,后腿抓紧了地面,承受不住科三贝莱的重量的地面盘裂了起来,突出的巨石盖着了科三贝莱的后腿。

     镇龙塔失控了!

     “如果这样的话,灵动!”南宫天将洛如瞳放下后抬头望了望镇龙塔,有些紧张的说。

     洛如瞳感到有些无力,她试着伸展自己的手去触碰南宫天,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力气,她用一丝气力将自己的左手抬了起来,说:“南宫~天……”

     南宫天抓住她的手侧下头贴在洛如瞳的左脸上,还不时地磨了磨,细腻的他附在洛如瞳的左耳上温柔的说:“放心吧,呵呵。”

     “吼!好像有些不好的情况发生哦。”科三贝莱挠了挠尾巴,还发出“轰隆,轰隆”的声响,没好气的说。

     “愿我这样,你不会生气,科三贝莱,六代!——洛宇!”镇龙塔的灵力发出奇异的光彩显现出这些字幕。

     南宫天抬头一望,震了震:“呃~洛宇?那,那不是帝国六代帝尊么?”虽说自己也是帝尊之体,可是帝国帝尊可不是什么普普通通自封的名号啊!从一代暗夜城惠到至今也只有六代,而洛宇便是第六位。

     帝国帝尊是由一代,也就是暗夜城惠所自封的名号,是他当年为暗夜帝国皇族,也就是凌空绝凌空家族建立起暗夜帝国时起的,并声称能继承他的名号的人就是这个帝国的领导人、最强者!

     历代争抢这个名号的天才可算得上是数不胜数啊!而因为这个似乎毫无意义的名号死去的人也是数不尽的,而六代去阴差阳错的是这个名号的继承人,不过他却不知什么原因英年早逝了,不过消息是他的妻子萧媚传出,而萧媚一向也是很题洛家着想,也很疼这个继女洛如瞳的,不过她丈夫死后也改变了许多,不仅霸取洛家的政权,而且与自己的父亲关系也好了不少,而且他的父亲可是和凌空家族素来不和的啊!

     凌空家族是什么来头,是这个帝国的皇族!是这个国家的命脉!想和它做起来,那就是叛国啊!

     “呃~是,是我,咳咳。”洛如瞳颤动这自己微弱的身体,无力地说道。

     “啊!那家伙怎么。呃!”科三贝莱惊叹道。

     南宫天又俯下身子,盯着洛如瞳,洛如瞳的青裙早已有些泛白,瞳目中还略带一丝青丝,红唇也泛着白裂开了缝蠕动着,左手用尽一丝之力紧紧抓着南宫天的右手,似乎还在嘴旁说些什么。

     “三印?天道——伏龙之术!”镇龙塔发出奇异的灵力光芒显现出一群不懂得符号朝着科三贝莱一个劲儿冲去,而镇龙塔本身三百六十度旋转起来,发出这样的声响。

     “呃……”科三贝莱张开血口,吐出它那恶心的舌头,惊叹道。

     南宫天脸皱了皱,眉头一紧,:“可恶!”

     “封!”

     一堆奇怪的符号抓住科三贝莱的四肢,“吼!好痛!”科三贝莱甩动着尾巴吃力的叫道。

     “啊!”同时,洛如瞳手掌间的若影若现的青筋之中染着一丝的微红,想必是灵力不足的缘故吧。

     南宫天嘴唇泛起了白,额头上,似乎有几颗大水珠显现出来,眉头紧锁着,似乎有啥不好的事发生,“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南宫天俯下身抓住洛如瞳那白的让人看不到任何瑕疵,在强光下显得如此的白的、嫩的手,贴在哪揉揉的、软软的,白嫩嫩的脸上,用微微灵气略带有一丝暖气灌入洛如瞳的鼻孔上、萦绕着,轻语道。

     “呃~呃~呵呵,又要被你占便宜了呢!”洛如瞳看到这一幕,没有显露出当时那的情形,却对刚才的那一幕感到无比的开心、感动,而之前的事,她现在感到有些无理取闹、好笑,而现在,她对南宫天更是爱慕、向往。

     南宫天依旧,那一咧的猥琐的笑意:“呵呵,是啊!”

     “我了个娘的屄(bi),我好像更痛苦吧?你们…我去…”科三贝莱气,愤道。

     “呃~别人,啊不,应该是别条龙都生气了,就不必了吧!”洛如瞳那倔脾气。

     南宫天抓得更紧了,“等着!”

     “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还是自己因为身体的虚脱而造成的,还是——“你想干什么!”南宫天抓着洛如瞳的手凝聚出一股强大的力量,一点一点的钻进洛如瞳的青筋之中。

     青筋中的一丝微红渐渐褪去,洛如瞳不时感到温暖,似乎还有无穷的力量不断地涌现出来,顿时间,洛如瞳的身上映现出微微的,油然而生的,绿色的灵光之气,显露出一般人没有的生气。

     “醒转,轮回之眼!”镇龙塔又显现出了几个字。

     “什么!不!”科三贝莱眼睁得大大的,似乎对这几个字有些忌讳,情绪有些不安。

     看来这还没完呢,“呵呵,洛小姐,这下好玩了,你就看着吧!你父亲的杰作!”不知何时南宫天起了身子,侧下脸眼瞳中出现那躺下来的沉鱼落雁般的美人儿凸起的高峰……

     洛如瞳两眼盯着他,“唉~”转过身子,“还是老样子。”

     转过间,那蠕动着的高峰不时的晃动,而且那洁白如霞的,没沾到一点粉尘的,白的似透明的,油墨气息的长发向高处来了个九十度一甩,径直地落在了那肤色白哲还沾有一点粉尘显露出健康的小麦色的手上,还有那完美的黄金比例的园臀……

     “我的天啊!”南宫天头一转,鼻子上缓缓地留着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