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令人惊艳的文章
    既然几个评审已经确定了第一名,李主编就拿着张扬的那篇文章去了青年周刊发行部准备在明天新的一期上发行张扬的文章。

     赵磊他们几个看着离开的李主编,那个胖胖的编辑开口了“这次的冠军被这个叫张扬的小子拿走了,只怕你那个小魔女要跟你闹脾气了”他取笑着赵磊道。

     “是啊,我有点头疼该怎么跟她解释呢”想起自己那个宝贝侄女他也有点头疼。那是个在外人面前很懂事也很乖巧的孩子,可是在亲戚和熟悉的朋友面前确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小魔女”。不说有理吧,无理也要跟你腻半天。

     “呵呵,我见过那个孩子,挺可爱的啊,怎么在你们几个嘴里变成这幅样子了,还小魔女呢”韩姓女子挽了挽耳边的秀发道。

     “那是你还不熟悉她,等你熟悉了你就知道了”胖胖的男编辑道。

     虽然众人在打趣着赵磊,可他们也只是善意的开下玩笑罢了,毕竟女孩子古灵精怪一些才更讨人喜欢不是吗?

     此时的李主编快步来到了青年周刊发行部的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里面有几个编辑正在安排明天的周刊上要发行的内容。

     听到敲门声,一个离门比较近的女编辑过来开了门,开门一看“哟,李主编,你们确定了比赛的第一名了吗?是不是我家孩子的?”她兴奋的问道。她的孩子只有七八岁也参加了这次比赛。

     听着这位女编辑的问话,另外几人也抬头看到了李主编,其中一个看上去年级稍微大一点的中年男性,像是管事的开口了“钱丽,还不快让李主编进来,瞧你这像什么样子”他佯怒道。不过他跟这个钱丽的关系还不错,也没好多说什么?

     “不好意思啊,李主编。我有点心急了”钱丽不好意思道。

     “理解,理解。不过小钱啊,这次的得到第一名的文章还真不是你家孩子写得出来的”说着他把手里的文章递给了钱丽让她看看。

     “这,这样的文章莫说我家孩子,可能连我都写不出来吧。李主编这谁写的啊”钱丽看了一遍,抬起头向李主编惊讶的问道。

     那位管事的中年男子听到钱丽这样说也从自己的座位上走了出来,虽然钱丽有时候有点分不清轻重可毕竟做了这么多年的编辑,见过不少的文章。她居然这么说,那这篇文章肯定不错。想着他也接过钱丽手里的文章仔细看了起来。

     “呵呵,这是老薛的侄子写的”李主编道。说完走到一边坐下,等着那位女子看完。

     这时,看完文章的中年男子道“这篇文章确实不错,原本我还在犹豫我们这期的主版用什么呢,就它了。对了老李你说什么,这是老薛的侄子写的?怪不得,老薛年轻时也是一个很有文采的人呢!”他恍然道。作为这次公司内部举行的活动他当然没怀疑抄袭什么的了,毕竟都是内部员工的儿子,女儿,侄子,侄女啊参赛。如果出现抄袭,那位员工也就不用在这里混了。为了五千元的奖金估计也不会有人这么做的。你说还有发表在青少年周刊上的文章的机会?别傻了,像张扬那样有满脑子经典作品的可不多。

     李主编接过钱丽给他泡的茶水喝了一口道“那行,我等会打个电话去跟老薛说一声,他听了这个消息说不定一高兴请你吃饭呢”呵呵一笑,他起身走了出去。

     看着李主编离开之后,管事的女子对着其他几个人道“这期我们的主版面就用它了”说着一扬手里的文章,把它递给了另外几人叫他们看看。

     接过女子手里的文章,另几人也仔细的看了起来。看完也是一阵的惊讶,“这么精彩的文章啊,我好像也想起了自己当初坚持的梦想了”。一个三十来岁的男性编辑道

     “是啊,人总要有一些自己坚持的东西,即使活到头也不枉白活一世啊”。另一个编辑接口道

     另外几个编辑纷纷开口道“是啊,王主编,这绝对够的上我们的主版资格”。原来这位中年男子也是主编,只不过是青少年周刊发行部的罢了。青少年杂志社做为一个在全国都比较有名气的杂志社,自然有许多的部门,而杂志社旗下的每一款杂志都会有好几个部门。中年男子跟李主编都只是一个部门的执行主编罢了,执行主编上还有主编,也就是一款杂志的负责人。而薛致远确是整个杂志社的副总编,管理着很多杂志。

     听着大家都这么说,王主编道“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把我们刚才确定好的文章跟这篇文章一起给印刷部拿去”。底下的钱丽和另外几人纷纷拿着文章出门去了。做为全国都比较有名的杂志社,自然有着独立的印刷部。印刷部负责整个杂志社所有杂志的印刷,里面部门的领导也不叫主编,叫经理,直接对着杂志社的社长,总编负责。

     此时正坐在家里看电视的薛致远接到了单位李主编的电话“喂,老李吗”道。

     “是我,老薛啊。恭喜你啊,这次你侄子的文章经过我们几个评审的一致通过,获得这次比赛的第一名”李主编道。

     “谢了啊,老李。改天请你吃饭”薛致远平静道。

     “老薛啊,你可别以为我们几个是给你面子。你侄子的文章是真的写得不错,你难道还没看过吗?”李主编疑惑道。

     “没看过”薛致远也有点疑惑,他知道自己这个老朋友是有真材实料的。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和社长对着干,现在也不过才是一个主编了。他既然能这么说自然也不是没什么根据。难道张扬那小子真的写的非常好?

     “对了,刚才我去青年周刊发行部。老王也决定把这篇文章发在他们的主版了”李主编道。

     “哦?我知道了,改天叫上老王,一起吃饭吧”薛致远听到他这么说也就确定了张扬的文章应该确实写得不错,不然以老王那个性格可是不会给你上主版的,即使你是总编的儿子也不行。

     “哎,老薛,你这个淡然的性子就不会改改吗”李主编开着玩笑道。

     “改了,我还叫薛致远吗”薛致远道。

     “得,我又自讨没趣了。行了,没事的话我挂了啊,记得带你侄子来领这次比赛的奖”李主编无奈道,说完他就挂了。

     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薛致远也是无奈的笑笑,他知道自己这位老朋友每次打电话给自己,想开自己玩笑总是

     碰壁后都会气呼呼的怪断电话,所以他也没有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