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讲课!扮演人生导师的密喀尔!
    波立维家族的现任家主查林,年方四十,正是年富力强,雄心勃勃之时。为了贵族家族血裔千秋万代地延续,他除了自己的正妻,三个侍妾,还有十数个情人。从成年开始便精力旺盛地繁衍着后代,到现在,已经有十一个儿子,七个女儿了。

     然而十八个后代里,能够让他感到满意的却有点少。大儿子是典型的纨绔子弟,花天酒地的生活节奏让查林火冒三丈。无数次的训斥严诫都没用,最后只能自我安慰这个混账尚幸不会出去胡乱惹事,因此也由得他去了。

     只有三儿子加尔文,非常让他欣赏。从小表现出来的优异的魔法天赋,好学,聪颖,识得进退,并且能深入地分析问题。这让查林很早就下了决心,认真培养这个儿子,等到未来他成长起来,废黜掉大儿子的继承权,由加尔文来继承。

     毕竟,波立维家族需要一个精明能干的后裔来延续。

     许多核心的机密,查林也早已让加尔文参与了。

     因此,午后查林的书房,两父子就开始了一番对话。

     “你说,那个年轻的冒险者认为神殿金币,有着超越金币本质的意义?“查林听完了加尔文所述的今早的事情,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问到。

     “是的父亲。当时他说到了这里,幸运金币的反应非常地大。“说着他拿出了古金币,这个诱人的金币,原来还有另一个名字:幸运金币。

     查林接过了幸运金币,把玩着:“我主选择了那条伟大的道路,对这方面的知识分外地关注。然而毕竟这条道路是后天的,并非原初所有,皆是我等万灵无数岁月中逐渐发展而成的新的体系。这对我主来说,不仅要随时随刻地跟上这些知识的步伐,还必须超越在这之前。但是现在看,似乎我们也落后了。“

     加尔文似乎觉得接下来的话很危险,尽管是在戒备森严,父子独处的书房,仍旧压低了声音:“难道那位陛下,已经看到了更远处?那我主应该怎么办?“

     查林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开口:“这条道路博大精深,虽然神殿金币,可能触及了最基础的方面,但是至少现在整个大陆并没有因此而发展出什么新鲜事物。再说了,我估计那位陛下也是在打擦边球。有些陛下可是并不愿意看到祂的王座再次高举的。“

     “那我们怎么办?放出消息,给这位陛下找点事情做?”加尔文建议道。

     “绝对不行!“查林严肃地否决了这个建议,”那个层次的事情,绝对不能由我们来挑动。不要以为诸神的眼睛看不到阴暗处。这件事,我会回报我主,看看我主有什么样的意愿。至于那个冒险者,你先试探下,是否他的内心里有更美好的矿产。反正这三个月,你和他认真相处,最好能让他也加入我们。“

     “遵命,父亲。“

     再一次来到波立维的城堡前,管家已经热情地等候在了那里。密喀尔刚一出现,管家就春风满面地迎了上来:“密喀尔先生,欢迎您再次莅临波立维城堡。“

     密喀尔不敢小瞧这样一位大贵族的管家,非常诚挚地回礼。被迎进去后,这次直接带到了一个装饰华丽,古意盎然的书房。而波立维家族的少爷加尔文,已经等候在了那里。

     “密喀尔先生,接下来的三个月,希望我们相处愉快。”加尔文率先表态。

     看着加尔文真诚的致意,密喀尔心想,说不定不需要佩斯先生的帮助,这位大贵族的少爷也可以推荐自己进入卡塔利魔法学院了。

     而且还有一笔不菲的束脩。

     密喀尔准备开始自己的讲课。他首先问道:“加尔文先生,在讲课之前,我有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好好回答,作为决定我安排讲课内容的依据。”

     “好的,你请问。”加尔文非常干脆。

     “第一,你对商业的看法是什么?”

     “第二,你认为财富是什么?“

     “第三,你觉得,诸神和贵族,在商业中,是什么样的角色?“

     加尔文认真地听了这三个问题,思索了很久,这才缓慢开口:“关于你问的第一个问题,原本,我认为商业就是有和无的互相沟通。但是昨天,你解释了什么是黄金,我现在觉得,商业,它的本质就是贸易和交换,是为了获取财富的一种手段。“

     “第二个问题,财富是什么?我想,财富就是我们自身拥有的一切。“‘

     “至于第三个问题,我不敢冒渎诸神,也不想得罪其他贵族。我想除了柴尔德陛下,其他诸神都对商业并不感兴趣。而贵族,他们可是本性贪婪的。“他微笑着说,毫不介意自己也是贵族中的一员。

     密喀尔点了点头:“很好,加尔文先生。接下来我会首先给你讲解,什么是交易。“

     听到这话,加尔文坐直了身子:交易,是柴尔德所掌控的规则中的核心内容。他挺好奇,这个年轻的冒险者是如何认知交易的。

     “我昨天假设过,你是一位牧羊人,我是一位农夫。我们互相需要对方手里的东西。但是如果用羊羔来兑换大麦,我们都不知道,多少羊羔,能兑换多少大麦。”

     “于是我们用黄金来衡量一切。一个金币,可以买到十只羊羔,可以买到五千斤大麦。那么我们就知道了,一只羊羔可以兑换五百斤大麦。这样我们就可以放心地交易了。”

     “但是,假如我们相隔很远。你所在的地方,羊羔很多,大麦很少。我所在的地方,大麦很多,羊羔很少。而我们彼此需要对方的东西。这样的话,我把五百斤大麦运到你这里,你会用多少羊羔来兑换呢?”

     加尔文思考了一下,很干脆地说:“我会用超过一只羊羔的价钱来兑换紧缺的五百斤大麦。”

     “正确!这就是商业的意义所在!这里面包含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他似乎吊起了胃口,加尔文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坐直,“这个概念就是,盈利!”

     “价格的波动,就因为我从很远的地方给你带来急需的大麦。我生产大麦,所消耗的成本,长途跋涉给你带来了大麦,在路上所消耗的成本,到了你这里,本来我的大麦最多加点价格,抵消路上的成本。但是因为你这里大麦稀缺,所以我可以高价出售,从而盈利。”

     “我如何判断是否会盈利呢?首先,我这里的大麦多,我在这里出售大麦,没有人愿意买,但是你所在的地方,大麦少,你们又需要,如果我带来大麦出售,你们肯定会出一个高价。在这样的衡量后,我就来了,并且也盈利了。”

     “加尔文先生,我方才所说的一切,都是基于一个最根本的原则:价值考量。”

     “万灵的存在,都有一定的逻辑性。我们做的许多事情,在做之前,都会考虑一个东西,我做这件事情,有什么好处?”

     “我吃饭,是因为饥饿,要满足身体需要。我生子,是为了繁衍后代。我冒险,搏命,是为了赚取更多的金币,还有实力的提升。我坐在这里为你讲课,是因为你给了我金币,我需要的金币。你坐在这里听我讲课,是为了我并不知道的目的。不是吗?”

     “或许你会反驳我,母亲为了孩子,可以抛弃性命。牧师为了诸神,可以抛弃性命。道德的考量,要高出价值的考量。“

     “但我的意见是,基于道德做出的考量,同样包含在了价值的考量里面。“

     “爱,崇拜,心中的原则,都是价值的一部分。”

     “价值考量,它确实是理性的,尽管有些时候我们看有些行为,不是那么理性。“

     “加尔文先生,如果你明白了价值考量,那么关于商业的理论,你也就明白了。”

     这一席侃侃而谈的长篇大论,震撼了加尔文。

     他完全没有想到,从单纯的商业,讲到了生存中最关键的方面。

     价值考量。

     他回忆自己十几年的成长,是的,一切都是从价值的考量上去做出相应的行动。

     他好奇地看着眼前的同龄人:他是怎么领悟到这些的呢?

     密喀尔说得非常畅快。但是等一说完,又懊恼了:自己居然做起了人生导师!

     自己这个年龄这个模样,做人生导师,太惊世骇俗了吧!

     可惜他想收都收不回了。

     加尔文的神情非常激动:“先生,你所说的理论,我从来没有听过!但是我觉得,它却说出了世界以来的一切!”

     “那么你能告诉我,如何正确地做价值的考量么?”

     密喀尔思考了下:“我的故乡有这样一句话:不能只着眼于眼前的利益。我的故乡还有另一句话:不可畏首畏尾。两句话连起来,其实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

     “第一,你不能单纯地考量眼前能得到的,你还需要考虑,得到之后,事情的变化和走向。”

     “第二,你不能只考虑到久远的未来,而放弃了眼前唾手可得的利益。”

     “所以一切价值考量,都是因时因地变化的,不要给自己下一个固定的原则。灵活,变通,才是最好的行为准则。”

     加尔文用力地点点头,看上去很是认同。

     正准备向密喀尔提问神殿金币到底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时,书房的门,猛地被推开了。

     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响起。

     “哟!我的三弟,你竟然和一个男人在书房里呆了这么久?难道你终于发现了自己真正的爱好?”

     密喀尔大怒,加尔文也愤怒地涨红了脸。

     无视四道杀人的目光,一个神色桀骜,一撇八字胡修剪得很是整齐的华贵青年走了进来。

     正是波立维家族的名义法定继承人,查林的长子,加尔文的大兄:雷瑟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