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轻侮!波立维家族的弃子继承人!
    雷瑟尔并不是一个傻子,他的放纵**并非他的伪装,而是真的迷恋这样的生活。但是一旦有了威胁这样的生活的东西出现,他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

     这个威胁,就是他的三弟,加尔文。

     父亲对自己的失望,对加尔文的疼爱,他一直知道,不过没放在心上。

     但是近来,他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味。

     父亲想让加尔文继承整个家族。

     这就是他不能容忍的了。

     然而种因结果,现在反应过来,一切都开始显得晚了。

     家族的事务,有许多已经让加尔文参与。

     负责波立维家族财政事务的管家拿波勒,已经开始在向加尔文汇报工作。

     波立维家族的双柱:伯爵亲卫军和紫菀花骑士团,已经有不少的骑士和加尔文交往密切了。

     更不要说,加尔文还是卡塔利魔法学院的高等学徒,下位下阶魔法师的职业等级。

     卡塔利魔法学院的许多强大魔法师,对这位聪明好学又勤奋的贵族子弟,非常的喜爱。

     这一切造就了加尔文现在的强势地位。也奠定了加尔文篡夺自己继承权的雄厚根基。

     自己能做什么呢?呵呵,只能如这样无赖一般,用口头去恶毒。

     行动上,自己没那个实力。

     但是口头的恶毒,也被面前的二人,特别是那位陌生人,毫不留情地回击了回来。

     密喀尔在前世,就向来反感这种莫名其妙的所谓“腐”的调侃,特别是针对自身。现在门口这人可不单单是调侃,分别就是嘲讽,口头取乐。

     因此他毫不留情地说:“这位先生,你的侮辱我已视为挑战,你敢和我单人决斗吗?”

     雷瑟尔顿时就被噎住了。被酒色掏空的他根本连职业者的边都摸不着。看着眼前冒险者装扮的年轻人,气势一下就弱了下来。

     加尔文见密喀尔生气,生怕他对波立维家族生出芥蒂,赶紧抚慰:“先生(他现在对密喀尔渐有崇敬心理,所以直接尊称先生了),请不要介意,这是我的大哥雷瑟尔,他只是好开一些粗鲁的玩笑。“转身立刻对雷瑟尔严肃地说:”大哥,这位密喀尔先生是父亲大人认可的我的私人教师,请你对先生务必尊重。“

     本来雷瑟尔已经有些服软示弱,但是加尔文的一通话立时又点燃了他。

     “不要总是用父亲大人,父亲大人来压我!加尔文!你现在还不是真正的继承人!等你有一天剥夺了我的继承权再来说训斥我!“

     胀红了脸的雷瑟尔,恼羞成怒地咆哮一通。看着愤懑的加尔文和冷笑的密喀尔,他重重地喘了一口粗气,转身离开。

     加尔文待雷瑟尔离开,苦笑地对密喀尔说:“让你见笑了。这就是贵族家庭里的丑陋。“

     密喀尔直截了当地开口:“加尔文,虽然我愿意接受这样一份工作,但不代表我会接受来自于你的家庭成员的侮辱。希望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再出现今日这样的情形。“

     加尔文赶紧保证:“放心,先生,我保证不会再出现这样的状况。“

     于是今日的授课就以这样不愉快的氛围结束了。

     加尔文送走密喀尔之后,深感遗憾。看来只有明日再询问重点关心的神殿金币的话题了。

     密喀尔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在波立维城堡所发的一通火,在他心底而言,是有原因的。

     加尔文不可能毫无目的地来学习经济知识,更确切地说,不可能寻找一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冒险者来学习经济知识。回溯昨日的交谈,重点还是在于,他提出了神殿金币,具有特殊的意义。

     这就是加尔文愿意聘用他的原因。

     那么,顺着这个想法,如此对尊贵崇高的某位陛下的大不敬之言论,为何得到加尔文的青睐?

     除非加尔文,或者他背后的人,对某位陛下,也是不敬的,甚至,是敌对的。

     这样的态度,对密喀尔而言,非常的有利。

     当然也伴随着莫大的风险。

     有可能,他会收获一个强有力且坚定的盟友。

     有可能,给自己树造一个强大到让人窒息的敌人。

     但是,在异世界毫无根基的他,值得一搏。

     故此,在书房内,雷瑟尔的轻佻,他决不能容忍。盟友的关系应是平等,不可能在盟友的庇护下生存。

     两世为人,历见两界的他,在思考问题方面,确乎远超常人。

     现在,他似乎感觉到了“下班”的状态,分外轻松。

     他拿出了从佩斯城堡地下遗址得到的幽魂之眼,细细观摩。班扎纳介绍过用法,不过他现在用不了。那是需要死灵魔力和一段复杂的魔法思维构造,才能使用的。

     他好奇的是,这个幽魂之眼的运作模式。

     可怜的角魔说过,幽魂之眼核心的能力,是对其魔力传输线路范围内的一切清晰地呈现。对传输路线范围之下的较短距离内,有一定的监控能力。

     这样的运行方式,还使得,假如操控者的魔力足够雄厚,魔法修为足够精深,甚至能通过其魔力传输线路,对笼罩范围内的目标进行魔法打击。

     单单监控,并不足以使幽魂之眼成为优秀的魔法道具。但是能操纵攻击,使得这个小小的东西,几近接近于传奇物品。

     那个遗址的主人,被角魔坑死的死灵法师,是在一次不经意的冒险中得到幽魂之眼。据角魔说,那个遗址,非常的怪异,似乎是一个强大骑士的坟墓。

     将来有机会,可以去看看呢。密喀尔如是想。

     没有这个世界的魔法知识,看了半天,密喀尔的眼里闪过一丝无奈,根本没有收获。

     时候不早了,可以去找卡特纳喝酒了。

     而在波立维城堡里,愤怒的查林正在痛斥雷瑟尔,加尔文则平静地站在一旁。

     “你是不是被女人的双腿夹坏了你那本来就没什么用的脑袋?对我波立维家族正式聘请的家庭教师,你竟然如此侮辱?你还有什么资格担负这个光荣的家名?你要是觉得嘴巴不说话就痒,那我送你去歌伎院!和那些伶人一起做一个滔滔不绝的小丑,那样你是不是会感到十分满意?!是不是觉得,总算摆脱这个让你感觉束手束脚的姓氏了?”

     查林愤怒之下,言语十分激烈。雷瑟尔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嘴唇被牙齿紧紧咬住,那抹整齐的八字胡剧烈地抖动着。

     加尔文并没有开口。他知道,自己这个大哥,就算是自己替他求情,现在他也是根本不会记住自己的好的,反而会更加怨恨。

     查林发泄了一通,最后警告道:“波立维家族的客人,对家族而言,都是具有各种各样特殊的意义的,如果你再次这么轻佻癫狂,那卡塔纳城的伶人群体里,就真的会迎来史无前例的一位贵族少爷了。不要认为我是在恐吓你,我真的会那样做。”

     他的语气到了最后,冷冽如冰。

     “现在,给我滚出去!‘

     雷瑟尔不发一言地离开了。查林这才询问加尔文,今日密喀尔说了些什么。

     当听到加尔文所转述的价值考量理念时,查林不由得轻轻抬起头,右手的食指在椅上有节奏地叩击。

     “他可真不像一个十五岁不到的少年啊!”查林不由得感慨。

     “是的父亲,密喀尔先生所说的理论,对我震撼极大。如果说我从记事时起,到现在,所做的一切,确实有一定的规律和表征,但是我却说不出来,一个整体的,能够解释我这样做的概念。我只知道,这样做,对家族好,对父亲好,对自己好,却不知道说,这就是价值考量的结果。“加尔文明显觉得密喀尔所说的,直接击中了自己的内心。

     查林回味了一会儿,却又哼了一声:“那雷瑟尔那个混账呢?他的价值考量又是什么?难道就是花天酒地?“

     加尔文斟酌了下词句:“大哥的行为,应该是一个追求自身愉悦的人,在拥有这样的条件时,所做出的合理行为。他的价值考量,无外乎自己的切身感受是否快乐。“

     查林听得,良久叹气了一声。他知道自己在雷瑟尔出生时,尚不知如何为人父,溺爱得过分了些,导致今日成了这般不成材的东西。但是这话他又无法对加尔文说,因此转移了话题:“这个年轻人所说的贸易的理念,你觉得如何?“

     “我主的理论里,对贸易的定义太过简单了。”加尔文严肃了神情,“贸易不单单是有和无的相互交流,它本质也是价值的考量。这个价值,对于从事贸易的商人而言,就是利润。那位庇护商人的陛下,不过是将贸易定义为交流的必需。我主的理论更近一步,认定了有无的沟通。而密喀尔先生,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贸易的所求。如果将这个理论,引入我主的法则,对我主的成功,有莫大的意义。”

     查林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我会将这个理论,上报给我主。那位年轻的冒险者,看来是个金矿啊!你要友善地和他相处,争取发掘出更多的东西来。”

     就算查林不这样说,加尔文也觉得,自己必须要这么做了。

     挨了一顿狠批的雷瑟尔,失魂落魄地走出了城堡,去了一家自己常年光顾的高级酒馆。

     舞娘的妩媚,此刻他视而不见,闷着头,独自喝着闷酒。

     周围的客人,若是平时,早就围了上来,众星捧月一般。但此刻看着这样的雷瑟尔,都知道,他现在是一头怒火炽心的孤狼,不能惹的。

     就这样,雷瑟尔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周围的喧哗,似乎渐渐地逐渐远离,越加孤独。

     忽然,一个美妙动人的声音在他耳边清晰地响起:“独自一人的闷酒,就这么好喝吗?”

     他愕然抬头。

     一个衣着华贵的陌生女郎,端着一杯猩红的果酒,在他身前,笑吟吟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