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遗址!倒霉的佩斯荣誉子爵!
    佩斯荣誉子爵的郊外庄园坐落在卡塔利城西二十余里处。我们亲爱的佩斯荣誉子爵现年三十一年,一生中最为痛恨的,便是头衔里的“荣誉”二字。

     他的全名:佩斯·萨多利,是目前萨多利家族里唯一的男丁。伟大的萨多利家族已经在大陆上绵延千年,直到佩斯的父亲,老维拉,因为在图赛尔王位继承斗争中悲催地站错了队,顺利地在自己的头衔中加入了“荣誉”二字。

     按图赛尔王国贵族律,领有实际领地的贵族分为六等,公侯伯子男,外加最低等的爵士爵位。而未有实际领地的,则加荣誉爵位。所以这样一说,大家就明白了,佩斯先生,是一位失地贵族。

     在十七岁那年,老维拉含恨离世,这个令贵族耻笑的头衔便落在了佩斯先生头上。不得不说这个头衔压得他的头越见低垂,但是佩斯先生不屈服于命运,努力地想抬头,试图顶掉这顶耻辱的帽子,重新夺回萨多利家族的荣耀。

     经营商业,失败,钻营权术,失败,学习魔武,失败。十四年间,佩斯先生尝试了无数方法,就差叛国作奸细了,所有的尝试都告失败。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幸运之神的话,那他绝对算是幸运之神最讨厌的家伙。

     种种失败让他英年白发,佩斯先生仍不死心,在某个深夜冥思苦想了许久,他决定从家族千年的故纸堆里去翻一翻,试图看看,伟大的祖先是否预料到了今日萨多利家族的窘境,而留下什么逆转命运的秘密。

     这一翻,还真让他翻出了一个希望来。在第七代萨多利子爵时期,家主在卡塔利城西发现了大破灭纪后不久的一座废墟。废墟破坏并不严重,因此家主决心将这片废墟买下来,借用废墟的残骸修建了一座庄园。在修建时,曾发生过一些诡异的事情,家主正准备集结力量清理时,谁知战争爆发,被国王征召而去,战死沙场。而此时废墟的诡异莫名消失,继位的第八代萨多利子爵完成了先父的遗业,修建好了庄园,但是并未入住。后来逐渐的,这个庄园成为旁支的产业。然而荣衰有时,兴盛的家族男丁逐渐减少,在第十五代萨多利子爵时期,这个庄园又回到了家主的手上。

     十五代家主收回庄园后,进行了全面的勘察,发现在庄园地下,似乎还有一个遗址。但似乎被什么隔开了。这位吝啬的家主并不希望为了彻底探索而毁掉庄园,故此就中止了行动。反正数百年来人类在这个庄园都过得挺好,没必要增添麻烦。

     而到了今天,败落到耻辱境地的萨多利家族,仅剩的房产,恰好就是这座庄园,也是佩斯先生现在唯一的住所…

     佩斯先生大喜过望,如获至宝。他相信自己信仰的公正与贵族的庇护神奥兰多陛下没有放弃自己,这就是他老人家的恩赐!顾不得旧纸堆灰尘厚实,他当即跪在地上足足祈祷了半分钟!

     然而兴奋过后,他又傻眼了。以昌盛时期的萨多利家族尚无把握探入地下,现在他这个荣誉子爵手下只有一个垂垂老矣的管家和一个比他身体还弱的伴当,家中的钱袋里仅剩100来个金币。他又不是职业者,这让他顿时有坐守宝山没饭吃的悲愤情绪。

     最后他决定发布冒险任务,他当然没有悬赏金,不过还好冒险者协会里有一条规则,那就是将冒险任务可能存在之物作为标的,允许任务发布者和冒险队员共享标的。在这种情况下,任务发布者的获利不得超过百分之五十,以此充分保证冒险队友的收益与风险成正比,但是同时,冒险者反而要先交出一定数额的保证金给任务发布者,避免任务标的价值过大而导致任务发布者损失利益。

     佩斯先生兴匆匆跑去发布任务,结果协会里那个长得甜甜的女工作人员一口拒绝了。她认为佩斯先生所说的探险目标,情况不清,细节全无,不能评估价值,故此一口拒绝。愤怒的佩斯荣誉子爵摆出了贵族的派头,决心好好教训下这个不懂得尊重贵族的小姑娘。结果直接被一位下位骑士给扔了出去。

     摔得七荤八素的佩斯先生,并没有为自己的身体担心,反而赶紧看看自己仅有的丝绸长袍是否被弄坏了。看着长袍完整如初,只是灰尘染上,让本已陈旧褪色的长袍更显灰败,他的心情并没有好转,愤愤地抬头怒视扔他出来的骑士:“野蛮人!你记住你已经激怒了一位真正的贵族!你的麻烦大了!等着瞧吧!”

     他和骑士的动静早已引来大厅所有人的注视,他受不得这些目光,强撑住情绪,抬头挺胸,准备步出大厅。

     “这位先生,请问你是一位贵族吗?”突然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窜到了他的身前,拦住了他。

     “嗯……嗯?”佩斯被人挡路,正准备继续发一次火,听到这位小伙子带着希冀的语气询问他是否为贵族,立即将表情转变为“矜持”,用特有的图赛尔都城语调说:“你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年轻人。请允许我介绍自己,图赛尔国王座下忠诚的卫士、子爵佩斯·萨多利!”

     有识得他的冒险者不由扑哧一笑,大声讥讽道:“尊敬的佩斯子爵大人,您是否遗漏了你头衔中最为荣耀的字眼?!”

     佩斯的脸一下涨红了:“是,是我的思维过于敏捷以至于落下了无关紧要的两个字,荣誉…子爵佩斯·萨多利。”最后的几个字,咬牙切齿。

     密喀尔拦住这个倒霉人的路只是想着好不容易在这里看到一个贵族,看上去似乎是有事需要帮助,他念着卡塔利魔法学院的入学规则,所以想尝试下是否和这位贵族能结交一番。不过他实在不明白为何众人在听到荣誉二字后哄堂大笑。

     此时卡特纳已经从任务栏前走了过来,带着酒气,问密喀尔:“你想和这位贵族交流些什么吗?请他到我们的桌子来吧。”

     在密喀尔的邀请下,佩斯想了想,决定还是跟着二人,来到酒桌上,落座端上密喀尔递过来的麦酒,抿了一口,这酒水的味道实在粗粝,但倒霉的他已经毫不介意了。

     卡特纳在佩斯喝酒时,向密喀尔讲解了荣誉贵族的意义,密喀尔不由恍然大悟:原来是个虚衔。不过虚衔贵族也是贵族,符合魔法学院的要求。

     他向喝了一口酒后就闷头无言的佩斯问到:“请问,佩斯先生,你来冒险者协会是有什么事情吗?“

     “如果可以,请称呼我为子爵,不需要加大人。”佩斯黯然地说着,“我想要来发布一个任务,但是我没有钱,于是我想引用冒险者协会章程第三条第七款,结果工作人员拒绝了。”

     卡特纳在一旁见密喀尔听的茫然,于是开口为他解释了是什么条款。密喀尔听了之后,好奇追问:“可以知道是什么样的任务吗?”

     “一个探险任务。”佩斯大口喝了口酒,酸涩的味道让他眉头紧皱,“我的庄园下方,据先祖记载,存在着一个遗址。只知道是大破灭后不久的遗址,被什么东西给封闭住了。除了一千年前,庄园曾经发生过几起诡异事件后,在记载上,就再也没有其他有效信息了。”

     这下,顿时所有人都来了兴趣:数千年前的遗址,在现在可是很难找到的。别看图赛尔是冒险者的乐园,但大多数都是中世代和近时代的遗存。这种古老年代的遗址,就算不奢求寻找到强大的武器和魔法用品,就算艺术品和古籍也是具有高昂价值的。

     卡特纳立刻追问道:“听你的意思,你愿意以该遗址内的未知物品作为任务标的?那么你愿意出让多少份额?”

     佩斯听这话似乎有戏,马上来了精神:“百分之五十一的份额!”

     卡特纳嗤的一声:“子爵大人,你所提供的消息,内容太少了,就凭这点消息就想分走百分之四十九的份额,这是不可能的。”

     佩斯冷笑道:“我看你们也不是什么实力强悍的小队。凭你们,我觉得任务恐怕永远无法完成!”

     卡特纳顿时大笑:“子爵大人,你难道自己不清楚,只有我们这样的队伍,才是你能够接受的么?如果是实力强悍的队伍,我相信要是任务完成,你连一口汤都喝不到!”

     这句话撕破了佩斯的强硬态度,他顿时泄气:“最多百分之五十五!”

     卡特纳仍不答应。密喀尔在一旁想了会儿,突然开口:“百分之五十五可以,但是我们不需要交保证金。同时,你还需要答应我一个请求!”

     顿时所有人都愣住了。密喀尔赶紧向队友解释:“百分之五十五,我们每人得到百分之十一,我只要百分之七,剩余的再分给各位。”

     四人听了这话,思考了下,卡特纳希望笼络住这个新队员,首先开口同意,其余三人也自然点头。

     佩斯有点奇怪:“你有什么特别的请求?”

     密喀尔笑了笑:“对你而言,是举手之劳。而且并不会损害你任何利益,不用担心。等任务结束后,我们再详谈。”

     双方达成了一致,再次来到了任务发布工作人员这。鉴于是双方私下已经协商好,协会方面这次不再反对,承认了这个任务的有效性。

     在出发前,密喀尔借口回居住地,跑去铁匠铺随便买了把短剑——毕竟他现在身份是游荡猎人,总得有装样子的道具。而且有个武器总比空手要来得让人安心——虽然这把武器仅值一个金币。

     半天之后,六人站在了萨多利庄园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