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重生!逆转的局势与沉睡的蛤蟆!
    魔法球的射线如同光束,瞬间击打向陷入幻境的众人。猝不及防下,杰克和萨里夫已经被击伤了手臂和大腿。凄厉的惨叫声回荡着,却只有他们自己听见!

     谭雅作为一个灵敏的弓手,虽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魔法球的异动,但是常年的警觉性和身体的直觉拯救了她。凌空闪跃,她回手迅速拉弓搭箭,却愕然发现目标原来就是魔法球!

     佩斯先生的遭遇却是神奇的,只能说不存在的幸运之神突然良心发现了。在陷入幻境后他茫然无措,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是他知道绝对是绝大的危险降临了。寻求财宝的心思瞬间烟消云散,惶恐不已的他大声呼叫着卡特纳的名字,四处闷头乱窜,结果一不小心,踉跄摔倒,竟然恰恰躲开了魔法球的攻击。

     卡特纳因为机警地觉察到了魔法球的不对劲,在攻击到来之前,他全身就已做好了准备。冷静地避开了第一下攻击,他并没有轻举妄动,毕竟,还有其他的那么多魔法球,保不准给他来个齐射。

     密喀尔刚从曼肯森林中磨练过战斗的直觉,在魔法球异动时,他便感觉到一股阴寒锁定了自己。想也没想,瞬间闪烁启动!

     然而让他大跌眼镜的事情出现了!魔法球的攻击没有奏效,但是他原本是试图闪烁离开这个石柱群,而最终,却只是移动了不到十米!闪烁技能失去大半效能!

     “怎么办?”他紧张地问蛤蟆,同时也是在自问。锁定的感觉即将再次来到,他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能变身艾欧之后能够摆脱,不到最后关头,他决定不变身。

     而现在闪烁大幅被削弱,意味着他将始终被困在石柱群内,无法摆脱幻境,无法摆脱攻击。蛤蟆还来不及和他说话,魔法球的第二轮攻击又来了!

     这次,是两个!

     密喀尔反而迅速冷静下来,他首先给自己加了个暗言术,然后一个雷击扔到第一个攻击自己的魔法球上面,右手一挥,飞出了属于普通攻击的能量球撞向第二个攻向自己的绿色射线。

     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敏捷性无法躲避几近瞬发的射线攻击,只能依靠自己身体的英雄模板强度来硬扛——毕竟,在蛤蟆的内世界建构中,为英雄模板增加了25%的魔法抗性。再给自己加一个暗言术,就算受伤,也可以马上进行恢复。那么拼着受伤进行的反击只要奏效,接下来的压力就会大减,闪烁的冷却时间也将过去。

     能量球的阻击并未削弱攻击,射线穿刺了他的右脚,一针晦涩难言的痛感向浑身蔓延。他强忍住疼痛,继续挥出能量球密集轰炸第二个魔法球。身上的暗言术也立时起了作用,在最初的痛楚过后,他的右脚渐渐枯瘦下去,甚至泛出了黑色,但是暗言术的魔法能量滋润下,又慢慢地开始恢复如初。

     “这是对生命力的吞噬!“蛤蟆见状惊道。密喀尔哼了一声:”这里是死灵法师的遗迹,他们对生命的理解,应该比他人更为精通,有这样的术法也不足为奇。“

     蛤蟆仔细观察了下:“还好你有魔抗,没有魔抗的话,估计暗言术也来不及修复。看这个魔法的强度和对你身躯的损害度,综合评估,至少相当于这个世界下位上阶魔法师的一击。这还仅仅是一个魔法球…“

     密喀尔听了这话,有些沉默。雷击的三次攻击已经过去,雷击术的范围效果也被局促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被波及的那些魔法球仅是略显得黯淡,能量球的轰炸也根本不见奏效。也许正因为密喀尔的雷击术,突然又有了十个魔法球开始了异动。

     密喀尔倒吸一口冷气,瞬间,十二道射线,集中轰向了他!

     又一次闪烁,但是攻击毫不停歇,又是十二道!

     “快变身!“蛤蟆大叫!

     “来不及了……”连那一丝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十二道射线如同约定好一般,直接轰在了他的左肩胛上!

     “变身!撑住!快!”蛤蟆心都揪紧了。

     无边的痛楚中,撑着最后一丝清明,密喀尔迅速进入艾欧形态。痛楚和伤害依然持续,生命力在疯狂地流失。

     魔法球一时间失去了目标,马上停止了攻击。但是幻境依然存在,密喀尔在恍惚中,发觉自己依旧还处在幻境之中。

     生命力即将枯竭了…

     绝望,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临近。

     这里果然是死灵法师的居所,果然不是生人可踏足之地么?

     密喀尔的意识渐渐模糊。这次,和当初穿越不同。穿越的时候,意识是瞬间黑暗,而如今,那种孤冷凄寂渐渐将他的意识浸泡,然后淹没。

     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传来,如虹吸般将他的灵魂吸入一个水晶之池,池中满布甘冽的泉水。他还来不及反应,蛤蟆的声音就传来了:

     “密喀尔,时间紧迫,仔细听我说:现在是我用了内世界所有的能量,来维持一个本该你二十五级,也就是这个世界所谓的上位等级之后,内世界才会启动的一个复活功能。二十秒之后你就能复活,但是一旦复活会立刻被内世界排斥出去,按照时间换算一秒等于现实世界六天,只有等一百二十天后才能重新启动内世界。这期间我也会沉睡,你无法联系我。外面的那个石柱群,你要注意,攻击你的只有十二个石柱,但是整个石柱群却有七十二个,恰好这次你们进来了六人,也就是说,一个人是被十二个石柱困住的。我猜测,破坏不是困住自己的石柱,会导致整个魔法阵崩坏。待会你出去,集中所有力量攻击一个!记住,一百二十天,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小心……”

     声音渐渐消失,而世界,似乎正在密喀尔的感知中醒来。他突然感到心脏有些抽紧,那是心痛的感觉!

     “长者…”密喀尔喃喃自语道,但是却没有收到那个一直聒噪的回应。

     蛤蟆已经陷入沉睡了。

     他精神集中,发现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依然是艾欧之体。

     他毫不犹豫地恢复了肉体,怒气充满了整个身躯!

     越愤怒,越清醒。他第一时间判断出了是哪十二个石柱困住自己,在魔法球们还没反应过来时,他选中了一个没有攻击自己的魔法球,瞬发雷击术,紧接着群星陨落,轰向魔法球!

     跟着一个闪烁到了目标近前,暗言术直接套了上去,然后左右手连挥,迅速发射了十发能量球。做完这一切,立马给自己加上极寒之拥,等待着其他魔法球的攻击。

     这次反应过来的魔法球只有五个,五道射线击中了他。他在冰棺里闷哼一声,但是恢复完全的肉体在极寒之拥的庇护下,迅速复原。

     而此时,他所有技能所攻击的目标,已经摇摇欲坠。只坚持了两秒不到,无声湮灭,只剩下一个绿色的宝石,仍散发出诡异的光芒。

     在魔法球溃散的那一刻,有十一个魔法球立刻溃散掉。紧接着连锁反应式的,其他六十个魔法球如烟花般此起彼伏地炸开绽放。

     最先被解救出来的,正是卡特纳。

     或许这个魔法阵,是根据被困者的反抗强度来进行攻击调整的。卡特纳仅仅吸引了两个魔法球的攻击,所以虽然狼狈,但是并未受伤。在脱困的那一刻,他恰好看到已经从冰棺里出来的密喀尔,身上没有丝毫伤痕,神情冷漠地看着他。

     卡特纳蠕动了下嘴唇,似乎想问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忍住。正准备建议二人联手时,其他的幻境也破开了。他的神色看到周围的一切,一下就陷入了狂怒和哀戚之中。

     其他四人,只有谭雅和佩斯活了下来。

     而萨里夫和杰克,已经死了。

     二人的尸体如同被吸干了一般,血肉全无,只剩下一个皮囊,如同瘪气的气球。

     谭雅浑身狼狈,头发散乱,在看到死去的二人时,呆了一呆,随后扑到了他们的面前,痛哭失声。

     佩斯的左手被击中了。他从伤口的枯萎,意识到了射线的恐怖之处,毫不犹豫地拿起随身佩戴的长剑,砍下了左手,只剩下空荡荡的手臂。

     巨大的疼痛让他连嚎叫声都无法发出。密喀尔看着他痛苦,上前去从他衣服上撕下一个布条,帮他困扎住。

     回过头来,他走到大声痛哭的谭雅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请节哀。”

     谭雅挥手打开了密喀尔的手。卡特纳此时也走上前来,虽然他也是哀伤不已:“让她哭一哭吧。杰克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说着似乎也要流下泪来,强忍着把头别向一边。

     密喀尔见状,退到一边查看了下佩斯的情况。包扎之后,佩斯先生已经缓过气来,双眼无神地看着那两具尸体。

     卡特纳强行平复了心情,唤了一声密喀尔,让他一起来收敛队友的尸骨。

     谭雅崩溃地哭叫着冲了上来,试图阻止二人,卡特纳将她拉住,用力地摇晃了她一下:“他们已经死了!哭叫也没用了!你难道不想让他们的尸骨安息吗?!”

     谭雅的哭叫声转为了低声的抽泣,却不再阻拦。密喀尔二人用布袋收敛了尸骨,背在背上,非常的轻。

     二人对视一眼,密喀尔问到:“现在怎么办?还要进入那个建筑吗?”他指了指前面那座白色的宫殿。

     卡特纳没有说话,看着宫殿沉默不语。密喀尔也仔细地观察着,原来那宫殿之所以是白色,只是因为,它纯是用累累白骨,堆砌而成。

     巨大的骨门,上方是一个没有了下颚的头骨,双眼空洞。骨门内,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卡特纳似乎下定了决心:“既然走到了这里,如果不进去看看,我不甘心。你呢?”他看向密喀尔。

     密喀尔想到了蛤蟆的嘱咐。有一刹那,他有点想退缩。但是马上,他想到了两个字:实力!

     没有实力,才会使得自己深陷绝境,才会使得蛤蟆耗尽内世界的力量,陷入沉睡,才会使得两个队友,无声死去。

     实力,不是退缩就能得到的。

     他用力点了点头:“我也不甘心!”

     弱小不是借口,懦弱才是!

     白骨之宫,闯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