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死灵!身陷幻境危机的小队!
    破败的庄园,见证着昔日萨多利家族的荣耀。只是这荣耀被岁月给磨蚀得锈迹斑斑。那杂乱的野草,从腻黑的围墙的缝隙中钻了出来,嚣张地诉说着此处主人的管理不善。

     佩斯子爵显然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了,他急切地邀请六人进入庄园的大厅。管家和伴当为这座庄园不常见的客人们奉上了清水和黑面包,众人一看顿时没了胃口。卡特纳粗粗打量了大厅一眼,说到:“佩斯子爵,现在能告诉我们,那个阻隔地下遗迹的东西是什么?在哪里么?”

     佩斯子爵嗫嚅了一下,迟疑地说到:“据先辈所述,在大厅后面有一个地下室,地下室里,能感应到下面有一个强大的魔法阵。但是我并不是职业者,所以我并不清楚。”

     卡特纳看了他一眼:“那好吧,请你的仆人为我们准备好水和干粮,越快出发越好。”

     佩斯点头:“好的,不过……”

     “不过什么?”

     “我可以一同前往么?”佩斯希冀地看着卡特纳。

     卡特纳的嘴角流露出一丝讥讽:“如果你不担心自己即将遇到的危险,我并不介意。不过事先声明,按照冒险者公约和我们的契约,我们是没有义务保护要同行的任务发布者的。除非你另行约定。”

     管家试图阻止佩斯的突发奇想:“老爷…”佩斯坚决地将老管家推开:“好,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我自己跟在你们后面就行了。”

     卡特纳微微点头:“那就没问题了。”

     整理好干粮,带好工具,大家在佩斯的引导下来到了他所说的地下室。这是个面积颇大的地下室,大概有200多个平方,不知为何,什么东西都没有放置,阴冷,潮湿,地面湿滑不堪,似乎多日没有打开过了。

     佩斯举着火把,来到了地下室的某个角落,回头向众人说:“据说就是这里可以感应到魔法阵的存在了。”他顿了顿,“我所知道的一切信息,到这里就全部说出来了。接下来,就需要依靠诸位了。”

     卡特纳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走到了佩斯站得位置,半跪着双手按向地面。作为下位中阶骑士,他已经具有了灵魂能量,可以用于感知超自然力的存在。

     众人无声地围在他周围,等了好一会儿,卡特纳表情略带一丝困惑地站起身来,对众人说:“似乎并没有魔力的存在。”

     “什么?!“佩斯愣了一下,没有魔力的存在,即使曾经有过魔法阵,那么也已经失效了。他不禁暗自懊恼,早知道自己扛把铁锹自己来挖了。

     密喀尔看着地面,在灵魂连线中请求蛤蟆感知一下地底情况。由于土层的构造和说不上来的一些原因,蛤蟆表示自己只能探测七八米深处,在这七八米深处下,就是一片未知了。但是这七八米深处至少可以确信,除了泥土,并无任何东西存在,不管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

     接下来众人就拿起了早已准备好的工具,开始了刨土的活儿,就连佩斯也不例外。

     好在七个人里,六个职业者,身体素质都是很强的,只花了两个小时不到,就挖出了一个七米多深,四米见方的大坑。

     突然萨里夫的动作顿了一下,明显看得出来,他遇到了阻力。他大叫一声:“有个硬家伙!“扔掉工具,双手快速地刨动泥土,队友们见状,也迅速上前帮忙。

     不一会儿,在火光的映照下,一块晶莹的碧绿石板,被拂去泥土,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卡特纳倒吸一口冷气:“圭涅石……“

     在他的解释下,众人知道了这个看上去色泽美丽的石板,代表着什么样的恐怖。

     圭涅石,据说并不是产于主世界内。它是某个死灵位面的特产,对于死灵系魔法有着特有的良好导魔性能。在久远远超大破灭纪之前的某个时代,那个死灵位面的某位传奇魔法师踏上了初聆之路,但是很遗憾地失败了,成为了憎怨恶灵。但是它并没有前往遗落深渊,反而驱动整个位面撞向了主世界——当时的死灵位面居民估计有一种见到诸神降临的无力感。不出意料它和死灵位面的居民们在主世界搅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史称“亡灵天灾”。

     这次天灾毁灭了至少七个大帝国,在诸神的协助下,主世界诸多强者最终消灭了恶灵,清洗了所有的死灵位面居民。同时,这个位面的各种特有材料和魔法知识也汇入了主世界,从另一个方面给主世界带来了补益。

     圭涅石就是其中一种。死灵位面的居民们将这种碧绿的石材打磨成承载死灵魔法阵的石板,主要用于死灵转化,死灵能量传输,死灵结界维持。主世界的死灵魔法师们对这种外来材料非常地欢迎,在天灾过后,这些死灵系专用材料基本落入了他们手里。

     卡特纳的解释,让他们至少明确了一点:下面,是一个死灵法师的遗迹。

     这算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毕竟在今天的主世界,死灵法师的传承较为稀少,譬如图赛尔王国的三个魔法学院,只有都城的奥修斯魔法学院有死灵法师的传承。物以稀为贵哪!

     石板上尚存着魔法阵线条的痕迹。只是年代过于久远,丧失了死灵能量来源,已经沦为装饰线条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最后似乎下定了决心,除了卡特纳和萨里夫,其他五人都拿出武器,稍微退开。卡特纳和萨里夫二人在酝酿许久后,同时拳头挥击石板!

     璀璨银光的两只拳头分别轰在了这个石板的两端。无数岁月后的圭涅石似乎也朽坏了,并不能承受如此巨大的力量,闷响一声,裂成数块掉落下去!

     仿佛连锁反应一般,一个平衡被打破,连接着的所有石板再也无法承担上面泥土的分量,纷纷垮落!

     所有人都同时掉落了下去!

     火把熄灭,尘土飞扬。无边的黑暗中,只有众人被摔着的呻吟声。

     突然,绿油油的荧光从远处蔓延过来,充斥了整个空间。

     其实众人因为厚达数米的泥土的缘故,并没有被摔着,除了打破石板的二位和佩斯,其他人连根毛也没掉。因此,当绿色荧光遮蔽整个空间,有了能见度后,他们都出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是一个宽广宏伟的地下宫殿。穹顶深远,石柱群立。每一个高达十多米的石柱上,都有一个绿色的魔法球,它们排列成了规则的形状,拱卫着一个白色的大型建筑。

     上方的空洞并没有多大,整个地下室大概只塌陷了三分之一。然而地面距离他们现在的位置,高度大概在二十余米。

     他们现在在方才掉落泥土堆积而成的一个七米多高的小丘上。卡特纳二人第一时间就避开了泥土的砸落,但是范围太大,还是被埋住了腿。他们赶紧下去将二人刨了出来。

     卡特纳看着大概二百多米远的石柱群,对众人说到:“看来遗迹的主要部分,就是在石柱群后面的建筑里了。现在大家向那里出发吧。萨里夫你和我打头,杰克跟在我两身后,谭雅和佩斯先生走在一起。”最后他看向了密喀尔,“密喀尔,身后就交给你了。”

     密喀尔点了点头:“没有问题。”

     石柱群所耸立的地域,是一个广场,大概有一千多平米。卡特纳曾想绕过,他并不愿贸贸然地踏入这个充满了诡异气氛的石柱群,但是却发现并没有别的缝隙可供他偷越。谨小慎微地带着队伍,一根,两根,三根…慢慢地进入了石柱群的深处,绿色的光线交织变幻着,在每个人的脸上都染出了惨淡的光芒。

     密喀尔作为殿后,不仅要紧跟队伍,还要时不时地回头观察身后。蛤蟆因为这几个月的感知功能使用太过频繁,目前并不愿意开启。他只得靠自己的观察。当他再一次回头观察一番,转过头来,冷汗瞬间就沁了出来:队友们都不见了!

     看上去他还在石柱群的深处,处于广场的中心位置。四周静谧无声,光线仍然在交织变幻。但是队友们却在一瞬间无声无息地消失,他不敢轻举妄动,紧急呼叫蛤蟆。

     蛤蟆也大吃一惊,拼着能量损耗过度放出感知功能,却如受重创一般:“不行!我根本无法感知周围的环境!”

     “什么?!这里的环境压制了你的感知?”密喀尔大惊失色,蛤蟆的感知一向是他的底牌之一。

     “对!你冷静!我觉得这里的环境很不对劲!”

     “这还用说!”

     蛤蟆急道:“听我说完!这里的石柱群似乎是特定排列的,组成了一个功能不明的魔法阵图。这或许是以石柱和石柱上的魔法球作为能量节点构造的一种神奇魔法阵。”

     “那么它的作用是什么呢?我的队友消失了?莫非,这是一个构造幻境的魔法阵?”密喀尔分析道。

     就在密喀尔吃惊之时,他的队友们也落入了和他一样的境地,每个人都处在了一个孤立的环境下。

     卡特纳曾经经历过许多冒险和远足。虽然他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但是他听说郭,这种状况极有可能是陷进了幻境之中。

     单纯的幻境是迷惑人的心智,使他无法摆脱,进而困死。卡特纳内心强大,并不惧怕这样的幻境。但是他担忧的是,如此的遗迹,不可能仅仅依靠一个幻境来守卫。要么,幻境足够强大,要么,在幻境之外,还有其他东西。

     比如……

     他抬头看向石柱上,那个魔法球!

     魔法球忽然剧烈颤动起来,一道绿色的射线瞬间刺向他!

     同一时刻,所有的人都遭遇了魔法球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