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离开!如刹那般的首战!
    拉克正在门前劈柴,茜拉则在屋里准备着晚饭毕竟一日两餐的时代,下午总是饿得特别快。三十五岁的拉克正值壮年,下午的阳光在他赤裸的浸出汗珠的上半身鎏了一层金。壮硕的肌肉,不仅仅是因为高强度工作的锻炼,还有不间断的高蛋白食物的补充。毕竟单纯的劳作,只会使人磨损过度,不会给他带来精壮的身材。

     忽然间,他停下了自己手中的斧头,抬头向着某个方向看去:他的大儿子,密喀尔,正赶着羊群回来。但是他不敢置信,那是自己的儿子密喀尔?!

     身高没有变化,但是面容从稚嫩的孱弱变得坚毅而光泽,似乎还有了棱角。走路坚定而稳健,每一步似乎都踏在了大地的基石上。整个人的精气神完全不一样。拉克蠕动了下嘴唇,忍住了没有惊呼。默默地等到他走近,上前摸了摸头:“回来了。“

     密喀尔虽然两世为人,但是上一世并不孤僻,所以到了这个世界上,十几年的相处,和现世的父母感情也渐渐浓郁了起来。虽然刚经历大变,还是一边将绵羊赶回羊圈,一边开心地回答父亲的话:“是的父亲,我回来了。妈妈、督乐和茜拉呢?“

     萨拉在屋里听到了密喀尔的声音,高声说到:“亲爱的宝贝,我在为你们准备晚饭呢!“而拉克扔下了斧头,协助密喀尔赶羊:“督乐和茜拉在中午和村长他们一起去了男爵那里。据说荣耀神殿决定在男爵的城堡里建立一座祷告所,督乐他们这样的小孩子可以被祷告所选入唱诗班。这是男爵的命令。“虽然说着这是男爵的命令,但拉克还是喜气洋洋的。毕竟荣耀神殿作为特罗斯王室的信仰,在王国内权力和影响特别大。从前因为劳伦斯男爵领又小又穷,让各种信仰瞧不上眼,所以连教会里最低一级的教堂——祷告所,都没有一座。使得劳伦斯男爵在附近的贵族圈子里备受讥讽。这次也不知劳伦斯男爵使了什么本事,竟能达成他长久以来的夙愿。

     密喀尔边赶羊边回应父亲:“以前听门罗老爹说,外面的唱诗班的童贞之声一个月能得到三个银币,收入很是可观,很多家长都喜欢把孩子送去。“同时心里想着,莫非蛤蟆所说的城堡里的强者,就是来自荣耀神殿的人。毕竟从前也没听说男爵手下有什么超人事迹。

     拉克把羊圈关上,叹了口气:“不过听说只需要十二个孩子,但是光是我们村就去了三十多个小孩。督乐也快到变声期了。也就看看茜拉能否被选上。“说着盯了密喀尔一眼,似乎想问些什么,最后又忍住了。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个可爱女孩的声音:“妈妈!爸爸!我们回来啦!“拉克和密喀尔相视一笑向着门外走去,正看见村长卡尔带着督乐和茜拉已经来到了院内。茜拉看到密喀尔也回来了,欢呼着扑了上来,而督乐郁郁寡欢地,看上去似乎还是被卡尔大叔拖着走的。

     茜拉虽然扑了上来,但是年龄虽小,却知道密喀尔身体虚弱,仅仅只是想去抓密喀尔的手。谁知道密喀尔非常疼爱这个小妹,双手一动,便将茜拉抱了起来。顿时,拉克,卡尔,督乐正走出门口的萨拉,被抱着的茜拉,都呆住了。

     密喀尔看着情况不对,赶紧把茜拉放下解释道:“今天晒太阳晒得很舒服,感觉力气大了许多。我觉得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像他们一样有力气啦。“

     卡尔回过神来,笑着告诉拉克夫妻两:“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茜拉已经入选了唱诗班啦。咱们村就只有三个入选的。“

     一家人顿时非常开心。毕竟一个月三个银币的收入都快抵得上他们家四分之一的月收入了。拉克盛情邀请卡尔大叔一起吃晚饭,但卡尔大叔觉得这样欢快的时刻还是让他们家人自己分享吧,婉拒后向着自己家走去。

     晚餐上,茜拉滔滔不绝地说着在男爵城堡的见闻。年迈的男爵,看上去温暖慈和的神父,装在铁罐子里的教会的骑士,还有美味的点心和水果。而督乐一声不吭地刨着饭。最后善良的萨拉心疼自己的小儿子,劝解督乐,让他准备开始跟着自己的父亲学习木匠的活儿。

     密喀尔在旁安静地看着,心里却在和蛤蟆交流。

     “长者,今天你感知到的强者,应该就是来的神父和教会骑士吧。“

     蛤蟆回应道:“应该是吧,其中有两个的精神力符合系统智力英雄的判定,另外几个符合力量英雄的判定。“

     “真想见识下。不过这么多年都没有神职人员来到这里驻点,也不知道劳伦斯男爵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蛤蟆用劝诫的口吻说道:“这些没必要留意。我觉得你现在最好准备出去历练了。毕竟你升级和系统完善,都需要外面的资源。战斗,宝物,这些可是在家里没法得到的。”

     密喀尔沉默了会儿:“现在就要出去闯荡了么?”

     “是啊。这个世界我感觉并不简单,必须要抓紧升级和完善系统。“

     密喀尔解释道:“其实我也很想出去,只是家里……“

     “你又不是一去不回!“蛤蟆打断他,”就这个破地方,穷得一日两餐,你难道就不想改变一下么?你变强了,他们才会摆脱现在底层的挣扎,才能过上好的生活,才能不用节俭来一日两餐,这你又不是不清楚。“

     “好吧,“密喀尔顺从了,”这几天我再陪陪他们,然后就走。“

     “最多三天,而且我建议你不辞而别,免得羁绊住你,走不掉。“蛤蟆坚决地说。

     密喀尔默默认同了蛤蟆的话。而拉克几次想问他,都没有最终开口,沉默的汉子只是多看了自己的长子几眼,眼里的意味说不清道不明。

     这三日里,密喀尔借口感觉疲累,不愿出去晒太阳,留在家里陪着人。聊天,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而第二日,茜拉就受男爵的召唤去到了男爵城堡内的祷告所,正式学习如何成为一位唱诗班的成员。据来领人的男爵管家说,每隔一旬,可以有一天的假期,茜拉可以回来。

     到了第三日的深夜,星月匿踪,夜色漆黑。在家人们都熟悉,细微的鼾声响起时,和衣而卧的密喀尔慢慢地坐起了身,深情地望向了父母的房间,再看了一眼睡在身旁的弟弟。然后,在自己的枕头上留下了早已写好的信,借口外出游历治疗自己的病,希望家人们不要太过担心——虽然这是不可能的。

     一个闪烁,并无属于这个世界的魔力波动,密喀尔已经出现在了村外的山坡上。回首最后望了黑沉沉的并无法看清的居住了十四年之久的村落,转身与蛤蟆交流道:“我记得门罗老头给我说过,翻过这座小山,就是一片不大的密林。穿过密林就可以到达马希科斯王国——那里比特罗斯王国更为富裕。”

     蛤蟆听了后表示赞同:“更为富裕的王国更有活力,也就更有历练的机会。”

     密喀尔在四周摸黑弄了一个草把,用准备好的火镰引燃,一步一步地开始了自己的旅程。

     太阳渐渐地来到了南方天空的正中,晒下的阳光透过密林,留下了一地的斑驳。经过冬日雪水浸沃的腐叶,滋养出了许许多多奇怪的植物,当然也让雄心壮志踏上旅途的密喀尔湿透了鞋,惹得他一路骂骂咧咧,而蛤蟆则愤怒地叫他闭嘴,难道非要引来密林中的凶猛生物的袭击才能闭上嘴么?

     这个时候密喀尔的解释让蛤蟆绝倒:“我现在的四个技能并没有探知技而你又不愿意帮我感知,我除了像斧王一样怒吼,让可能存在的危险主动现身,还有什么办法?放心,我并没有放松警惕。”

     “得,难道人家不会伏击?!”蛤蟆反驳道。

     “这一路上我熟悉了那么多次的闪烁,零施法的模板就是好!没事,我会在第一时间闪烁开的。”密喀尔很有把握地立下了FLAG。

     就这样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准备好的干粮都吃了一半,密林还看不到出去的边际。密喀尔停下擦拭了脸上的汗,正准备休息一会儿时,蛤蟆在内心大叫:“快闪开!”顿时密喀尔想也不想,瞬间发动闪烁,来到身后30米处。而自己刚才的身位,已经被一只巨大的蜘蛛所取代。

     密喀尔惊魂未定地看着这个试图要自己命的怪物:粗黑壮硕的身躯,大概两米高,八支巨肢的顶端是墨色的齿刃。圆鼓鼓的一双小眼凶狠地看着自己,口器大张着,猛然发出了“嘶”的尖利声音,然后迅猛地冲了上来。

     “雷击!快!”蛤蟆焦急地指导着密喀尔。密喀尔经过最开始的慌乱,深吸一口气,灵魂中铭刻的“雷击”技能被迅速抽取,在魔力池的支持下,降临现实世界,化为闪电的力量,轰鸣着劈在了蜘蛛的身躯上!

     “嘶!”惨叫声顿时响起。蜘蛛被劈得横向翻滚着。萨尔的雷击是连续攻击四次,如果有敌方在被攻击者身边240码范围内,还会受到波及伤害,属于普通技能中非常强大的法术。而这只蜘蛛在连续被劈四次后,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了。

     这是密喀尔前世今生的第一战,来得迅速,结束得也迅速。他还在紧张地尝试发动暗言术并再次闪烁,而敌人却已经倒下了。蛤蟆见他仍然浑身肌肉紧绷,于是提醒道:“这个家伙已经死了,你可以上前去看看。”

     密喀尔长出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第一次经历真正的生死之战,虽然短暂且不曲折,但凶险程度,昭示了生死只在一瞬之间:如果没有蛤蟆的及时提醒,蜘蛛的伏击已经至少将他重伤。

     整理好心情,密喀尔慢慢走上前去。虽然蛤蟆已经说了蜘蛛已死,但密喀尔担心,万一这只蜘蛛有九命猫的本事怎么办?所以仍然不敢大意。

     这只试图弄顿晚餐的蜘蛛,在死亡后渐渐地蜷缩了起来躯干和下身已经皮焦肉绽,黑红的脓血流了一地。密喀尔取了条树枝拨弄了下,毫无反应,这才放下心来,和蛤蟆探讨着这只第一次遇见的异界强力生物。

     “它的身上,并没有类似于魔力的存在,应该说是一只肉身强悍的生物。”蛤蟆评价道。

     “它看上去确实是一只蜘蛛,那么,就应该是一只蜘蛛……”

     “废话!“

     “我只是在猜测,既然是一只蜘蛛,那就该有丝囊。它应该能吐丝吧。“

     “好吧,那你想确认一下?你又没有刀。“

     “或许可以用手撕开。“密喀尔跃跃欲试。

     “没想到你还不怕血腥,徒手插蜘蛛下体……“蛤蟆吐槽。

     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蛤蟆突然声音严肃起来:“有人在靠近!前方300米!正在向这里走来!“

     密喀尔吓了一跳:“人?什么样的人?“

     “三个,年纪看上去比大不了多少。手里还拿着刀剑。“

     密喀尔顿时紧张了起来,同时困惑道:“长者,你不是说你感知会很消耗能量么,怎么现在开启了感知功能?“

     蛤蟆讷讷地解释着:“谁让你一出发就遇到这么危险的事儿,所以我开启了感知。等出了密林,我就关闭。到时候慢慢恢复吧。我建议你现在躲起来。“

     密喀尔从善如流,赶紧溜到数十米外,借着一株大树隐藏了身形,同时紧紧地盯着躺着蜘蛛尸体的地方。

     过不一会儿,三个年轻人的身影出现在了蜘蛛尸体周围。一个女孩,和两个小伙子,手里都拿着锻制粗糙的长剑,身穿暗灰色的软甲,神情严肃地看着蜘蛛尸体。沉默了好一会儿,其中一个小伙子说道:“地狱蜘蛛虽然没有魔法,但是肉搏能力强大,擅长使用蛮力扣击。因此也被列入魔兽的行列,并且是第三阶魔兽,实力堪比正式的下位魔法师。我们从听到它的声音再到它死亡时的尖叫,差不多一分钟不到。难道有个强者在附近?!“

     女孩俯下身仔细观察了下地狱蜘蛛的伤口,回头说道:“有雷击的焦痕!看来是位魔法师!“

     三个人顿时紧张地四处张望,握紧了手里的长剑——看上去并不是戒备,而似乎是想给自己点勇气,让自己还能够站立。

     密林寂静,密喀尔听到了他们的话语,心灵中问蛤蟆:“我要不要闪亮出场?“

     蛤蟆似乎在内世界白了他一眼:“一位实力强大的在下位魔法师中也是佼佼者的十四岁少年?!虽然我还不了解这个世界的进阶规则,但你不觉得你年轻得过分么?“

     这么一说,密喀尔想想也对,就按捺下出去炫耀一番的心思,继续静静地观察着。

     三个少年紧张了一段时间,发现并没有动静渐渐放松下来。最后一个少年盯着蜘蛛,向同伴说:“地狱蜘蛛是莫里亚森林特有的魔兽,它的前端的双肢齿刃是身上最值钱的部位,一支至少可以卖十五金币。我们要不要……“

     另一个男同伴立刻摇了摇头:“不要贪图这不是我们的战利品,孟特尔。强者的东西,虽然放在这里,我们也最好不要动。反正这次我们进来,已经采集到足够的图林草了,可以完成赏金榜上的任务。不要多事,我们马上回去。“

     两个同伴同时叹了口气,恋恋不舍地看着蜘蛛。女孩说:“你说得对,瓦萨。万一那位强者回来呢?不能冒这个风险,我觉得他应该还没走远。我们快走吧。“

     等三人离开后,两眼冒光的密喀尔回到了蜘蛛的旁边。“三十金币哪!快抵得上我们家三年的收入了!不管了,血腥就血腥!我要撕下来!“再向蛤蟆感慨一番后,他直接扑了上去。

     英雄的力量体质发挥了作用。虽然是徒手,一片血液四溅中,密喀尔还是顺利地撕下了两支前肢。正在犹豫着是否把另外六支也撕下来,蛤蟆提醒道:“这两支就差不多四十斤重,而且这么大很难拿。再加上其他的,你恐怕拿着不方便吧。“

     密喀尔感觉很遗憾地放弃了自己的想法,转而欢喜地用地上的树叶擦拭着战利品。这时候蛤蟆又忍不住提醒道:“你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买椟还珠的嫌疑?难道你还没意识到最大的战利品在哪里么?“

     密喀尔一愣,先是嘲笑蛤蟆居然也也会用成语,然后自己细细思考,猛然反应过来:“战斗!系统!经验!快快,让我看看!“

     蛤蟆说:“现在环境不安全,你的灵魂最好不要进入内世界。我直接告诉你吧。经验值增加了三十,达到了升级条件的20%,金钱得到了6.很不错的收获。顺便,蜘蛛的灵魂也进入了内世界,转化为了系统运行的能量。“

     密喀尔听到前面时非常开心,到最后一段时愣住了:“什么?灵魂?!转化为了能量?!“

     “对!”蛤蟆肯定地说,“你所斩杀的一切生物的灵魂,均可进入系统,成为能量。”

     一股寒意从尾椎骨顺着脊柱直上脑中,密喀尔惊得哑口无言。他突然反应过来,从蛤蟆的出现到现在,它的帮助,系统的加载,魔法、装备、模板的获得,都是蛤蟆为了一个目的:系统的完善。难道自己要在它的指使下,最终变成一个系统的奴隶,为了灵魂而四处杀戮?!

     不敢想象的画面!

     难以言说的恐惧!

     是了,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更没有所谓奇妙的巧合。说不定那个球形闪电也是它招来的,为了来到一个更适宜于杀戮的世界。

     我该怎么办?!

     惶恐,惊惧,不安,压抑。无数负面情绪,如同将要吞噬密喀尔一般。突然蛤蟆幽幽的声音响起:“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然而,我可以说,你的担心,毫无必要。“

     “现实世界的灵魂能量确实是系统运行的基石。但是,你知道,什么样的灵魂能量,是内世界最爱的么?“

     “信仰的灵魂。“

     “一个生物的灵魂,脱离自身,被系统吸纳。无数负面情绪萦绕着它,这样的灵魂如同饱含杂质一般。只有在现在,内世界最无奈的时候,才会选择。“

     “你以为,我是怎么诞生的?”

     “是地球上无数dota爱好者的疯狂迷恋与热爱,崇拜,催生的我。”

     “所以我所设定的,是最精粹的,信仰与热爱的力量。”

     “如果你杀戮,得到的,其实是内世界最不愿意吸纳的。”

     “因此,你的目标,就是为内世界得到信仰的能量,那最精粹,完美的灵魂能量。”

     “而要达成这个目标,你,必须,成神!”

     “拥有自己的信仰!”

     “内世界无法得到现实世界的信仰,而我是内世界的灵,也无法直接出来,获取信仰的能量。因此只有你,我的共生者,我的同行者,内世界的代言人,才有这个能力。”

     “所以……我坑你了么?!”

     密喀尔感觉很懵,感觉自己被这段信息给噎住了。简直无法理解——成神?!

     “是的,成神。当你的英雄等级到达49级之后,你的体质会得到质变。到时候,你的魔力会晶体化,形成足以承载吸纳灵魂信仰能量的所在。那个时候,你就有了成神的资本了。而且,我之所以推荐你选择艾欧,是因为艾欧,无形无质,最容易突破凡世的桎梏,使你迈出点燃神火的一步。”

     密喀尔觉得自己似乎降临在了惊涛骇浪之中。蛤蟆的每一句都如一个巨浪打在他的脸上。直到许久,他方才接受了所有的信息。

     他反常地,并没有询问有关的一切,似乎已经默认了。

     他开口:“准备好,我们现在出发,离开这个……莫里亚森林。”

     地狱蜘蛛的双肢被他绑缚在背上,黑褐色的血染得浑身腥味浓郁,血腥味冲透了密林,让天空中的太阳跌落到西山,猩红了整个天地间。在腐叶和新林中,他从这里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