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1658"><tfoot id="4956382710"><p id="AZVKMBNW"><pre id="pwcszitk"></pre></p></tfoot></lab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金币!进入冒险者的世界!
    这里是马希科斯王国,是夏尔丹族建立的三大王国中,最为强大的一个。它统治着东到洛熙海,西到曼肯森林,北到旺德尔高原,南到福克萨丘陵的四千里广袤国土。莫里亚森林不过是曼肯森林的一个支系地带,作为特罗斯王国与马希科斯王国的交界处,由于道路的阻碍和两国关系的冷淡,因此,莫里亚森林外的小城约阿姆,并没有成为边贸繁荣之城市,只是成为了曼肯森林地带无数个资源型小城镇之一。

     夏尔丹人擅长商业和制造业。无数猎人(不管他们是由什么样的人组成)进入了曼肯森林,狩猎魔兽,采集珍稀植物,寻找矿点。他们从这个绿色的矿区采集出来的资源,首先集中于附近的小城镇。在这里经过商业的第一轮洗礼,然后转运到其他地方,经过妙手制造,成为各种让人艳羡的美妙商品,为夏尔丹人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

     约阿姆的常住民不到5000人,而行商和以约阿姆为基地的猎人们,则有近3000人。这么多的外来者让这里显得杂乱而热闹。当然,一个突兀出现在这里的新人,在每天都有流动的外来者群体里,就显得不是那么显眼了。

     密喀尔赶在了黑夜统治大地的前一刻来到了约阿姆城外。背负的战利品和身上的血腥让他免受了民兵的盘问,只是好奇地多看了他几眼——毕竟这个年轻人背上的东西,越看越像地狱蜘蛛。因此当密喀尔终于询问到了愿意收购地狱蜘蛛的行商时,约阿姆的几位大人物,都知道了一个似乎是强者的年轻人来到了这里。

     行商彼得罗是个小眼睛的中年夏尔丹人。他举着烛台努力地睁大眼睛,仔细观察刃齿,时不时用手脉脉多情地抚摸一下,当刃齿毫无征兆地割裂了他的手指,暗红的血珠染在了刃齿上,他反而露出惊喜的表情。

     “你已经看了很久了,能不能收,快说吧。”密喀尔无聊地看了他验货的过程许久,实在忍不住,开口问道。

     “啊~”彼得罗发出了一声轻呼。“当然,我的朋友,这是好货。我只是在确认,它们是来自于多少阶的地狱蜘蛛的身上。”

     “那么,你有答案了吗?”

     彼得罗沉吟了一会儿,放下了刃齿,看着密喀尔,认真地问到:“你说,这是你狩猎得到的?”

     “是的。”密喀尔觉得挺古怪,四处打听然后找到彼得罗时,他就已经告诉对方这是他的战利品。

     “你是特罗斯人?“

     密喀尔觉得这家伙越问越诡异:“…对,这和交易有什么关系吗?“

     “并没有关系。“彼得罗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这只地狱蜘蛛大概已经是成年期,并且处于其生命期的巅峰时刻,我相信就算是一位正式的下位魔法师,也很难对付得了这个家伙。“他的眼光盯着密喀尔,分外的明亮。

     密喀尔顿时警惕了起来。蛤蟆在内心嗤笑道:“这家伙准备打你的主意了。“密喀尔赞成这个说法,但他决定继续下去,看看这位精明的商人打的什么主意。

     彼得罗见密喀尔并没有接他的话,丝毫不觉得尴尬:“年轻的强者,您的战利品,我决定以50金币收了。“

     密林里的年轻人说,这一对刃齿差不多价值30金币,而这位奸商,却溢价20金币收购。商人不会主动做亏本生意,那么,接下来,自然还有文章。因此密喀尔仍然没有接话,继续看着彼得罗。

     看着似乎打定主意不听到他真实意愿就不开口的密喀尔,彼得罗渐渐感觉到了无奈,只得把话说明白了:“好吧,是这样的,年轻的强者,我希望和你除了这笔交易外,再做一笔交易。“

     密喀尔沉默了一会儿:“说。“

     彼得罗语速很快地说到:“在七十多年前,彭萨科多王国的一位刚晋级的上位魔法师,来到曼肯森林中部深处,寻找一种宝石——陆地之星。这是一种异常稀有而又强大的宝石。这个世界上,只有三个地方出产这种宝石,而曼肯森林就是其中之一。“

     “这位魔法师自恃强大,所以单枪匹马地进入了曼肯森林。进去一个多月后,在与一队佣兵遭遇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和佣兵们遭遇的最后的地方,就是莫里亚森林的北部。”

     “几十年来,有许多人寻找过他,但是一直没有找到。直到前几年,有人在莫里亚森林里找到了一块布幅,我们有理由相信,那是一块来自于强大的魔法袍上的布幅。”

     “所以,我们可以肯定,这位上位魔法师,已经不幸蒙惠斯顿陛下的召唤了。”

     “我希望你加入我的队伍,去寻找这位魔法师的遗物。”

     “放心,并不是去寻找他遇难的原因,也不是寻找他的遗体,仅仅是寻找他随身的一件遗物,一张卷轴。”

     “我一直在组织一个队伍,怎么说呢,现在就差一位强大的魔法师。我觉得你非常符合我的期望。”

     “只要你决定加入,我就付出200金币的定金。如果找到遗物,那么最后给你1000金币,如果没有找到,最后给你300金币。而在冒险过程中的收获,你可以自己拥有,我并不干涉。现在,你能给我你的答案吗?”

     密喀尔表面虽然平静,但是内心倒吸了一口凉气:能够让上位魔法师也莫名死掉的地方,可是极度恐怖的凶地。虽然钱多,但是也不值得拿命去换。正准备拒绝,彼得罗又开口了

     “你来自特罗斯王国,虽然马希科斯欢迎来自四方的冒险者,但是特罗斯王国的人在这里一贯受到歧视的,因为贫穷,实力差。所以马希科斯颁给冒险者的冒险协会认可书,一般来说特罗斯人都很难得到。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一手承担为你办认可书的事情。并且,此次冒险中,你在危及自身的情况下可以提早抽身离开,不需要承担责任。”

     如此之好的条件让密喀尔的危机感越来越深。彼得罗就像忘记自己是个商人一般,一股脑地把底牌全都展示了出来。但他绝对是个商人。这么做的理由,就是在底牌之下,还有更大的底牌。

     “我能知道,你现在的队伍有哪些人,什么样的职业和实力?除了你之外,还有谁,也在寻找这位魔法师的遗物吗?”

     彼得罗终于笑了:“放心,我现在的队伍大概有6人,其中2位是战士,2位是丛林猎手,1位是盗贼,1位是牧师。他们都是下位的,所以现在就差1位强大的魔法师了。而除了我之外,这里目前并没有寻找这位魔法师的队伍。虽然前两年因为发现那位魔法师的魔法袍碎片之后有一阵子,有人在寻找。但是几经波折后最终无果,因此也就放弃了。而我有历年来搜集到的信息,所以能把目标范围缩小到一定程度。我估计,整个冒险过程,顺利的话十天左右,不顺利的话,也就一个月的样子。”

     “最后一个问题:你是否会和队伍一起?”

     “我?”彼得罗一笑,“你可看仔细了,我是个普通人而已,我可没有强大的个人能力。就算是曼肯森林中最弱的魔兽,也能要了我的老命。”

     “那你不和队伍一起,如果寻找到你所需要的卷轴,你如何确保你能够拿到手?”

     彼得罗笑得更开心了:“我有一位亲爱的侄儿正在我这里,他是位下位高阶骑士,同时也会是队伍的向导。”

     蛤蟆在密喀尔犹豫不决时劝道:“答应吧,你有闪烁护身,到时候我也可以协助你感知周边环境。实在不行,你可以变身艾欧。你不是还没尝试过变身之后的能力么。艾欧无形无质,可以附着于任何物体之上,一般的危险对你而言,并没有伤害能力。”

     密喀尔想了许久,最终点头:“好吧,但是我希望在出发前,就能拿到我的冒险协会认可书。”

     彼得罗显得非常开心:“那我现在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和实力段位了么?”

     “密喀尔,下位下阶魔法师!”

     “下位下阶么……”彼得罗笑着,小眼睛几乎眯得完全见不到了眼珠。

     三日之后的清晨,密喀尔按着约定从租住的旅店来到彼得罗的住所。这个小屋子正挤满了人。见到他进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啊~诸位,这就是我给你们说过的,来自特罗斯的下位下阶魔法师,密喀尔先生。“彼得罗显得很是热情,从椅子上放下酒杯,起身欢迎道,”密喀尔魔法师,这些就是此次冒险,你的同伴们。来,让我给你介绍一下。“

     “这位是尊敬的于索夫牧师,他来自万灵神殿。“万灵神殿听着挺震撼,实际上只是掌控生长,孕育,医疗之神克索斯的教会,在诸神中,属于弱小的一位神灵。不过因为神职缘故,祂的神职人员治疗技能非常有效,因此在诸多冒险者团队中属于受欢迎的一位神祗。

     这位于索夫牧师大概20岁出头,一身灰袍显示了在教会中的初等地位,柔和的面孔倒是挺契合这个教会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观。

     密喀尔向着这位牧师点头示意了一下,对方也微笑着给了他一个回应。

     “这位是奥博骑士,他是一位下位上阶的强者。”

     这位奥博骑士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一身银月板甲至少让密喀尔家一百年不吃不喝攒钱也买不起,拄着的双手大剑至少重达70斤,棱角分明的面孔上有好几道非常细微的伤疤,既说明了他的经历丰富,也说明了他的实力强大——不强大的话,这些伤疤就估计非常显眼了。

     奥博冷声对密喀尔说:“我希望你是一位有实力的魔法师,而不是刚出来混的学院派娘娘腔。”

     密喀尔只得呵呵了一声,也懒得去接他的话,点点头就越过了。

     “这位是安东尼奥下位中阶骑士。“彼得罗丝毫不受奥博的言语影响,继续介绍道。

     这位应该是位流浪骑士,身上的链甲已经显得陈旧,头发虬结,胡子拉渣,不修边幅,对于介绍到他,连点反应都不给,密喀尔自然也没兴趣回应他。

     “你好,尊敬的魔法师,我是艾杜瓦尔多,一名盗贼。“这时,队伍里唯一的盗贼很是热情地主动迎了上来。密喀尔顿时一愣,按说盗贼不该是极度低调恨不得所有人都看不见自己么,这位怎么如此热情。

     彼得罗适时地接上了话:“艾杜瓦尔多是本地的一位盗贼,经验丰富且对曼肯森林非常熟悉。有他在,会避免非常多的麻烦。“

     密喀尔点头说了进屋后的第一句话:“希望到时多多关照。“

     最后还有剩下的三位。其中一位是一名骑士装束者,另外两位是皮甲束身的丛林猎杀者。密喀尔忽然发现其中的一位丛林猎杀者,正是那日在莫里亚密林见到的其中一位年轻人,似乎是叫瓦萨?

     彼得罗见密喀尔眼光落在瓦萨的脸上,马上说到:“这位年轻人叫瓦萨,虽然二十岁不到,却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丛林猎杀者。他至少有五年以上的冒险经历,不可小看。“

     密喀尔心中认同他的话。那天在地狱蜘蛛的尸体旁,这个小伙子冷静的判断让人欣赏。于是对他说:“请多指教。“

     瓦萨平静地回应着这位看上去稚嫩的魔法师,但是心中却有点困惑:似乎曾经遇见过这位魔法师,但是却没有印象。

     最后的二位,一位是叫塔里芬的丛林猎杀者,一位是彼得罗的侄儿,年仅十九岁的下位高阶骑士威尔逊。

     等彼得罗介绍完之后,密喀尔对他问到:“我的认可书呢?“彼得罗笑呵呵地转身从桌上拿起了一个文件和一个铁制的黑色徽章,递给他:”请确认一下吧。“

     密喀尔简单地确认了一番,认可书上写着他的国籍,姓名,段位和年龄,而铁制徽章上正面是一只龙鹰——马希科斯王国冒险者公会的标志,背后是他的名字。

     “冒险者只分为四种,下位冒险者用铁制徽章标明,中位冒险者是铜制,上位则是银制,传奇则是金制——不过马希科斯的冒险者公会目前可没有颁发出过金制的。你每次完成冒险任务后,均需将认可书交给冒险者公会记录并盖章确认。“彼得罗给密喀尔说明。

     密喀尔点了点头:“谢谢,我已经准备好了。“

     彼得罗见他不拖泥带水,很是欣赏。

     “好的诸位。既然人已到齐,那么我便详细地说一下。根据我历年来搜集到的信息表明,那位上位魔法师失踪的地点,在莫里亚森林北部和卡多丛林南部。那一带是整个曼肯森林的中心地带。距离约阿姆大概有二百多里。那里分布的魔兽最高不超过5阶,也就是中位中阶的实力,但是很少。最多的是一种叫厄恐兽的下位中阶魔兽。希望你们注意。“

     “有尊敬的于索夫牧师在,你们的行李中可以少带一些饮用水。他每天可以制造四加仑的饮用水,足够你们使用。因此你们可以用腾出的包裹多带一些干粮。当然到了森林里,在瓦萨和塔里芬的帮助下,你们可以得到许多魔兽肉食。”

     “我的目的,再次申明一下:是那位上位魔法师身上的一根用银丝带系着的陈旧卷轴。这个卷轴没有魔法效力的存在。在找到卷轴之后,希望你们交给我的侄儿威尔逊。这样,大家就可以回来领钱啦!”

     “当然,我和大家在第一次见面时所说的那些话仍然有效。冒险过程中所有的个人收获均由个人支配。同时也可以提前离开队伍,在你们认为严重不利的情况下。”

     “请问,还有任何问题吗?”

     八个人,除了威尔逊毫无反应之外,都沉吟了一会儿。最后奥博说:“彼得罗,你既然不在这只队伍里,那队长应该由谁来担任。”

     威尔逊听到这话,看了奥博一眼。彼得罗笑呵呵地说:“我觉得奥博骑士的实力和经验都非常的出众,我希望由奥博骑士担任队长一职,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意见?”

     所有人,就算是对奥博不感冒的密喀尔也觉得这是个理所当然的结果,有实力就有发言权,有经验就能服众。这是个恰当的选择。

     “既然如此,我希望大家现在就出发吧。”

     时间已经到了正午,由奥博领队的这支冒险队伍已经进入莫里亚森林十余里,向着森林北部进发。现在尚属于森林边缘地带,因此也没有任何危险。

     所有人都在默然前行,艾杜瓦尔多作为盗贼和向导走在最前面,奥博在第二的位置,安东尼奥和两位丛林猎杀者将于索夫牧师保护在中间,后面是密喀尔,威尔逊殿后。

     瓦萨在行进过程中,渐渐靠近密喀尔:“魔法师先生,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呢?”

     听到他的问话,所有人的脚步都松懈了一些。密喀尔微笑着回答:“我认为没有。毕竟我前不久才从特罗斯王国到达约阿姆。”

     于索夫牧师也加入了聊天圈:“密喀尔先生还不到十五岁,就能穿越莫里亚森林。看来实力很不简单呢。”

     密喀尔只好继续微笑道:“我的故乡和约阿姆之间的那段路,属于莫里亚森林最窄处,而且路上也并没有什么危险。”

     威尔逊忽然开口:“密喀尔先生能够击杀一只成年期的地狱蜘蛛,实力是非常强大的。”

     “地狱蜘蛛?!”瓦萨硬生生地止住了脚步,侧身看着密喀尔。

     密喀尔暗暗恼火:这些人在把他作为话题中心烤啊!看着瓦萨的神情,更是有不妙的感觉。

     “我前几天在森林里见到了一只被击杀的地狱蜘蛛,只是没有见到击杀者。不知道那是不是密喀尔先生的杰作?”瓦萨用好奇的语气问到。

     “肯定不是!“密喀尔断然否认,”我击杀那只蜘蛛后,肢解之后就打扫了战场,避免血腥气引来更多的魔兽。作为一个贫困的魔法师,我可舍不得丢下战利品就走。“

     “噢~“瓦萨并没有继续问下去。奥博在前面说到:”好了,等休息时再聊吧,不要减缓速度。“同时回头看了密喀尔一眼,目光中的不信任感已经消失了。

     整个队伍恢复了前进速度。又走了大概六里后,众人寻找到了一个较为平坦开阔没有腐叶的空地,鉴于天色黯淡下来,第一天的冒险需要适应节奏,而前面则开始是魔兽出没的密集区域,于是决定不再前进,今晚就在这里宿营。

     于索夫使用神术制造出了四加仑的饮水,奥博和二位丛林猎杀者将饮水倒进每个人的饮水袋。密喀尔则和安东尼奥、威尔逊清理营地,艾杜瓦尔多去探看周遭环境。

     周遭并没有危险,在用过干粮后,决定两人一组守夜两个小时。密喀尔因为是魔法师,得到了第一个守夜的“优待“——他们都说,魔法师需要冥想,不适合半夜爬起来损耗精神力。密喀尔只得承了他们的好意。

     和他搭档的是主动要求的瓦萨。当瓦萨一说要和他一起守夜时,密喀尔就觉得这守夜不轻松了。

     果然,在确认大家都睡熟后,瓦萨看着密喀尔,轻声地说:“密喀尔先生,能和我讲讲你的故事吗?“

     密喀尔很想说我们熟吗?需要给你讲吗?难道给你讲穿越的故事吗?按捺下一肚子闷气,平静地说:“并没有什么值得讲述的故事,你知道,我的年龄这么小,并没有经历过什么。“

     “是吗?那你的魔法是在哪里学习的呢?“

     “呃,是一位经过我家乡的流浪魔法师。在遇见我后,教给了我魔法的真谛,然后他就离开了。直到我晋阶成为正式魔法师后,决定出来冒险,然后现在就在这里了。“密喀尔胡诌道。

     瓦萨的神情在新月的月光下显得很微妙:“这样的冒险生活,你觉得适应吗?“

     “一切都是崭新的,我正在努力地适应和学习,这不就是冒险的目的吗?”密喀尔自认为答得很圆满。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时间慢慢过去,轮到了下一组威尔逊和塔里芬守夜。在密喀尔正准备入睡时,瓦萨忽然靠近他耳边:“密喀尔魔法师,魔法师的传承一般是学院的,由诸多魔法师统一教导,极少存在非学院教导的魔法师。而每个魔法师,不管在没在流浪,都在世界统一的魔法师协会里有注册备案!”